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庶女来袭:涅磐重生

第九十二章 寻找突破口

庶女来袭:涅磐重生 欲安愚安 2186 2017-03-14 11:15:23

    “恩,我今天是出诊去过薛府,但是,薛大人的情况,我许诺过人家,不会说出去。”

  “哦,我也是关心同学堂的薛允奕,看他又没来上课,想着大概是因为他爹生病的事。婶娘,薛大叔人那么好,应该不会有事吧?”

  “茵茵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婶娘摸着霍紫茵的头,微笑着:“放心吧,有你婶娘在,薛大人不会有事的。”

  真的吗?霍紫茵望着婶娘的表情,那依旧解不开的眉头,看起来似乎没那么容易吧。

  问不出头绪,霍紫茵也不急着追问,看婶娘忙着在院子里收拾草药,她也殷勤的帮忙,明明搬不动的大盘子还是使着劲在那挪,婶娘铺开草药,她也伸着手有样学样的去摊开一小撮,婶娘磨药,她也抓起个石头锤子在那捶。

  反正婶娘去哪,她就跟在屁股后面追到哪,最后婶娘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拉着她坐到一边,点点她的鼻头:“你这丫头,就是昭航不在,不然啊,哪有你折腾我的份!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呀?”

  霍紫茵咬咬嘴唇,迟疑的想了一会:“紫茵还是有些不放心,到底薛大人是得了什么病了?婶娘,你就小小声告诉我吧,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我保证,我发誓!”

  “哟,怎么就这么关心人家薛大人了,哼,小丫头,你该不会爱屋及乌,不仅仅是关心同学的父亲那么简单,是特别在意人家薛四公子的事吧!”

  确实,那么穷追不舍的问,婶娘自然往那个方向去想了,霍紫茵只能掏着耳朵装作害羞的扭捏样,小手捶捶婶娘的大腿:“婶娘,真讨厌,紫茵就是关心同学,没有别的意思了!”

  “哈哈......”婶娘开怀的大笑了起来:“好啦,你凑耳过来,婶娘小小声告诉你。”

  终于松口了,霍紫茵笑嘻嘻的凑耳过去,原来,薛浩并不算真的生病,而是医药无解的心病,这种病严重的可以把一个人逼疯,而薛浩就在这个边缘了。

  婶娘也只能用一些治表的化瘀活血药,给薛浩畅达筋脉,真正要治这种病,只能靠薛浩自己打开心结,然而,他的心结是已经被满门抄斩的唐家,霍紫茵犯难了。

  得到了答案的霍紫茵本想告辞,忽然由药房外小哥引领进来一人。

  “杨大夫,咳咳,我是来拿药的。”

  “小淮啊,真是对不住,实在太忙,忘了准备你的药了,你先在这儿陪紫茵坐一会,我马上去抓。”

  婶娘回头指了指坐在长凳上的霍紫茵,擦着手,急忙去了药房。

  “咳咳......咳咳咳......没事,您不用急,我可以等的,咳咳......”宋淮谦虚追着说着,咳嗽的声音却更胜。

  看他身子单薄,面色发白,时不时就要咳嗽,应该是感染了风寒,前日天气突变,甚至下了雪,就他这样子,应该就是那时候受寒了。

  “紫茵同学也在,咳咳......我还是站在这边吧,以免传染到你。”

  “无所谓,我就要走了。”

  霍紫茵起身,也不看他就往外走,想也知道,他生病的样子定是让她看着不舒服。

  “听说薛大人也生病了,你可知道?”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竟用这样一个话题,想要留住她的脚步。

  也许只因为,宋淮所听到的关于她的事,总离不开薛允奕,这样,说薛家的事,至少还是能引起她的兴趣吧。

  “恩。”霍紫茵停下脚步,想不通,他那么问的意思,漠然回头望着他:“你想跟我说什么?”

  “咳咳......”宋淮再次耸动着肩膀轻咳了几声:“薛大人这次生病,应该是与被判贪污弑君的唐家有关,宋淮不才,咳咳......对薛大人十分钦佩,他是朝中不可多得的一股清流,只希望,他不要再因为朋友而受到牵连,国家还需要他。”

  霍紫茵微眯着眼审视着他,这个宋淮,他这是什么意思?在她面前表现得大义炳然,忧国忧民的,但是,他刚才说了一个“再”字?

  “你刚才说再因为朋友而受牵连,薛大人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事吗?”

  看样子,她确实对薛家事很关心,宋淮有些疲惫的走到了长椅坐下,缓缓说道:“你过来坐下,我就告诉你。”

  居然跟她谈条件,霍紫茵有几分倔强的打算扭头走人,宋淮无奈一笑,忙大声道:“你别走,有些事不能大声谈论,咳咳......我只能小声说。”

  走到门口的霍紫茵还是咬咬唇,转身走过来,大气的一屁股坐下来:“你说。”

  看她一脸不情愿的模样,宋淮也没了之前的失落感,都快习惯了,苍白的脸依旧笑容款款:“九年前,镇国将军戚文君勾结外贼,叛国造反,被判满门抄斩,与之情同手足的薛大人跪在皇上的大殿前为其求情,若不是当时的长公主出面,可能薛大人也会被判连坐之罪。”

  宋淮一口气说完,侧头到一边,用手罩着嘴猛的咳嗽了几声,霍紫茵有些看不过去,从袖中掏出一块白手帕递过去,这举动让宋淮有些惊讶,伸手接过,刚想说什么,就见小人儿站了起来。

  “我还有事,先走了。”

  “谢谢,我洗干净会还给你的!”宋淮赶紧站起身说。

  “不用,脏了的东西,再怎么洗也没用。”

  毫不留情面的话,让宋淮只觉脸被剐的生疼,被他碰过的就是脏的了?看她绝然走远,宋淮捏紧了手中的手帕,清然的眉目间锁起一层阴霾。

  “小淮,药抓好了。”婶娘从药房出来,宋淮即刻将手帕放入怀中,笑着上前迎接:“劳烦杨大夫了。”

  “哎?紫茵走了?这丫头,走也不说一声。”

  宋淮接过那几大包中药,微低着头道:“不知为何,她似乎很讨厌我。”

  “呵呵,怎么可能了,一定是你多想了,像小淮你这种翩翩君子不知多少女孩子追着喜欢呢,紫茵啊,她只是对自己喜欢的人态度特别一点。”

  婶娘温和的目光让宋淮顿时又有了几分自信,事实上,她确实只有对他的时候,态度才会那般冷淡,这是他的特别之处吗?

  “咳咳,杨大夫,我走了,谢谢您的药,银子我会去前台付清的。”

  看着瘦弱的宋淮挺高兴的走了,婶娘有几分深意的摇摇头,紫茵这孩子,生来桃花旺,不知以后的将来会惹多少人的心为她牵肠挂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