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 短篇

    类型
  • 2016-12-02上架
  • 204364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我的小青梅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404 2016-12-02 14:40:08

  “易警言,你再躲着不见我,我明天就和昨天跟我表白的那个男生去月球!我说真的!!!”大大的三个感叹号,无一不在说明话语的真实度。

  易警言看着手机,好看的眉紧紧的蹙在一起,正巧季承曦进门,易警言挑眉,将手机扔了过去。季承曦拿过手机扫了两眼,随即又扔了回去,自顾自的来到自己的座位上喝水。

  “易大公子,那上面可清清楚楚的写着你的名字,这事我可不管。”

  “她是你妹。”

  “那丫头我可管不了,她只听你的。”季承曦貌似想到了什么,幸灾乐祸道,“不过这次她都三天没见着你了,难怪如此。”

  看着易警言一张俊脸臭臭的模样,季承曦挑挑眉:“我可就这么一个妹妹,要真是出点什么事……唉,也不知道我爸我妈能不能受住这个打击。”

  季微光靠在学校外面的围墙上,右脚脚尖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地面,眼神漫无目的的左看看右瞧瞧,突然她似看见了什么,眼睛瞬间亮了,下一秒整个人便冲了出去。

  易警言刚下车,一个不明物体便扑了上来,季微光像只八爪鱼一样,整个人都挂在了他身上。

  “下来。”

  “我不!”季微光头在易警言肩膀处蹭了蹭,整个人挂的更紧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要是下来了,你就不会让我近你身了,我才没那么傻呢。”

  “季微光!”尽管季微光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易警言依然站的笔直,没有一丝被重物悬挂的垂坠感,“下来!”

  听见易警言连名带姓的叫了自己,季微光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胡闹了,反正今天也抱到了,已然是赚了,于是乖乖的下来,站在一边,安安静静,乖乖巧巧。

  易警言伸出手按了按眉心:“说说吧,表白,去月球,怎么回事?”

  季微光仰着脸,笑的一脸灿烂,全然没有一点知错的样子:“我要是不那么说,你会来见我吗?我都三天没看见你了,三天欸。”

  季微光伸出三根手指头,在易警言眼前划拉着,语气可怜兮兮的,好似受了多大委屈一样。

  “季微光!”易警言蹙眉。

  季微光见状,立刻低头垂首,干净利落的认错:“我错了。”

  易警言见惯了季微光这幅模样,却偏偏拿那丫头一点办法没有,无奈的轻叹了口气。

  “上车,我送你回家。”

  “我不回家。”季微光立马抬头,反对道。

  还没等易警言作出下一步反应,手机却先一步响了,见是季承曦打过来的,易警言看了一眼季微光,接通了电话。

  “喂,警言啊,我爸妈又飞了,家里没人,那丫头你先把她拎回公寓吧,兄弟,辛苦!”

  季微光眼神湿漉漉的,像极了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狗,见易警言挂断了电话,立刻可怜兮兮的小声说道:“我家里都没人了,我害怕。”

  季微光什么性子,易警言一清二楚,害怕?这世上能让她季大小姐害怕的东西,估计还真没有。易警言习以为常,也不拆穿她:“上车。”

  “好勒!”季微光瞬间满血复活,动作利落的爬上了副驾驶。

  易警言扫了她一眼:“安全带。”

  “我手疼,易哥哥,你帮我系吧。”季微光睁着大眼说瞎话,一点不害臊。

  易警言懒得和她争论,出手迅速的给她系上安全带,利落的发动车,走了。

  季微光的爸妈都是同声传译,一年到头基本都在各个城市,各个国家飞,季微光基本上都交给了她哥季承曦管。季易两家是世交,季承曦和易警言更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季微光是个不省事的,偏偏只服易警言管,所以季承曦倒是乐的轻松了,索性当个甩手掌柜。

  两人上了大学后,为图方便,在外面合伙租了个公寓,季爸季妈不在家的时候,就会把季微光扔到季承曦那,这么些年,已成惯例。

  季微光进了公寓,轻车熟路的在沙发上坐下,打量了会四周:“咦?你和哥这段时间没回来住吗?”

  “嗯,有课题要做,住在学校,你自己先在这待着,别乱跑,手上还有零用钱没?”

  “那我也不要住在这,你们都不在,又是我一个人,我也要和你们一起住学校。”季微光不干了,瞬间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抱住易警言的胳膊不撒手了。

  “说什么胡话!”易警言蹙眉,无奈的说,“晚上我们回来。”

  季微光高兴了,笑的眉眼弯弯:“这还差不多,易哥哥,要不你还是带我去学校吧,好久没见哥哥了,我还挺想他的。”

  季微光那点花花肠子,易警言一清二楚,他凉凉的开口:“没记错的话,昨天不是刚见?再说,晚上也就见着了。”

  “那怎么一样?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这都三秋没见着我哥了,再说了,老话有云,想见一个人的时候,就要立马去见,拖拖拉拉的不是一名好战士。”季微光理直气壮的胡说八道,最后看着易警言补充道,“再说了,你要是不带我去,反正我自己也是可以去的。”

  易警言无语,无奈拿上钥匙,也不废话:“跟上。”

  季承曦见到季微光的时候,就看见季微光标准迷妹脸的看着易警言,小嘴不住地张张合合,也不知又在念叨着什么。

  季承曦噙着笑走过去,习惯性的用手拍了拍季微光的小脑袋:“光光来了啊。”

  季微光伸手就打掉了放在自己头顶的手,大眼睛瞪着他,咬牙切齿:“都说了不要叫我光光!你才光光,你全家都光光!”

