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庶女来袭:涅磐重生

第三十一章 小孩心智

庶女来袭:涅磐重生 欲安愚安 2184 2017-02-01 09:15:22

  拍着额头叹了口气,霍紫茵拿起灯笼又追上薛允奕,见他劲头是牟足了,可方法不过就是翻草的力气更大更快,一个不小心,还把自己的手给划伤了!

  “嘶!可恶!”

  霍紫茵叹了口气,把灯笼凑过去递到他怀里,蹲下身子开始翻找:“打灯!”

  抱着灯笼竿,薛允奕吮了口出血的手指,见她专挑潮湿一点的草丛,尤其是埋得不深的石头,果然一翻开,几只大蛐蛐蹦跳四散,他激动的忙掌灯过去:“有有有!抓住它,要那只大个!”

  霍紫茵屏着气,淡定的拿出腰间别着的小竹筒,放在一个位置,然后小手绕过去慢慢驱赶,很快,那只大个的蛐蛐就自己跑进了小竹筒:“抓住了!”

  “给我看看!”薛允奕接过小竹筒往里看,笑着本要说什么,可回神一看小萝卜丁正眨巴眼睛看自己了,立刻就收住了笑,撇着嘴把小竹筒塞到她手中:“也没多大,继续找找,兴许还有更大的。”

  小孩就是小孩,装大人也装不了多久。

  霍紫茵无奈笑笑,点点头:“你手受伤,那就我来找好了。”

  “我像那种受不了一点小伤的公子哥吗,拿着,我知道怎么找了!”爱面子的薛允奕将灯笼和竹筒才塞到霍紫茵怀里,扎高了袖子蹲着就找起来,这一次他学到了霍紫茵的方法,不一会就抓了好几只。

  一堆蛐蛐放一块比较,他们一致投票选了最剽悍的一只,虽然中间薛允奕和曲天鸣还有争执,但霍紫茵巧言回旋,暂且息鼓和谈。

  “天那么黑,小茵茵,你家最远,曲哥哥送你回家吧!”曲天鸣拍着胸脯义不容辞的自荐。

  而雇圆圆立刻上面拉住他的胳膊:“不要!我也怕黑,我要你送我回去!”

  “你自己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我要送小茵茵!”曲天鸣使劲抽着手,可雇圆圆就是抱着不放:“不许!我就要你送!!”

  两人争闹着,霍紫茵看着觉得好笑,偏首,也正好对视上同样看过来的薛允奕,两人无言的忙别过头去,霍紫茵闭着眼暗骂,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会对他觉得不好意思!

  “他们一时半会吵不完,走吧!”

  薛允奕目视着前方,说着像是跟她说话的话,自顾就先走了,霍紫茵回头看了一眼忘我争执的两人,还是跟着走了起来。

  夜路漫漫,看薛允奕居然走的是她回家的路,霍紫茵跟在后头,他竟会送她回家?

  个头比他小,迈出的步子也比他小,再加上两脚还帮着两块铁片,霍紫茵小脚“窜窜窜”走几步赶上了健步如飞的薛允奕,但一慢下来,两人的距离又拉远了,这样回来了几次,霍紫茵也有些累了,干脆不再去追,慢慢的自己走。

  薛允奕也发现小萝卜丁没有再蒙头跟上他,停下来有些不快:“你走那么慢,天亮都到不了家呢!快点!”

  “你走得太快我跟不上,要不然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回去。”

  霍紫茵站在不远处,保持这个距离,他就算生气也怎么不了她!

  可薛允奕偏偏折回来向她走近,还带着一股子杀气,她便待在原地,有些担心的改口迎合道:“走走走,我们快点走,不然天都要亮了,是吧?”

  “你知道就好,走!”薛允奕来到她面前,一把拉住她的手就走。

  他几乎是拖着她在地上飞走了,霍紫茵也不用用什么力气,就让他带着,但走了一段路,薛允奕感觉到小萝卜丁居然拖着步子全让他一人使劲,忍不住又抱怨:“你吃什么长大的,这么沉?看着一小布丁点的,身子是铁铸的不成?”

  她脚上确实绑铁了呢,这他竟也蒙对了,呵呵,霍紫茵暗自偷笑,脸上依旧一脸小委屈:“我吃的很少的,是你力气不够大吧?”

  薛允奕就是听不得一点不好的话,停下来冷瞧着她:“霍紫茵,我弄成现在这样可全都是因为你,怎么你一点都不感激反而很是嫌弃我的样子?”

  “感激,当然感激,我嘴上没说,但心里已经感激你千万遍了,不信你听听!”霍紫茵双手合成一个爱心的往前凑着一抖一抖的,还配着自己的怪音:“嘟嘟,嘟嘟,感激薛允奕!嘟嘟,嘟嘟,感激薛允奕!”

  看着她调皮耍宝的模样,薛允奕鼻息“哼哼”,经不住被逗笑。

  霍紫茵歪着头探视着:“你笑啦,那就是不生气了。”

  “我哪有那么容易生气,你个小萝卜丁,就会耍花样!”

  “呵呵,怎敢怎敢,你薛四少爷谁敢招惹。不过白天你说我是你的人,这是什么意思啊?”

  霍紫茵大胆的问出口,依她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个傲气十足的家伙应该是对小小的她有意思吧,哎,谁让她就是这么人见人爱了!

  看着小萝卜丁一副得意洋洋的傻笑,薛允奕嘴角颤颤,浓眉一挑,“呼啦”一手掌拍在她的小脑袋上:“犯什么傻呢你!当时人那么多,我一时意气为你出头,不说点霸气的话怎么镇得住场面!怎么样,作为我第一个被认可的手下,很是荣幸吧?”

  “手下?”霍紫茵瞬间被冷冻住,脸上的漫笑都来不及收拾。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意思?”薛允奕低下头盯着她的眼睛,从她窘迫的闪躲中猜出了原由,不禁抿嘴摇头:“别看你年纪那么小,想的倒是比谁都成熟了,以为我喜欢你啊?真是不自量力!”

  臭嘴果然说不出好话!霍紫茵一时不知如何反驳,反倒薛允奕越说越来劲:“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说过,除非六月飞雪,否则我永远不可能娶你呢!”

  望着他不可一世的臭屁样,霍紫茵忍无可忍,解下腰间的小竹筒就塞进薛允奕的手里,气愤的大喊:“薛允奕!你真是让人讨厌!我也说过了,你这香饽饽送我都不要!!哼!!”

  骂完,霍紫茵就飞快的跑了起来,薛允奕“哎哎”了两声,人就跑得没影了,他收起刚才的坏笑沉默下来默然道:“这样就生气了,跑得真快。”

  回到霍府,霍紫茵仍旧气鼓鼓的,但吃了小知留的晚膳,洗漱完躺在床上,那股小孩子气才渐渐平息。

  自己这是怎么了,堂堂一个成年人因被困在这个小身体里,连心智也变了不成,她可不是为了安逸享乐重生的人生而活的,她只有尽快拾起曾经的技能才有资格站在他的对面,与他抗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