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调查官

调查官

清明烟雨图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6-11-29上架
  • 39965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猫咪惹的祸(一)

调查官 清明烟雨图 9237 2016-11-29 22:04:09

  金市夜晚,月黑风高,夜凉如水。

寒山公寓A座2801室里,床边的一盏萤窗小灯,在一片漆黑中泛出淡淡暖暖的黄光。

江烟雨伏在桌上睡着,手里还捧着那本看到一半的科普杂志。意识在梦里载浮载沉,恍恍惚惚,直到胳膊旁边的手机发出“嗡嗡”的震动声,才把江烟雨从睡梦中拉了回来。

她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滑动触屏,“喂……”

“我的宝贝妹妹,还在看书吗?”

“嗯……哥,你还不回来吗?”

此时此刻,正坐在特别调查局刑事科办公室里的江明诚,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漆黑清明的眸子里温柔如水,“科里临时出了案子,今晚又得熬夜,应该是回不去了,明早你自己打的到训练所好吗?”

“嗯,好的。”江烟雨早已习惯了江明诚这种披星戴月的工作性质,“晚饭吃过了吗?”

“一会儿就吃。”江明诚瞄了一眼几小时前就放在桌上的盒饭,经江烟雨这么一提,顿时感到饥肠辘辘。

江烟雨看了看墙上的钟表,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你早点睡吧,别再看书了,记得定闹钟,明天可千万千万不能迟到啊——”江明诚还想继续发挥“老妈子”絮叨的本色,却被江烟雨一口打断,“知道了,明早七点,一定准时到,我五点就起床总行了吧?我尽量好好表现,不会让你在同事面前丢面子,放心吧!”江烟雨打趣地说道。

“唉,你这丫头,挂了啊。”他虽是责备,却是语带宠溺,最后放心地挂了电话。

寒山公寓里,江烟雨挂了电话,跃然起身到卫生间洗漱,准备睡觉。

明天她就要开始为期六个月的训练了。训练所早已明文规定,所有学员一律禁止携带私人物品,一切必需品皆由训练所提供,因此她也没什么行李好收拾的,只需只身报到即可。

调好了闹钟后,她再次扫了一眼满屋子的爱书和乐器,然后带着一丝不舍的心情熄灯上了床。

黑暗中,她翻来覆去辗转难眠了许久,直到午夜过后才沉沉地睡去。

江烟雨一觉睡到了清晨五点直到闹钟响起,从睡梦中被叫醒后,她不加犹豫地起身走去卫生间盥洗,接着气定神闲地吃早餐,所有的时间都过得井然有序,一切都是那么的不慌不乱。四十五分钟过后,她身着白色休闲衬衫、黑色长裤,脚踩浅灰色帆布鞋,将手机和小钱包放进口袋,便两手空空出了门,在公寓门口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紫色出租车在清晨空旷无人的马路上穿梭自如,眼看即将到达目的地,司机却突然在南昭路路口停了下来。

“怎么了,师傅?”

“这里修路,被封了,得掉头绕其他路。”司机蹙着眉头说道。

“没关系,那我就在这儿下吧。”

这里离训练所还不到两公里,就算走路过去报到,时间也是绰绰有余。

就在她怡然自得地踽踽而行时,忽然听到了一阵细微的猫叫声。

江烟雨好奇地四下观望,但却只闻其声不见其身。

“喵……喵……”

猫叫声越发清晰,江烟雨集中注意力侧耳倾听,才发现叫声来自路边的下水道。

她弯下腰身,定睛一看,只见一只小猫正一动不动地站在水沟里,水位虽说不高,但已淹过它的腿部,半个身体都泡在了污水里,发出阵阵惊恐凄楚的叫声。

看到小猫浑身湿漉漉、瑟瑟发抖的样子,江烟雨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片恻隐之心,她看看手表,又看看我见犹怜的小猫,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白衬衫,天人交战了短短几秒后,于是一咬牙,决定只身前去搭救这条可怜的小生命。

