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七章 烟花下的告白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224 2016-12-09 17:08:29

    易警言合上电脑,扭头一看,发现某个明明说好只睡一会的小姑娘,这个时候却是抱着他的被子睡的正香,原先的那个兔子玩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悲催的被她踢下了床。  

  易警言走过去捡起兔子玩偶,拍了拍放在床上,小心地半跪上去,拉了拉被子,却意外的没有拉开。易警言另一条腿也放了上去,小心地抱着她的头,又扯了扯,结果某人竟是越抱越紧了。易警言看着某个将自己被子据为己有却浑然不觉的小姑娘,无奈之下只能一咬牙,干脆连着自己被子一块,裹着季微光就抱了起来。  

  易警言好不容易安置好季微光,一回房间就看见了躺在自己床上粉嫩嫩的某人的兔子玩偶。易警言这段时间很忙,着实累的可以,虽然其实也就那么两步的距离,但这会易警言却一步也不想走了,从衣柜里拿出一床薄毯,三两下展开顺势躺在了床上。  

  关灯的时候,看着旁边的兔子玩偶,易警言伸出去的手愣了一下,突然就转向拍了一下兔子玩偶的头,原本面无表情的脸确实一下笑了。易警言伸手关掉灯,睡了。  

  季微光十八岁的生日正好是在出成绩的前两天,季父季母果然没辜负期望的没能回来,不过季微光倒是一点都不意外。从她小时候起她就算是知道了,他俩不是嫁给了对方,他俩根本就是嫁给了工作。不过这次还算好啦,毕竟是十八岁,季父季母早早的便发了视频通话过来,要搁以前,心情好可能还有个祝贺的短信,要是忙的话,都得等她生日过了,那两口子才想起来。  

  季承曦和易警言的公司虽尚在起步阶段,但总算是慢慢步入了正轨,这段时间大家一直都绷着一根弦忙上忙下的,季承曦干脆趁着季微光生日这两天,给公司好好的放了个假,正好也腾出时间好好给微光筹备筹备生日。  

  毕竟,两位大家长已经够不负责任了,他这个做哥哥的,怎么也要好好上上心啊。  

  因为季微光说今年不想和朋友一块过了,季承曦便也没有联系她的同学朋友。早早的订好了酒店,三个人一起去久违的吃了顿饭,又一起去看了星兮想了很久的电影。  

  然后,季承曦便很有眼色的功德圆满的退场了。  

  “广场那边今晚好像是会放烟花,警言你就辛苦点,这丫头就交给你了。”季承曦伸手拽了拽微光的马尾,“礼物等你回家再给你,别太胡闹,差不多时间便回家。”  

  “知道了。”季微光打掉他的手,一脸嫌弃,“你快走吧,不要打扰我和易哥哥的两人约会。”  

  季承曦冲着易警言甩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也不再留这招人嫌,干脆的上车走了。  

  易警言率先伸出胳膊:“走吧?”  

  季微光高兴地挽住他的胳膊:“出发!”  

  正好是暑假,各个学校的学生断断续续的都放假了,广场熙熙攘攘的全是人,格外热闹。季微光看了看又一对挽着胳膊从自己面前走过的情侣,笑着踮脚凑到易警言的耳边:“易哥哥,你说别人看我们是不是也觉得我们是一对情侣?”  

  “一天到晚的瞎想些什么呢?”  

  季微光不高兴的瘪起嘴,郁闷没两分钟就被旁边的棉花糖吸引了视线:“呀,棉花糖。”  

  易警言被季微光拖了过去,看了看摊子上被卷成好看花样的棉花糖:“想吃?”  

  “嗯。”季微光像小鸡啄米一样使劲点了点头,眼睛亮晶晶的。  

  易警言失笑,伸手打开钱包,买了棉花糖递给季微光:“诺,吃吧。”  

  “真甜,易哥哥,你要不要吃一口?”  

  “不用了。”易警言笑了,看了看周围拥挤的人群,伸手将季微光揽在了怀里护住,“走吧。”  

  季微光吃了一路,终于在把自己彻底吃撑之前停住了嘴。两人逛的差不多,离放烟花的时间也近了,索性就找了个好的观赏地点坐了下来。  

  季微光看着在灯光映衬下易警言格外好看的侧脸,犹豫了半天还是鼓足勇气开了口。  

  “易哥哥,你还记得三年前我跟你说的话吗?”  

  “嗯?”易警言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哎呀,就是让你等我三年那个嘛。”季微光一脸“你怎么这么蠢”的表情,脸却是悄悄的红了,见易警言不说话,季微光再接再厉,“现在三年过去了,我也十八了……”  

  “微光。”易警言突然出声打断她。  

  “嗯?”  

