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六章 竹马哥哥擦头发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007 2016-12-07 13:43:23

    易警言去柜台结账的时候,季微光像个小尾巴一样,也跟了过去。似乎这样子的情景并不是第一次,易警言淡定的结完帐,这才回身去看跟在自己身后的季微光。  

  “做什么?”  

  “易哥哥。”季微光仰着头看他,“你和那个顾梦,关系很好呀?”  

  “她比你大。”易警言敲了一下她的头,“直呼其名不礼貌。”  

  季微光很不服气的嘟囔着:“那你还比她大呢,她怎么就可以叫你警言,我都没叫你警言。”  

  “嘟嘟囔囔嘀咕什么呢,走了,回家。”“哦,知道了。”  

  回家的路上,季微光一反常态的没挨着易警言坐。以往三个人的时候,易警言开车,季微光就一定是副驾驶,若是她哥季承曦开车,那季微光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抛弃她哥,屁颠屁颠的跟着易警言去后座。即使季承曦咬牙切齿的抗议“季微光,你把我当司机吗?”,得到的回应也是一句冷冰冰的“谁让你开车?”。  

  由此可见,季承曦看到坐在自己身边的季微光的时候,表情有多惊讶。  

  季承曦拍了拍前座正在系安全带的易警言的肩膀:“怎么?惹那丫头生气了?”  

  易警言看了一眼把视线投向窗外的季微光,“嗯”了一声,干脆利落的发动了车子。季微光刚回到家便一言不发的回了自己房间,“砰”的一下关上了门。  

  季承曦和易警言面面相觑,季承曦用手肘戳了戳易警言:“你做什么了?那么大气。”  

  “不知道。”易警言转身就要回房间,却被突然冒出的程咬金给拦住了,易警言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季承曦,“干嘛?”  

  “看看你的脸,啧啧啧,我居然有一天还能看见你被那丫头嫌弃,没白活没白活呀。”  

  “说完了?”  

  “啊?”  

  易警言拨开他,留下一个冷酷的后脑勺:“睡觉去了。”  

  季微光听见门外两声干脆的关门声,一把抓过床上的兔子玩偶,狠狠的捶了起来:“叫你对她笑,叫你对她笑,再也不要理你了,气死我了,啊啊啊啊。”  

  第二天季微光醒的时候,易警言和季承曦已经走了。季微光拿起压在杯子底下的纸条看了看,无所谓的扔在一边,拉开椅子拿起桌上的早餐吃了起来。以前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最大的愿望便是能够拥有自己的时间,就算什么都不做,就这么无所事事的躺在床上也好。可真等到高考结束,时间大把大把的时候,却又觉得空虚的让人无聊。  

  季微光满脸的生无可恋,躺在床上长吁短叹的,最终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  

  穆子瑶被季微光一个电话从家里call出来,听着她愤愤不平的说完了所有事情经过,然后下了结论:“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个第一次冷落你易哥哥了啦?”  

  “谁让他对着那个顾梦笑的。”季微光使劲戳着吸管。  

  “呀,季微光,你是不是傻?”穆子瑶恨铁不成钢,“先不说那顾梦是不是真的对你易哥哥有意思,如果真的有,你还不理你易哥哥,那不是给白白的给那个顾梦机会吗?”  

  “对哦。”季微光恍然大悟。  

  “啧啧,我就说你这脑子也就读书的时候好用。”  

  “子瑶,那现在我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守住你易哥哥,不给敌方一丝可乘之机。”  

  “对哈,你说得对。”季微光匆匆又吸了两口饮料,抓起包就要走,“我先走了,记得结账啊。”  

  “呀!季微光!”  

  “哥,易哥哥呢?”  

  “警言?”季承曦头也没抬,“好像是和顾梦一块出去了吧。”  

  “顾梦?”季微光气的两手猛地拍到桌上,“呀,季承曦!”  

  “季微光,冲谁没大没小呢?”  

  “不是啊,哥。”季微光拉长音调撒娇道,“你怎么可以让易哥哥和顾梦一块出去嘛,你就不能出去让易哥哥留下来嘛。”  

  “微光。”季承曦难得的正经看她,“这是正事,不是闹着玩的。”  

  “我不管,反正不能让她俩呆一块。”  

  “微光。”  

  “哎呀,知道了,讨厌死了你,哼。”  

  季承曦无奈的看了眼坐在沙发上气呼呼的某人,起身走过来,伸手将她头顶的头发揉的一团乱:“怎么?吃醋呀?”  

  “没有!”  

  “是吗?”季承曦故意拉长了音调,“对了,我刚想起来,顾梦高中的时候跟谁表白了来着?警言?”  

