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筑林诀

第二十九章

筑林诀 琉璃若心 1333 2018-03-14 01:21:55

  “和尚,你休要胡言。”绛玦闻言拍案而起,就要让他走,被太伯苦喝止。太伯一面笑意盈盈为观世斟酒,“许久不见你下山了。有啥话赶紧说,卖什么关子!”

  紫陌珞璆面面相觑,异口同声说:“大师请说。”

  观世和尚闭眼双手合十,念道“座上富贵仕,囚困生死徒。闺阁柳巷中,弃求两不得。”

  求生多艰,求死不能;弃情多艰,求爱不得。

  太伯表现的十分坦然。五言一出,另外三人面色都已铁青,各自心知肚明。

  观世和尚念了句佛,道:“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此时一阵怪风刮来,拍开紧闭的房门,观世以坐禅姿势被怪风带走。

  紫陌手中一片冰凉,珞璆握住紫陌的手浸出涔涔冷汗,急切相问,“大师可有解脱法?”

  观世的话从风里传来“贫僧与诸位因缘未尽。”随后就没了踪影。

  门外的赭娘与几个武人像是没见到观世一般,赭娘低声称风怪将门掩住。

  绛玦垂下眼中不知是愁是怨。只有太伯苦,无所谓风轻云淡,“观世小鬼还是这么神神叨叨的。”

  他穿的是一身道袍,却是修过佛,问过道,早已修成一副无欲无求心肠的人。若说真有什么希望,大概是……死吧。这个念头突然生出来,和尚那句“囚困生死徒”从脑中乍现。他却更加坦然的打扇扇起来。原来是说他啊。

  是绛玦那声惊慌的呼唤叫回失魂的珞璆与紫陌来,“胡…”字将将出口,还没有发音完整,就被绛玦强行止住,转而说:“公,你信么?”

  太伯苦顾左右而言他:“明日一早去江川玩。时间不早了,我回去睡觉咯。”

  紫陌觉得绛玦打住的那个字,分明是“惑”字。在琼山时她就已经知道珞璆的师父白惑是个文通天地,武服江海,眼观六路,心有七窍之人。最擅长的便是铸造兵器、煮茶论友,以及造纸术。如果说太伯府中太伯苦与珞璆的交谈与互动,还有红儿和紫儿的话让她信了五六分,那现在绛玦这一声就是八九成了。珞璆也曾说过白惑在玖琦阁中惹下风流债,这辈子都换不清。

  所以太伯苦就是白惑。

  至于这看起来毫不相干的两个人,为什么可能是同一人,却是紫陌想不明白的事。

  此刻绛玦眼底是失落,而瞳中闪闪发亮的东西,代表的是一种叫做盼的情愫。如果她是弃不得,那绛玦便是求不得吗?

  三人临行前,绛玦从楼上追来,微微气喘,隐忍问:“下次,你会一个人来吗?”

  太伯苦丢下一句“我出门看天气的”便扬长而去,那番风度,似不曾带走一丝尘埃。

  传说南疆有座仙山,名霜顶。山顶有神庙,名隐渡。此山寻不见,此庙拜不着。庙中有一和尚,时不时的就会下山渡人。

  “小主,您许是遇见那传说中的和尚了。我听说那个和尚不守清规,只爱喝酒,人也疯疯颠颠爱胡言乱语。您不是也说昨天那和尚喝酒吗。而且他渡的人都是要历劫难的人。”嫣然听了紫陌他们的经历,想起自己听的这个传闻来,“可是小主,那和尚都说了些什么啊?您可得早做准备啊。”

  珞璆:“咳咳…”

  嫣然:“呵呵,嫣然想起来锅里还炖着鸡。奴婢先退下了。”

  嫣然退出房门,用力敲了下脑袋:少主说了出门要叫小主“夫人”的,哎呦,怎么又忘了!难怪少主那眼神像是要把我吃了。

  房中缺了嫣然,又陷入一片寂静。

  他注视着紫陌,紫陌亦注视着他。

  面面相觑,不知言语。

  他经年逃亡南疆昏迷山林之中,有一和尚经过,赠他水粮。换走他身上的残玉,留言:“璆为美玉,玉如君子,又为囚徒,困于生死。”

  “玉换君子,可否?”

  当年和尚换走残玉,予他生机。今日再遇,或是来此点他清明的。

  他不信神鬼,不信天命。而遇着白惑以后,他不信也信了。

  生死囚徒,弃求两难。是座上四人。

  所以,欲弃未得者,是她。

  他的眼前人。

  他早该想到的。

  “阿陌。”

  这一声,像是他初次与她商量要孩子的那晚。她从恍惚中,轻声答道:“嗯。”

  一唤一答,迷茫、怀疑、猜忌、痛心,一一划过,最后轻飘飘的落在地上,啪的一声,再无踪迹。

  也是那轻飘飘的一瞬,珞璆使力握紧青冥剑,爆出青筋。电光火石一瞬,窗边那朵荷花落尽了花瓣。珞璆低声道:“天凉了,你歇下罢。”

  那一瞬,紫陌几乎要认为他那一剑是冲着她而不是荷花。祖母去世后,她最后一次见那乐师,他在祖母灵前也说过同样的话:“天凉了,你快歇下罢。”她与珞璆新婚那夜,珞璆也说:“天凉了,你快歇下罢。”

  同样的话。她却需要不同的理解。成年人的世界,真的很令人苦恼呢。若是父母还健在,她怕是还是个什么都不需要操心的姑娘吧。

  这一夜,城中起了很大的雾。同青冥剑在夜色中,交织成乱针狂绣的绢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