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帝国法兰西

第二十六章 请记住我的名字,巴黎屠夫(4)

帝国法兰西 陈家过河卒 2168 2017-05-20 10:48:29

  求推荐票!

  想要得到法兰西银行的支持,光是一个马里特家族远远不够。

  拿破仑还需要更多的底牌。

  排在马里特家族之后的是瑞士的银行家族霍廷格家族。18世纪下半夜康来德·霍廷格来到巴黎,作为瑞士苏黎世银行家的法国代理,主要业务就是向法国皇室提供债务解决方案和融资服务。霍廷格与法国大革命的早期领袖过从甚密,其中就包括后来权倾朝野的塔列朗议员。在雅各宾派下的恐怖统治时期,霍廷格跟随塔列朗逃亡美国,1798年回到巴黎重新筹划他的银行生意。后因策划资助拿破仑政变有功而受封为男爵,同时进进法兰西银行董事会。

  康莱德的孙子,也就是威廉·霍廷格,现在是法兰西银行内席位仅次于圭罗姆·马里特。

  在法兰西银行的章程中,只有其中200个最大的股东拥有投票权。整个法兰西银行发行了182500股,每一股的票面价值是1000法郎。在它3万多个股东中,拥有投票权的200个股东有资格选出12名董事会成员。在200个最大的股东中,有78位公司或者机构股东,122个个人股东。这200名股东,基本上是属于同样一帮人,就是控制着法兰西银行的44个主要家族。而且这些家族所拥有的席位是可以继续的。

  与霍廷格实力相当的还有罗斯查尔德和米蜡家族,但如同马里特所说的,只要他争取到其中两个大家族的支持,董事会将一致通过。

  会议室里没个人都脸色阴沉,从手中烟嘴冉冉升起的香烟弥漫着整个办公室。

  他们都在为接下来银行的未来感到忧虑。

  然而马里特家族意外的在这场会议中缺席。

  不过威廉·霍廷格没有理会,示意会议如期进行。

  他刚准备开口,会议室的大门被却意外的打开。

  这场原本属于法兰西银行内部的高层的会议,因为一个人的意外闯入而变得精彩起来。每一个人都将目光望向门口,打量着面前身高不足一米七的男人。

  霍廷格瞥了一眼,不满的说道,“马里特阁下,你应该知道这次的董事会会议对法兰西银行有多么重要吧?”

  坐在轮椅上的马里特拖着沙哑的嗓音说道,“咳咳……我当然知道,不然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霍廷格皱起眉头说道,“所以这个人是谁?你为什么要把他带进来。这一次的会议可是牵扯到了法兰西银行未来的命运,无关人等并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拿破仑从马里特的身后站出来,稍稍恭敬的弯腰,直接了当的说道,“我是拿破仑·波拿巴,霍廷格阁下。”

  听到拿破仑这个名字,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面前这个人身上。坐席上有人想起巴黎最近沸沸扬扬的传闻,发出小声的惊叹。

  霍廷格摊开双手,反问的对方,“那又如何?这不是你的会议拿破仑阁下,你的第一帝国早没了。”

  拿破仑嗤笑着说道,“今天我站在这里,对于法兰西银行的未来发展动向一点兴趣都没有。因为当你们还在思考如何保住可怜财产的时候,我考虑的却是如何保住这个国家。法国不应该砸在一群庸才的手中,尤其是像你们准备支持的共和派成员。”

  杰姆斯·罗斯柴尔德听到拿破仑的话,不禁流露出疑惑的神情。这些是董事会密不外宣的讨论内容,为什么他一个外人会知道。

  “难道你真的以为长得像拿破仑,自己就是法兰西的救世主?也不想想这个谎言多么荒谬,拿皇死了多久了?骨头都快烂没了!不是所有长得矮的人,都叫拿破仑。”

  会议室里爆发出一阵窃笑,然而霍廷格的无礼却被罗斯柴尔德看在眼中。一个优秀的商人不会贸然的冒犯一个不知深浅挑战者,只不过霍廷格家族与谢利德家族之间有着深厚的利益关系,想必对方早就已经知晓了对方的底细,所以才敢表现出强硬和肆无忌惮。

  他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一幕好戏。

  “我是不是拿破仑无所谓,只不过想告诉你一件事。共和派毫无抵抗意志,就算有将近三十多万的法兰西军队交到对方手中,他们依旧选择投降。投降的代价是什么?是支付战争赔款,而这笔钱从在座每一位的口袋里挪出来。别忘了,现在的临时国防政府是没有钱的。军队抗击侵略者,需要法兰西银行的支持,如果你们认为支持一个注定会让你们付出高额战争赔款的政府,但是如果你们认为法兰西银行拿出五十亿法郎的赔款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今天就当我没有来过法兰西银行,你们也可以将我刚才说的话忘掉。”

  拿破仑最后补充了一句,“一群目光短浅的资本家以为一个法案就能要了他们的命?也不看看一群巴黎暴民一旦造反,他们是去的可不仅仅是那点利润,甚至可能像雅各宾派统治时的巴黎一样,资本家们整个脑袋都悬挂门板上。”

  说完转身就走,绝不拖泥带水。

  马里特试图伸出手抓住拿破仑的衣袖,却没想到给了他一个眼神的暗示。

  像是明白过来什么,马里特的手自然而然的垂下去。等待着拿破仑下一步。

  无论在什么地方,他永远都是不变的主角。

  即便开场的资本家再怎么态度嚣张,现在也陷入了哑口无言的境地。

  然后他在众人注视之下站起身,往会议室大门的方向走去。拿破仑没有回头,只是抛下一句话。

  “普鲁士的野狼咬伤泰坦的脚趾时,愚蠢的认为自己能吞下巨人。但他们还未真正的感受过众神的愤怒。”

  拿破仑走到大门前时,稍稍停顿了一下脚步,但是却依旧没有回过头。

  在他背后的威廉·霍廷格已经流露出犹豫的神色,但是他实在不愿意承担这次高额风险投资的代价,而且谢利德家族那边也无法向他们交代。

  “法兰西不是像我一样的‘侏儒’,他是帝国战争的巨人。”

  “等等,拿破仑阁下。”

  拿破仑话音刚落,杰姆斯·罗斯柴尔德董事会成员站起身,叫住了准备出门的他。

  霍廷格和米蜡的目光都集中在罗斯柴尔德的身上。

  对方语气真诚的向拿破仑说道,“或许我们罗斯柴尔德家族可以跟你谈一下这笔交易,拿破仑阁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