她蹲下身,就在准备下跳的那一瞬间,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抓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拦住。江烟雨蓦地回头,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陌生年轻人站在她面前。

“我来”,年轻人那言简而直接的两个字,语气里带着令人难以拒绝的果断与坚定。

江烟雨还没来得及说话,他颀长的身子便敏捷地纵身一跃,双脚着地的一刹那,免不了溅起一些水花。

就在同时,小猫也不知为何突然打了个激灵,兴许是过于害怕,就像一只惊弓之鸟,拔出小腿连蹦带跳地进入了水泥板下的暗道,江烟雨低呼一声“不好”,因为如此一来,要把小猫从里面救出来可能会更加困难。

而年轻人却不慌不忙地抬头望向江烟雨:“借你手机手电筒用一下,里面太暗了看不见。”

江烟雨有些摸不着头脑地望着这个陌生男子,难不成他没手机?今时今日,不带手机出门的人可真是凤毛麟角啊。

江烟雨打开手电筒,照进洞里,年轻人弯下腰,弓着背爬了进去。

在旁边观察着下面的情况,江烟雨心里始终惦记着报到的时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焦虑地看着手表,心里盘算着还能不能准时报到,早已心急如焚。

“那个……”她对年轻人轻声问道。

过了片刻,年轻人探出脑袋,抬起头,不解地问:“怎么了?”

“怎样,找到那只小猫了吗?”

“它躲在角落,里面太窄了,我的身体进不去,只能想办法把它哄出来”,年轻人皱着眉回答,“你是不是赶时间?那你先走吧,这里交给我就好了。”

“你刚才说什么?进不去?”江烟雨问道,“那你看我能进得去吗?”

年轻人这才第一次认真地打量了江烟雨几眼,发现她个头并不高,属于娇小玲珑那一类型,若要进去应该不成问题。

他不禁微微一笑,道:“嗯,可以。可你……不是赶时间吗?”

江烟雨再次看了看手表,这个时候赶过去或许还来得及……她知道,如果趟了这趟浑水,就真是迟到无疑了。

猫叫声不绝于耳,江烟雨看了看他,迟疑几秒,决定还是好人做到底,毕竟守时并不比拯救一条生命更重要吧。

于是,她咬了咬牙,仗义地说道:“没关系,不赶啦,我下来了啊。”说完便要准备往下跳。

“等等!”年轻人叫了一声,怔怔地望着她:“你不嫌脏吗?”

她微微一笑,摇摇头。

年轻人伸出一只手,“你坐边上,我扶你下来。”

江烟雨坐在下水道旁边,年轻人紧握着她的手,将她扶了下来。

“它在哪儿呢?”江烟雨问道,双脚踩在污水里。年轻人带着她,涉水来到洞口。

“我进去吧。”江烟雨说道。

“好,那你小心。”

江烟雨蹲下身,弯腰徐徐地摸索前进,年轻人则在洞外用江烟雨的手机为她照明。她在又脏又窄的下水道里折腾了半晌,好不容易终于在角落找到了那只浑身颤抖的小猫,她顾不得小猫一身的污垢,立刻双手将它抱了起来。

出来后,二人如释重负地相视而笑。这时,天已经完全亮了,晨风习习,江烟雨的小马尾和刘海微微地随风晃动。这个年轻人意外发现,眼前这个女孩有着清澈无比的双眸,一身简约而素雅的装束显得更清新自然。

“它好像受伤了,怎么办呢?”江烟雨忧心忡忡地问道。

年轻人思索片刻,借用江烟雨的手机上网搜索了一番,然后拨通了保护流浪动物志愿者协会的热线电话,将情况略微说明,一会儿便挂上了电话。

“现在我们只需要坐等了,他们十五分钟后到。”

“嗯”,江烟雨点点头,她看了看手表,已是七时正了。

她完全可以想象的到哥哥现在那种心如火烧的心情,想到她昨天还信誓旦旦地答应他会准时报到,今天却已食言,便不由地懊恼起来。

“对了,”年轻人察觉到她的黯然之际,将手机递给她,“刚刚你有几个来电。”