  季承曦笑的更欢,从小到大,季承曦最爱逗她,看着她张牙舞爪炸毛的模样,就心情舒爽:“我全家可不光光嘛。”

  季微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也是他家的,立马改口:“你光光,你一个人光光!”

  “哈哈哈。”

  季承曦笑出声来,气的季微光又要炸毛,却余光瞥见易警言嘴角也噙着笑,满腔的怒气顿时全洒了,委委屈屈的靠过去,可怜兮兮的揪住他的衣角:“易哥哥,你看哥哥,就知道欺负我。”

  “喂喂喂,你个没良心的,我才是你亲哥。”

  季承曦伸手捏了捏季微光的脸颊,假意愤愤的说。

  “谁让你成天欺负我,小心我告诉妈妈!”

  “行啊,正好,也不知道是谁,被告白还想着去月球?嗯,爸爸一定会立马飞回来的。”

  “哎呀,哥哥,人家好想你呢,一天不见,哥哥你果然又帅气了!”季微光立刻松开易警言的衣角,拉住季承曦可劲拍着马屁。

  “行了。”季承曦也不逗她了,“吃午饭了吗?”

  “呃,还没呢。”季微光有些不好意思,每次自己不按时吃饭,都会被训一顿,立刻气势也弱了,马上乖了。

  “你……”季承曦果然脸色不好了,也不好说她,反正那丫头向来不听,“下午只有一节课,老规矩,要听话,走,带你去吃饭。”

  “好勒,就知道哥哥你最好啦。”

  吃罢饭,季微光坐在季承曦和易警言中间,笑嘻嘻的和进来的人打着招呼。

  这三年来,这种场景已经出现了无数次,大家从开始的好奇到现在的习以为常,可以说,全院的老师学生都知道季微光的存在,大家亲眼看着她从稚嫩的小丫头长成现在亭亭玉立的少女模样,都是她成长的见证人。

  季微光模样好,没了私下在季承曦面前的胡闹折腾,乖巧又灵气十足,和她哥一样,脑袋也好使,有时候有些基础的问题也能答上来,所以同学老师倒都很喜欢她。

  “小美女,又来了啊。”走进来的清秀男生看见她,笑着说道。

  “路远哥哥好。”季微光乖巧的打着招呼。

  “嗯,你也好。”路远从口袋里掏出几粒糖放在她桌上,“请你吃糖。”

  “路远哥哥。”季微光撑着头看他,脸上满是少女可爱的不满神情,“我都十七岁了,你以为我还是十四岁爱吃糖的小丫头啊。”

  “好好好,算我错,季美女原谅我这一次可好?”

  “嗯~”季微光故作思索,“看在这些糖的份上,这次就原谅你吧。”

  “谢小美女啊。”路远笑笑,和易警言他们打了个招呼,也就找了个座位坐下了。

  季承曦和易警言上课一向认真,季微光也不打扰他们,安安静静的坐在座位上,撑着头,认认真真的看着易警言。

  嗯,她家易哥哥就是帅啊,认真的模样最帅!

  就在季微光看易警言看的认真的时候,教授却突然点了她的名字。

  “微光啊,你易哥哥好看吗?”

  季微光被点到,下意识抬头朝讲台上看去,大大方方的站起来,笑眯眯的说:“挺好看的。”

  老教授恶趣味也来了,看了看笑眯眯的季承曦和严肃高冷的易警言,又问道:“你哥哥和易哥哥,哪个好看?”

  季微光故意撇了撇嘴:“教授,这个好像和您上课内容没关系吧,上课问这些真的好吗?虽然我哥哥也帅,但可惜和我没有发展的可能,所以我还是更喜欢易哥哥。”

  小丫头喜欢易警言,已经不是秘密了,闻言大家都笑了。

  教授朝易警言挤挤眼:“丫头一片丹心,警言你可要好好对待啊。”

  易警言遭教授打趣,高冷的神情也有些破裂,无奈发声:“教授!”

  “哈哈哈。”老教授笑的开怀,“微光这丫头是个好苗子,马上要高考了吧,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考来我们学校,成为小师妹?”

  季微光笑的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整个人如只狡黠的小狐狸:“这个嘛,看在教授的面上,我就勉为其难的考虑考虑吧。”

  “哈哈哈,鬼丫头,行了坐下吧,站久了你哥哥可要心疼了。”老教授一脸慈爱,说完以后便也回归了正题,重新开始讲课。

  季微光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小声的对易警言说:“听见没,教授让你好好对我呢,嘿嘿。”

  易警言闻言动作没丝毫变化:“上课,别说话。”

  哼,每次都是这样,季微光虽然在心里吐槽着,却还是乖乖的没再出声打扰。

七月清湫

去月球:五月天有首歌叫《XX去月球》,因为有些字眼会导致章节被屏蔽,所以小小的指代了一下,还请不要介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