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四章 季微光的本能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053 2016-12-05 14:10:09

    季爸季妈这些天没工作,赋闲在家,季微光又要准备即将到来的高考,等她终于能寻一个空当休息休息的时候,才发现她都快一周没见到易警言了。  

  见不到想见的人,季微光总算知道什么叫做煎熬。  

  下课休息的时候,季微光趴在栏杆上,拨通了亲哥的电话。  

  “光光今天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光光你个头!”季微光毫不留情的吼了回去,“再叫我光光,我就把你的秘密都告诉爸爸妈妈。”  

  “哎呦,我好怕啊,我都不知道光光什么时候知道了我的小秘密。”  

  “哼,前两天妈妈问我,你有没有交女朋友,你猜,我是怎么说的?”  

  季承曦在电话那头大笑:“光光你是不是傻!”  

  季微光气的牙痒痒,深呼吸两下,极力忽视那恼人的称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那天那个姐姐有意思!”  

  “姐姐?什么姐姐?”  

  “就那天在学校撞到我的那个,叫曲淼淼吧,英语系的。”  

  “季微光!”  

  “干嘛干嘛,急了?”季微光洋洋得意,“怎么样,我可有她的联系方式啊,想不想要?啧啧啧,你也真没用,在外面别说你是我哥,丢我脸。”  

  “季微光你胆肥了是不是?”  

  “我胆一直肥着呢,怎么,你咬我呀。”季微光哼哼两声,可劲的鄙视着自己亲哥。  

  二十多年没见有个喜欢的人,这好不容易有一个了,偏偏半点不会掩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对人家有意思,偏又畏畏缩缩的没有实际行动,要是把人家姑娘吓跑了,看他怎么办!  

  还好,他有自己这么一个聪明伶俐,美丽大方的妹妹。  

  “说吧,你想干嘛?”季承曦也不兜圈子了,直截了当的问道。  

  “我想见易哥哥。”  

  “自己找他去!”  

  “喂,你又不是不知道,易哥哥一直躲我,哼,我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他不成。”  

  “你还真能!”  

  “季承曦,你还是不是我哥了。”季微光大呼小叫。  

  “在这之前都是,现在嘛,难说。”  

  “你不想要人家的号码了?”季微光威胁道。  

  “你是不是傻,你真以为你哥追个女生还要你这个丫头帮忙?你自己都没成功。”  

  “什么叫没成功,那是没成功吗?我只不过是没成年而已,再过几个月等我过了十八岁,你就看着吧,易哥哥那是保护未成年少女,你懂不懂!”  

  “行行行,我不和你废话,忙着呢,挂了。”  

  “等一下!”季微光赶紧叫住他,硬的不行来软的,“哥,哥哥,好哥哥……”  

  季承曦冷不防听到一阵矫情的称呼,肉麻的鸡皮疙瘩掉一地,还没等他说话,就听到季微光软糯糯的委屈声音。  

  “哥哥,我心情不好,不开心。”  

  “季微光,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不能,我都没出息十几年了,痛快点,一句话,帮不帮?”  

  季承曦无奈的摁住额头,声音很是有气无力:“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晚上回家,给你朝思暮想的易哥哥!”  

  下午上课的时候,季微光简直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积极的连老师都觉得奇怪。刚下课,季微光便迫不及待的开始收拾书本,拎起包便跑。  

  穆子瑶诧异的看着风急火燎的季微光,大叫:“微光,你去哪啊?不是说好一起去书店的吗?”  

  “抱歉啊。”季微光倒退小跑着,空着的一只手使劲在空中挥舞,笑的简直连眼睛都快看不见了,“你自己去吧,我要回家啦,拜拜!”  

  穆子瑶一脸的莫名其妙:“什么啊……”  

  “易叔叔。”季微光人未至声先到了。易桥循着声音刚回头,便看见一道残影扑了过来,然后就听见了小姑娘软软糯糯的声音,“易叔叔我可想你啦。”  

  向来不苟言笑的易桥都被小姑娘给哄得笑颜顿开:“微光回来了。”  

  “嗯啦,不过易叔叔今天怎么舍得从警局回来了?”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季母从厨房出来,正好听见她没大没小的,“你易叔叔好不容易回家休息休息,瞎说什么呢。”  

  季微光偷偷吐了吐舌头:“那……易哥哥……”  

  “和你哥在楼上呢,找他们玩去吧。”  

  “谢谢易叔叔,妈妈,我先上去啦,吃饭的时候叫我,告诉爸爸,我要吃虾。”  

  季承曦躺在沙发里,双腿搭在沙发背上,看了一眼坐在窗户边上的易警言:“那件事,和你爸说了吗?”  

  易警言手上把玩笔的动作停了一瞬随即恢复了流畅:“没有,你呢?”  