江烟雨一听,急了,赶快接过手机一看,哥哥已经给她打了七、八通电话。她着急着回拨,但因为过于紧张,手一滑,来不及接住,整部手机便“扑通”一声掉进了脚边的下水道里。年轻人见状,立刻飞身跳下将手机捞起,但为时已晚,手机已是一片黑屏。

他看着江烟雨,无奈地摇了摇头。

江烟雨的心也随之猛地沉了下去。

“我说,”年轻人一边尝试开机一边说,“你一个小女孩大清早的出来,两手空空,连个包都不拿,这是要上哪儿去呢?”年轻人好奇地问。

“你不也是吗?”江烟雨反问道,“这么早出来,连手机都不带,看穿着也不像是来晨练的,那你是要去哪儿呢?”

“小妹妹,是我先问的你好吧,”年轻人扬起眉毛,悠悠地说,“我要去的地方,用不着手机。”

“手机还能用吗?不行就算了,还是给我吧,真不能跟你多说了,我得先走了。”江烟雨将小猫轻轻地放在年轻人节骨分明、修长有力的手里,“我真的……有急事儿。”她为难地说。

“明白,其实我也一样。不过没关系,你先走吧。”年轻人抱着小猫,轻松地说。

听他这么一说,江烟雨不觉一怔:“难道你也赶时间?”

“是啊,我七点就该到的。反正就算赶过去也是迟到,那倒不如在这儿等吧”,他再次看了江烟雨一眼,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你先走吧,我在这儿等就够了。”

“原来你也赶时间呀……那干嘛不早说呢?”江烟雨有些不解,又觉得就这样离开似乎有点不够仗义,“你说得也对,反正都迟到了,那我也不走了,我们一起等。”

“随你吧。”年轻人耸耸肩,爽快地说。

于是,两个年轻人坐在石墩边,开始聊起天来。

“你七点约了谁?”江烟雨问道。

“我可不是去约会”,年轻人说道,“是要去一个地方报到。”

“报到?”江烟雨一怔,“这么巧?我也是要去一个地方报到。”

“也是七点吗?”

“没错儿,七点整。”

年轻人一愣,“莫非你也是要去那儿?”

“难道你也是……”江烟雨瞪大了眼睛。

“刚才打电话给你的,是什么人?”

“是我哥哥。他是那儿的教官之一。”

这回,轮到年轻人瞪大了眼睛。

“你哥哥叫什么名字?”

“江明诚。”

“你是江明诚的妹妹!?”见年轻人惊讶的表情,江烟雨更是陡然一怔。

“你认识我哥哥?”

“认识,他是我大哥的朋友。”年轻人如实回答。

“那你大哥是……”

“霍旗风。”

“你是霍旗风的弟弟?”江烟雨睁大了双眼。

“你也认识我大哥?”

“认识,他是我哥哥的朋友。”

“那你是……”

“江烟雨。”

年轻人欣然一笑,“江烟雨,你好,我叫霍清明。”

雾气笼罩的早晨,两个刚刚做完自我介绍的年轻人并肩而坐。

小猫乖巧地蜷缩在霍清明温暖的怀里,像是得到了安全感似地已停止嚎叫,身体也不再发抖。

“想不到,明诚哥还有一个这么小的妹妹。”霍清明想到刚认识的这位女孩竟然是明诚哥的妹妹,不觉哑然一笑,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对呀,你才多大啊,成年了吗?怎么可能被调查局录取呢?”

“啊?未成年?我看起来有那么小嘛!”

“不是吗?我看你最多也是个高中生。”霍清明直截了当地说。

“那你可看错了。我90年出生的,今年已经22了。”江烟雨得意地笑着,“别单凭我的身高瞎猜哦。”

“是吗!”霍清明有点儿难以置信地看着江烟雨,“那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心理学。”

“那我就明白你为什么会被录取了。”霍清明饶有兴趣地说。

“你是哪一年的呢?”江烟雨好奇地问。

“我86的。”

“那你可毕业好几年了呀?哪所学校?”