  “微光,你还小……”  

  听易警言又说自己还小,季微光顿时急了:“我不小,我哪小了?我都已经十八岁了,都已经成年了。”  

  “微光。”易警言扭头看着她,背着灯光,影影绰绰的,季微光有些看不清易警言此时的神情,“你刚高中毕业,你会在大学遇见更多更好的人,看见更多的风景,我比你大……”  

  易警言话没说完,就被季微光急切的打断了,听了易警言的话,季微光心里顿时莫名的慌乱起来,就像失足掉下悬崖一样,空落落的找不着着力点,一颗心像浮在空中,七上八下的让人不安。  

  “我不需要更好的人,易哥哥,我喜欢的是你,我只要你,别人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易哥哥,我不要更好的人,我也不要看什么风景,我只喜欢你。”  

  “微光,你是我妹妹。”  

  “我不是,我是我哥的妹妹,怎么就成你妹妹了?”季微光只觉得眼睛酸酸的,只能拼命睁大眼,不让那讨厌的液体流出来:“你只比我大四岁啊,我不介意的,我妈说了,谈恋爱就是要找个比你大三四岁的,这样才会照顾你,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刚刚好吗?”季微光说着说着话里就带了哭音,却还是努力让自己笑了出来,“我,我知道了,肯定是我突然提起这事你没心理准备是吧,没关系的,是我不好,我不着急,易哥哥,你不用急着答复我,我可以等的。”  

  “微光。”易警言看着这幅模样的季微光,心里也难受极了,却到底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出了口,“微光,你还小,不知道喜欢和爱是什么,等你见了更多的人,遇见你真正喜欢的人,你就会明白,现在的这种感情其实什么都不是。”  

  季微光整个人如遭雷击,原本想要说出口的话顿时堵在了嗓子眼,堵的她难受极了,一颗心被拧的生疼。  

  第一颗烟火悄然划过天际,在天空绽放出了绚烂的模样,世界顿时被照亮了,五彩斑斓的,好看极了。  

  季微光楞楞的仰头看向一颗一颗迅速伸上夜空,昙花一现却又是惊鸿一瞥的烟花,忍耐许久的眼泪终于还是流了出来:“放烟花了呢。”  

  “我明白了。”季微光看向易警言,只感觉自己嗓子干涩的生疼,几个字完全是挤出来的,“我有没有十八岁其实一点也不重要,你喜不喜欢我也不重要,因为,你其实压根就不相信我喜欢你吧。”  

  季微光想笑的,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什么我还小,什么不知道什么是喜欢。易哥哥,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你?你怎么知道我对你的喜欢就不是真的!”  

  季微光的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三年前,我对你说‘我喜欢你’,原来在那个时候,你就把我的喜欢当成了玩笑吗?是我傻了,易警言,你根本就没有认认真真的对待过我的喜欢。”  

  也根本,从始至终,就没有想过要回应我的喜欢。  

  季承曦看着独自回来的易警言时,有些诧异:“怎么就你自己?微光呢?”  

  易警言一愣:“她没回来?”  

  “说什么呢,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季承曦看到易警言有些难看的脸色的时候,总算察觉到有些不对,“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我……”易警言张了张口,到底还是把事情的经过给说了。话音刚落,易警言脸上便遭了季承曦的重重一拳。  

  季承曦攥紧拳头,眼圈有些发红,几乎是吼出来的:“今天是她生日!易警言,我妹要是有什么事,我跟你没完!”说完就猛的推开了易警言出去了。  

  易警言也知道自己有些混账,今天还是小姑娘十八岁的生日,而他,却将她的心意就这么糟蹋了。易警言没管自己脸上的伤,也尾随着季承曦出了门。  

  季承曦疯了一样的打季微光的电话,却怎么也没人接。他第一时间就回了家,却发现家里根本没人,又去了平时微光有可能去的几个地方,却是都没找到人。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按,季承曦都快疯了,这才总算是在小时候常去的公园秋千那里,看到了像是被抛弃的可怜兮兮的小姑娘。  

  季承曦一颗心总算是落回了实处,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怎么待在这里?”  

  “哥?”  

  “嗯,是我。”季承曦蹲下身子,面对着坐在秋千上的微光,“怎么不接电话,知不知道哥哥有多担心?”  

  “对不起。”季微光低着头,“哥,我难受。”  

  “嗯,哥知道。”季承曦叹口气,伸手将季微光揽进自己怀里,“咱不稀罕啊,我们微光多棒,以后肯定会让他后悔的。”  

  季微光揪着季承曦衣服放声大哭,季承曦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见微光哭成这样,心疼的跟什么一样,只能柔声不停安慰着。好不容易等微光哭声渐渐小了,季承曦这才抚着微光的背,柔声说道。  

  “这里冷,我们回家了,好不好?”  

  “我不要回公寓,我想回家。”  

  “好,我们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