  “我?”季承曦将手臂枕在自己脑后,望着天花板,“没有。”  

  “要不……”季承曦刚开口,就看见书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了,然后一道熟悉的影子没做丝毫犹疑和停留,径直扑向了易警言。  

  易警言动作没有丝毫的变化,看也没看挂在自己身上的某人,声音波澜不惊:“下来。”  

  “再一分钟。”  

  “30秒。”  

  “50秒。”  

  “15秒。”  

  “30秒,成交!现在起算。”  

  “我说。”季承曦偏头十分嫌弃的看了一眼挂在人家身上的自家妹子,“季微光,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很久了。”  

  季微光此时已经规规矩矩的从易警言身上下来了,却还是紧紧挨着,不耐烦地给自己老哥递了一个很嫌弃的眼神:“说。”  

  “你每次是如何快速而准确的辨别出警言的位置的?”  

  “这个呀。”季微光顺势一把挽住易警言的胳膊,挑衅的挑了挑眉,“本能,你这种孤家寡人是不会懂得。”  

  季承曦一下便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半点不客气的走过去拎着微光的耳朵:“孤家寡人?你和谁一家的,你说我孤家寡人?我看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是不知道我这个哥的存在了。”  

  “季承曦,放手!”  

  “死丫头,叫我什么?”  

  “放手啊,疼死了。”季微光凶巴巴的呲着牙对着季承曦张牙舞爪的,一转头顿时换上了可怜兮兮的表情,“易哥哥,哥欺负我。”  

  易警言无语的看着又闹腾到一起的两兄妹,摇了摇头:“你们慢慢玩,我下去帮忙。”  

  “易哥哥,易哥哥。”季微光见易警言头也不回的走了,一转头对着季承曦瞪到,“放手,再不放手我叫爸妈了啊。”  

  “嘿,我还就不放了,有本事你叫啊,还有,你今天在电话里怎么和我说话的,还威胁上了是吧,翅膀都没硬就想着飞了。”  

  “放不放?”“不放。”“最后问一遍,放不放?”“不放!”  

  “好,不放是吧。”季微光鼓劲的瘪起嘴巴,下一秒两只手就往季承曦头上招呼了上去:“叫你不放叫你不放,啊啊啊啊,你轻点,啊啊啊,季承曦,我跟你拼了……”  

  季微光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飞快的跑下楼,一头扎进自家妈妈的怀抱:“妈妈,哥哥欺负我,你看我耳朵,都给揪红了。”  

  “行了,多大了还这么闹腾,你易哥哥和易叔还在呢。承曦,微光是你妹妹,也不知道让着点。”  

  季承曦刚下楼就看见季微光躲在母亲大人身后冲自己一个劲做鬼脸:“她还用我让着?妈,你看看她,简直都快上天了。反正她也不待见我,那下次你和爸出差我可不管了,别把她扔我那。”  

  还没等季母发话,季微光先沉不住气狗腿的跑了过去,完全忘了上一秒还和自己哥哥势不两立,可劲撒娇道:“哥哥,我错了,你最好了,哥哥,原谅我这个不懂事的妹妹吧,你不管我谁管我呀,你忍心让我自己一个人吗?”  

  季承曦看着某个扒着自己胳膊,努力扮无辜眨巴着眼睛的厚脸皮的小姑娘,没好气的笑出声来:“去去去,别搁这烦我,找你易哥哥去。”  

  “那,你不生我气了。”  

  “我什么时候生你气了,你哥是这种小气的人吗?”  

  切,季微光偷偷做了个鬼脸,不过也识趣的不再招惹他,毕竟自家老哥是个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的老古板,嘴上又甜甜的说了几句讨人喜欢的话,然后屁颠屁颠的去找自己易哥哥了。  

  吃罢晚饭,季爸和易桥两位大家长拿着棋盘去书房下棋去了,季承曦十分孝顺的陪着季母在厨房收拾碗筷。微光拿着抹布擦桌子,然后擦着擦着就擦到易警言那边去了。  

  “易哥哥。”  

  “嗯。”  

  “刚刚吃饭的时候,你和哥哥说的要开公司的事……”季微光吞吞吐吐半天,最后还是改变了话题,“那个,开始以后肯定会特别忙吧。”  

  “嗯,应该是吧。”  

  “这样啊。”季微光低低的说了一声,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桌子。易警言瞧了她一眼,感觉某人都快把餐桌擦掉一层漆了,很是拿她没办法的拍了拍她的头:“想说什么?”  

  “以后我是不是就更难见到你了呀,毕竟,你们要忙公司的事,我也要考试。”  

  “嗯,大概是吧。”  

  “不高兴。”季微光抬眼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哼哼唧唧道。  

  易警言看着她那沮丧样,无声的笑了笑:“星兮,你生日也快到了吧,想要什么礼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