“金市大学,四年前毕业。”

“金市大学?合着我还得叫你一声‘师哥’了。”江烟雨笑脸如花,看得霍清明不禁心生荡漾。

“那你学的专业是……?”江烟雨又问道。

“计算机。”

“在这之前从事的工作……也是跟这个有关吗?”

“是,我在市图书馆的信息技术部门做了四年。”

“那我也明白你被录取的原因了。”

两人相视一笑,不知不觉都有种与对方一见如故的亲切感。

二十分钟后,保护流浪动物的志愿者终于到了。一男一女从一辆小型面包车上走了下来,把受伤的小猫包在了毛巾里,小心翼翼地放进车里,将其带回中心治疗。

看到小猫有了归宿,霍清明和江烟雨不禁都松了一口气。看着面包车驶离,二人同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此刻已是七点半了。

两人对视了一下,如临大敌般不约而同地拔腿就跑。

来到山脚下,二人可以清楚地看见特别调查局训练所矗立在山顶。然而陡峭的山路使得江烟雨每一步都跑得十分艰难。

“霍清明,别跑那么快……我快喘不上气了……”

“我们快到了,过了这个弯就到了……”霍清明边跑边说,有风度地尽量配合着江烟雨的速度。

看到江烟雨累得快停下脚步,他突然牵起她的右手并紧紧地攥在手里,朝训练所的大门加速奔去。

特别调查局训练所主楼的台阶上,正站立着八位制服笔挺、英姿飒爽的警官。他们都是来自各科的长官,也是这一届训练的所有教官。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十位年轻人,总共八男二女。他们已经列队排成一行,笔直地站在操场上,等待着教官训话。

山雨欲来风满楼,虽然不明所以,但这些百里挑一、洞察力超常的优秀年轻人也不免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氛,所有人都安静地伫立着,噤若寒蝉。

江明诚站在台阶上,站在他左边的是刑事科科长霍旗风,他曾经的搭档和现任的顶头上司,也是此届训练班的主任教官。站在他右边的是他的同事谢青,任职情报科科长。

江明诚惴惴不安地瞄了霍旗风一眼,只见他阴沉着脸,双唇紧抿,一言不发。虽然霍旗风面冷如霜,但身为他多年的知己,江明诚早就感受到了他心中那团隐藏的怒火。

这时,江明诚心里暗暗焦虑,又气又急,到底这丫头跑到哪儿去了?昨天她还信誓旦旦地答应他会准时报到,现在这都已经七点半了还不见人影,电话也联系不上。

时间一长,江明诚又不免忧心忡忡起来,她该不会遇到什么意外了吧?难道来的路上出车祸了?想到那些不寒而栗的画面,一夜未眠的他突然感到胃里一阵翻搅,头也开始隐隐作痛,他做了几下深呼吸,好让自己冷静下来。又再看看手中的学员名单,所有的名字旁边都已打了醒目的勾,只有两个名字除外:霍清明和江烟雨。

这时,一阵慌乱的跑步声打破了这一片沉寂,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江明诚循声望去,赫然惊见两个年轻人正从训练所的大门飞快地冲了进来。

只见霍清明和江烟雨穿过停车场,再穿过操场,风尘仆仆地来到了主楼前的台阶下,才气喘吁吁地刹住脚步。

众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二人。

只见他俩大汗淋漓、脸色发青,喘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此时此刻,两人的帆布鞋明显都已湿透,一滴滴往下淌的污水使得周围都是水迹,身上的衬衫更是污迹斑斑,狼狈的样子令江明诚大吃一惊。

霍清明和江烟雨看到所有人都在等待他们,再看看江明诚和霍旗风的表情,就知道闯了大祸,赶紧敛容屏气地站好。

霍旗风走上前来,瞅了一眼他们牵在一起的双手,两人才猛然意识到什么,两只手立马像触了电似的弹开来。

“欢迎二位来到特别调查局训练所。”霍旗风的声音响起了,但他一开口,冰冷的语气就令人不禁感到了一股寒意,“为了恭候二位大驾光临,全体教官和同学已经在这里站了超过半个小时,这样的欢迎仪式,你们还满意吗?”