  话音刚落,果不其然收到了某个小姑娘满是怒意的眼神,季承曦乐的简直要笑出声来,不过兔子急了也咬人,估计自己要是再逗下去,小姑娘就真的要扑上来咬他了。  

  季承曦捏了捏她的脸:“哎呦,这醋劲呀真是熏死我了。你呀,人家顾梦有男朋友了,人家明年大学毕业以后就会出国留学,现在是实习过来帮帮我们。放心吧,你易哥哥我给你看着呢,保管让别人抢不走。”  

  “真的?”  

  “真的。”  

  “那……那好吧。”  

  见安抚住某个小姑娘,季承曦总算是能安心工作了,但是很快他就尝到了自己酿下的苦果。季承曦看着黏在易警言身边满脸笑嘻嘻的某人,幽幽的叹了一句“真是有异性没人性啊”。  

  季微光洗过澡抱着她兔子玩偶潜入易警言房间的时候,易警言正好在洗澡。季微光熟门熟路的掀起被子盘腿坐上了床,脑袋搁在兔子玩偶的头上,盯着浴室的方向一动不动。  

  易警言洗完澡出来,一边往床的方向走,一边拿着毛巾擦着头发,全然没有注意自己房间闯进了一个不速之客。季微光噙着笑,也不出声提醒,就这么看着易哥哥朝自己的方向走来,易警言刚走到床边,还没待有所动作,便闻到了一股十分熟悉的某个小姑娘身上的甜香,无奈的拿下头上的毛巾。  

  “什么时候过来的?”  

  “什么啊?你发现了?”  

  “闻到了。”易警言在另一边刚坐下,某个小姑娘就凑了上来,声音甜糯糯的:“易哥哥,你这是连我的味道也记住了吗?”  

  “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易警言蹙着眉,还准备说些什么,眼睛却先一步捕捉到了某人潮湿的头发,“头发怎么没吹干?”  

  “嗯?”季微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头发,无所谓的抬起头,“没滴水了呀,放心啦,不会把你床给滴湿的,不过就算湿了,你也可以去我房间呀。”  

  “女孩子家家的,谁教你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快去把头发吹干了。”  

  “这还用人教吗,我自己就会。”季微光撇了撇嘴,“用吹风机会伤头发的,我才不要。”  

  易警言无奈的招了招手,“坐过来,我给你擦擦。”  

  “嗯。”季微光立刻动作迅速的乖乖巧巧的坐了过去,感受着易警言动作轻柔仔仔细细的给自己擦着头发,季微光只觉得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易哥哥。”  

  “嗯。”  

  “你还记得你答应我的生日礼物吗?”  

  “不是还有几天。”  

  “也就五天了好吧。”季微光嘟着嘴,“你不会是想反悔吧?”  

  易警言被季微光的话闹的哭笑不得,朝着她后脑勺就轻敲了一下,顿时引来某个小姑娘夸张的痛呼声:“就这么不相信我,礼物想好了?”  

  “嗯,想好了。”季微光明显高兴的声音传了过来,“易哥哥,我们去旅行吧?我早就想来一次毕业旅行了,易哥哥,你陪我去吧,嗯?填完志愿以后,好不好?”  

  “我能说不好吗?”  

  “啊撒,就知道你最好了。”季微光高兴地手舞足蹈,却被易警言狠狠地按住:“别乱动,以后洗完澡就算不用吹风,也要记得把头发擦干,虽然是夏天,但头发这样湿着也不好。”  

  “知道了。”季微光痛痛快快的一口答应了。  

  “生日打算怎么过?和你同学一块?”易警言放下已经有些潮湿的毛巾,去浴室换了一块干的,继续之前的动作。  

  “我才不要,每年都是和他们出去唱歌吃饭看电影,无聊,这可是我十八岁的生日,虽然老爸老妈他们是不指望了,我就跟你和我哥一块呗,当然,和你两个人最好了。”  

  “十八岁生日就这么过?”  

  “这样怎么了?和你一块我最高兴了,别的都不重要。”季微光一脸的幸福。易警言拿她没办法,用手指稍稍理了理她的头发:“好了,差不多干了,时间不早了,回去睡吧。”  

  “我不要。”季微光顺势就倒在了床上,抱着被子,“我要在这睡。”  

  “微光。”  

  “怎么了?反正你也要工作不是吗?我就睡一会,等你工作完了我就走,我房间就我一个人,我害怕。”季微光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他,嘴上说着害怕,却是一点害怕的神情也没有。  

  易警言拿她没法,起身下床打开了电脑:“随你吧。”  

  “嗯嗯,你放心工作吧,我保证不吵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