面对霍旗风的嘲讽,两人始终蹙紧眉头,一言不发。

霍旗风来到霍清明面前,冷冷地盯住他。霍清明勇敢地迎着大哥的目光,眼神也陡然变得深邃、沉静。

过了半晌,在众目睽睽之下,霍旗风突然扬起手,狠狠地给了霍清明一个响亮的耳光。

众人顿时目瞪口呆,霍清明俊俏的脸颊蓦然浮现一片血红。

看到霍清明冷不丁地挨了打,江烟雨更是如遭电击。她气急败坏地看着霍清明,用眼神质问他为什么不做解释。

霍清明的脸色瞬间变得异常难看,但他也清楚知道,在大哥面前,自己唯有忍气吞声才能安然度过风暴,少受点皮肉之苦。

过了半晌,他才缓缓开口:“大哥,对不起,我迟到了。”

“从现在开始,你必须称呼我‘霍长官’。关于迟到,我需要一个解释。”

霍清明吞了口口水,竭力地克制住情绪:“报告霍长官,我们来的路上,发现了差点被淹死的猫,为了救猫,所以来迟。”他轻描淡写地解释道。

霍旗风看看他,再看看江烟雨,冷峻阴沉的眼神紧逼霍清明。

“你的意思是,你们两个人,是一起出发的?你们之前就认识?”

“不是,我们是在半路认识的。”

“所以说,你们是在来的途中无意间发现了对方,然后又一起发现了猫?”

“不是,是先发现猫,才发现了对方。”

“你们同时发现了猫?”

“不是,是她先发现猫,然后我发现了她,再发现了猫。”

“可你刚才说的是,先发现了猫,才发现了对方。”

“我说错了,是她先发现了猫,然后我发现了她,再发现了猫,然后她才发现了我。”

“现在那只猫到哪儿去了?”

“被送到保护流浪动物志愿者协会中心去了。”

二人像绕口令似的对答了一轮后,霍旗风停顿了半晌,似乎在揣度着什么。

过了良久,他缓缓地下达了命令:“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集训第一天就迟到,不可原谅。”说完,立刻对着全体学员高声宣布:“学员霍清明、江烟雨,集训迟到,罚站操场两个小时,立刻执行!”

霍清明一听,愤愤不平,瞪着霍旗风,一字一句地说:“我们又不是刻意迟到,你至于这样整我们吗?”

霍旗风辞色俱厉地说:“你应该知道,在这里纪律大如天,要求七点集合就必须七点准时集合,不管什么理由都不许迟到,‘服从命令’是你们现阶段必须首先要学会的功课。”

“难道‘生死攸关’比你的命令还重要吗?”霍清明反问。

“一只猫的生命,也叫‘生死攸关’?”

“起码那也是一条生命!”霍清明开始怒不可遏了。

“学员霍清明、江烟雨,顶撞上级,加罚两个小时,一共四个小时!”霍旗风勃然大怒,正颜厉色地说。

“这不公平!她可什么都没说!”霍清明不可置信地抗议道,为江烟雨打抱不平。

霍旗风冷笑了一下,“因为你们是搭档。”

“什么搭档?我们什么时候成了搭档?”霍清明一头雾水。

“听好,学员霍清明、江烟雨,质疑上级,再加罚两个小时,一共六个小时!”

霍清明呆了半晌,思索片刻,深深地吸了口气,终于放软了语气:“霍长官,我错了,请你罚我一个人就好,放过江烟雨吧。”

看到平时高傲不羁的弟弟居然为了别人愿意诚诚恳恳地低头服软认错,霍旗风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记住,如果不想害她,就收起你的性子。在这里,你犯的所有错误,你的搭档都会跟你一起承担。” 霍旗风的声音柔和了一点,脸色也缓和了一些。

霍清明不再说话,他狠狠地瞪着大哥,紧紧地攥着拳头,一如既往地将所有的怒气都吞进肚子里。

江明诚一脸忧虑地看着宝贝妹妹,现在正值酷热难耐的夏天,想到她接下来要面对的煎熬,内心不由得揪了起来。然而,他处理完新学员的报到事务之后,就要赶回局里工作,至于自己的宝贝妹妹会被折腾成什么样子,是无法兼顾了。深深的自责和无奈感使他郁闷难当,神色也跟着凝重起来。

夏阳酷暑,火云如烧。

炎炎烈日底下,霍清明和江烟雨一高一矮站得笔直,忍受着艳阳似火的炽热。

“江烟雨,对不起。”霍清明内心充满了内疚与懊恼,挺拔的身姿一动也不动地站立着,“是我害了你。”

“霍清明,你别说了,我不怪你。”江烟雨轻轻地说,“你最好还是别讲话,免得口渴。”

霍清明看着身边的江烟雨被他连累得如此狼狈,心里早已是十分愧疚,再听到她居然还那么为他着想,更是心生感动。

“你说,我大哥说的‘搭档’,是怎么一回事?”

“我想,他应该是把我们编排在一队了。就像旗风哥和我哥哥,他们从警校开始到现在,一直是很好的搭档。”

“和我大哥这样的人搭档,真是辛苦明诚哥了。”霍清明忍不住低声咕哝。

江烟雨忍不住低笑:“看来你和你大哥的关系好像很复杂啊。”

“不单是我大哥,我们全家人的关系都非常复杂。”霍清明语带冷漠地说,但江烟雨听出了他内心的一丝不屑。她并不是个八卦的女孩,因此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炽烈的阳光底下,高温早已令他们汗流浃背。

在这样的状态下,时间似乎过得奇慢无比,皮肤犹如被火烤一般灼烫刺痛,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四十度的高温,地面烫得都可以煎鸡蛋了,二人脚上的鞋子和袜子一点也无法起到任何的阻隔效果,脚板就像是直接站在烧红的木炭上,让人苦不堪言。

“江烟雨,你还好吧?要不,你就假装晕过去。我大哥虽然看起来冷酷无情,不过对女人还是会怜香惜玉的。”

“霍清明,你以为像你大哥这样的人物,会连我是真晕还是假晕都分不清楚吗?”江烟雨有气无力地说。

“他又不是医生,怎么会知道呢?但他一定会叫来医生,到时你再假装醒过来不就行了。看到你那么虚弱,他也不会再继续罚你了。”

江烟雨淡然一笑:“说的也有道理……我们站了多久?”

“差不多有三个小时了吧。如果到了饭点,就会看到人了,现在他们还在里头,所以应该还不到中午。”

“三个小时……”江烟雨喃喃地说,“是极限了……”

“我就说嘛,你现在倒下,不会有人怀疑的……”

“霍清明……我……”江烟雨气若游丝地说了几个字,再也支持不住,两眼一黑,昏倒在地。

“江烟雨!江烟雨!”霍清明猛然一惊,蹲下身子,将她扶了起来。

江烟雨靠在霍清明的怀里,双眼紧闭,已经失去了意识,她的额头在倒地时摩擦到地面而受伤了,血丝从皮下组织里沁了出来。

霍清明不假思索地将她抱了起来,冲向主楼里的办公室。

当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时,霍旗风正在桌前阅读文件。他开了门,一看到霍清明气急败坏地站在门口,怀里抱着失去意识的江烟雨,不由得一惊:“她怎么了?”

“她晕过去了!瞧你干的好事,这下你满意了?”霍清明尽是焦急与愤怒。

霍旗风眉头一蹙,二话不说,急忙把江烟雨从霍清明手中接过来,将虚弱的她抱到沙发边,轻柔地放下,细心地替她盖了层薄被,再从桌上拿起电话,叫来了救护人员。

他放下话筒,看到霍清明仍然杵在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霍清明俊俏的脸颊蓦然浮现一片血红。

看到霍清明冷不丁地挨了打,江烟雨更是如遭电击。她气急败坏地看着霍清明,用眼神质问他为什么不做解释。

霍清明的脸色瞬间变得异常难看,但他也清楚知道,在大哥面前,自己唯有忍气吞声才能安然度过风暴,少受点皮肉之苦。

过了半晌,他才缓缓开口:“大哥,对不起,我迟到了。”

“从现在开始,你必须称呼我‘霍长官’。关于迟到,我需要一个解释。”

霍清明吞了口口水,竭力地克制住情绪:“报告霍长官,我们来的路上,发现了差点被淹死的猫,为了救猫,所以来迟。”他轻描淡写地解释道。

霍旗风看看他,再看看江烟雨,冷峻阴沉的眼神紧逼霍清明。

“你的意思是,你们两个人,是一起出发的?你们之前就认识?”

“不是,我们是在半路认识的。”

“所以说,你们是在来的途中无意间发现了对方,然后又一起发现了猫?”

“不是,是先发现猫,才发现了对方。”

“你们同时发现了猫?”

“不是,是她先发现猫,然后我发现了她,再发现了猫。”

“可你刚才说的是,先发现了猫,才发现了对方。”

“我说错了,是她先发现了猫,然后我发现了她,再发现了猫,然后她才发现了我。”

“现在那只猫到哪儿去了?”

“被送到保护流浪动物志愿者协会中心去了。”

二人像绕口令似的对答了一轮后,霍旗风停顿了半晌,似乎在揣度着什么。

过了良久,他缓缓地下达了命令:“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集训第一天就迟到,不可原谅。”说完,立刻对着全体学员高声宣布:“学员霍清明、江烟雨,集训迟到,罚站操场两个小时,立刻执行!”

霍清明一听,愤愤不平,瞪着霍旗风,一字一句地说:“我们又不是刻意迟到,你至于这样整我们吗?”

霍旗风辞色俱厉地说:“你应该知道,在这里纪律大如天,要求七点集合就必须七点准时集合,不管什么理由都不许迟到,‘服从命令’是你们现阶段必须首先要学会的功课。”

“难道‘生死攸关’比你的命令还重要吗?”霍清明反问。

“一只猫的生命,也叫‘生死攸关’?”

“起码那也是一条生命!”霍清明开始怒不可遏了。

“学员霍清明、江烟雨,顶撞上级,加罚两个小时,一共四个小时!”霍旗风勃然大怒,正颜厉色地说。

“这不公平!她可什么都没说!”霍清明不可置信地抗议道,为江烟雨打抱不平。

霍旗风冷笑了一下,“因为你们是搭档。”

“什么搭档?我们什么时候成了搭档?”霍清明一头雾水。

“听好,学员霍清明、江烟雨,质疑上级,再加罚两个小时,一共六个小时!”

霍清明呆了半晌,思索片刻,深深地吸了口气,终于放软了语气:“霍长官,我错了,请你罚我一个人就好,放过江烟雨吧。”

看到平时高傲不羁的弟弟居然为了别人愿意诚诚恳恳地低头服软认错,霍旗风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记住,如果不想害她,就收起你的性子。在这里,你犯的所有错误,你的搭档都会跟你一起承担。” 霍旗风的声音柔和了一点,脸色也缓和了一些。

霍清明不再说话,他狠狠地瞪着大哥,紧紧地攥着拳头,一如既往地将所有的怒气都吞进肚子里。

江明诚一脸忧虑地看着宝贝妹妹,现在正值酷热难耐的夏天,想到她接下来要面对的煎熬,内心不由得揪了起来。然而,他处理完新学员的报到事务之后,就要赶回局里工作,至于自己的宝贝妹妹会被折腾成什么样子,是无法兼顾了。深深的自责和无奈感使他郁闷难当,神色也跟着凝重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