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蔚蓝的蝉鸣

第六章

蔚蓝的蝉鸣 玉家妖主 4965 2016-11-29 18:24:00

  一觉醒来已是周二,王美人也没继续追究昨天朱玉在公开课上拆她台,真是平淡无奇的一天,放学后慢慢挪回冷冷清清的家中,爸妈给的生活费没到月半就已经告罄,正考虑到哪里去蹭饭吃,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好去处,只好疯狂地赶完了作业接着无聊地看电视。

“站住!不要跑!站住!……”

我横躺在沙发上,左手撑着头,右手拿着一听可乐,无语地看着电视里警察追捕劫匪的桥段,说实话,为什么这种弱智的对话在每一部警匪片中都会出现,哪个白痴劫匪会在听见警察傻了吧唧的站住之后会立刻乖乖地呆在原地不动?至今搞不清楚为什么所有警察都会不动大脑地重复这句毫无作用的白痴级语言。

叮咚!叮咚!叮咚!一阵急促的门铃让我的大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太突然了,这可是我入住这个公寓之后响起的第一次敲门声,谁会来找我?多半是敲错门了吧。

“嘿!Boy!最近还好吗?”

就在我开门之后,一个带着蛤蟆墨镜的潮男夺门而入。

“帅哥,你觉得我会好吗?喂,那听可乐我喝过!冰箱里还有……喵了个咪的,告诉你我喝过啊!”

潮男拿起可乐一饮而尽,取下墨镜后环顾四周,颇有感慨的说:

“嘿哟,想不到你的窝还整理得挺干净嘛。”

“先别说那个,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这个潮男就是我的表哥,陈龙,那个整天不务正业还保送北大的大神。

“这个嘛,我从我爸那儿打听的,专程来看看你这个白痴。”

“哦?那我还真是荣幸啊,你工作不忙吗?还有时间来给小弟探监。”

我表哥他大学毕业之后被分回了本市的电力局工作,依靠舅舅的人脉外加自身名牌大学毕业的优秀背景,目前在电力局已经是一个办公室主任。

“工作吗?哎,就是应酬太多,看看我这个肚子,全是喝酒喝出来的。”

“切,每天有人请你吃饭还不乐意?至少不会像我一样前半月吃肉,后半月喝粥。”

“哈哈,臭小子,生活费又提前透支了吧,有我当年的风范,哈哈哈……”

虽然我也在笑但心里想的去是,我勒个去,这是什么优良的家族传统啊……

“花钱有什么不好啊,会花钱才会赚钱,一个男人就不能太斤斤计较。”

我依然为自己花钱如流水的坏习惯辩护着,喵了个咪,我天天游手好闲的,花钱不快才怪呢,听见这话,表哥止住了笑声,一本正经地跟我说:

“张扬,听着,男人过日子,过于斤斤计较那叫吝啬,可如果不会斤斤计较,那就叫幼稚。”

的确,表哥说得真的有道理,但我是那种打死也不低头的主,尤其是在表哥这种人面前。

“可是……”

我还想狡辩,谁知道表哥根本不理我,从衣服胸前的夹层里拿出一个信封说:

“早猜到你小子存不住钱,这是资助你的生活费,下次再大手大脚那只能饿死街头了。”

我的心里瞬间充满了感动,表哥的形象在我的心中瞬间高大了起来。

“这个,不好吧……”

没办法,死要面子也是优良的家族传统之一。

“不要?那我可收回去了。”

“谁说不要了!?”

我收下钱,不理会表哥夸张地嘲笑我的虚伪,心里顺便默默地骂了一句,切,国家的蛀虫。

“好了,不和你闲扯了,我晚上还有应酬,哎,又是喝酒……走了,以后再来看你。”

说完,表哥苦着个脸走出了大门。

我最不希望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三个活宝在徐夏瑶面前终于把谈论的焦点转移到了我身上,我闭着眼睛也知道他们要谈论什么,因为那件事情已经被那三个二货讨论过无数次,鉴于在下的脸皮厚如城墙,放在平时倒是无所谓,但我万万没想到今天他们会在徐夏瑶面前说起。

“……好吧,我承认身为一个男生臀部太翘多少有点那个,但是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是吧?再说臀部翘是身材好的象征,有什么不……”

我主动地为自己辩解,但是好像这样只会适得其反,徐夏瑶已经忍不住咯咯咯地笑起来,脸憋得通红,这使我第一次在这个问题上感觉有些挂不住脸,朱玉这次虽然也在笑,但忽然换上一脸浩然正气说:

“其实是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看见他这么道貌岸然的样子就知道接下来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所以即便朱玉口头上在替我打圆场,但是我还是全神贯注地提防着他,鬼知道这个顶级大神在下一秒会干出什么事。

“你的臀部这么有曲线,完全可以去拍广告啊。”

“服装广告吗?”

唐朝、甄帅还有徐夏瑶都笑着问他,只有我没出声。

“不是,是……”

我精神高度集中地注视着朱玉嘴唇的一举一动,当他做出发音前的口型时,我立马判断出他要说什么,于是眨眼之间抄了一本《现代汉语词典》朝他头上砸去,企图阻止他说出剩下的话,我动作之迅速,以至于其他人完全没反应过来,谁知道朱玉被字典砸了之后还是顽强地从牙缝中间挤出了四个字:

“……丰胸广告。”

然后四个人笑得死去活来的,我的节操在这里彻底碎了一地,没再敢直视徐夏瑶那种戏谑的眼神,虽然我知道她并没有恶意,整个上午我都没有勇气再和徐夏瑶说一句话。

学校260周年校庆横空出世,至少对于我这种毫不关心国家大事的地头蛇来说感觉确实如此,校庆活动选定在周四开展,这天上午,除了紧张备战考试的初三和高三学生外,所有的人都把自己的椅子搬到了学校的大操场上。

校庆活动除了各种歌舞节目,还邀请了社会上的知名校友上台大讲特讲各种奋斗史、好背景好机遇史、一步一步当上总裁史,年少失足之后改邪归正然后发愤图强最后不负众望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史……我觉得应该再找个“进去”了的人来讲讲他的堕落史,这才能够称得上是真正的三维立体式教育。

就在台上的校友尽情演讲,台下的学生仔细聆听的时候,我却一个人坐在文学社的办公室里,喵了个咪的,舅舅说什么有的校友或许会来参观学校的社团,所以让我一个人代表文学社恭候校友的大驾,我勒个去,什么样的奇葩会冲进这栋迷宫般的办公楼,在里面横冲直撞,激流勇进就为了和我这个文学社社长亲切的握一下手!?我是谁啊,面子这么大?其实说白了只是想留一个看门的,不过算了,好歹在下是校长的亲侄子,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我百无聊赖地在文学社办公室里面翻看着这学期文学社办理的所有杂志,很奇怪,我压根从没对文学社上过心,开学以来连这个办公室顶多也就来过两三次,更别提开展社团工作整编校园杂志了,到底是谁在帮着我处理这些社团活动呢?我想破脑袋都没有想出到底是谁这么好心。

正当我人无聊之极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吱”的一声开了一个小缝,但是半天都没有一个人进来,而且明显能感觉有双眼睛正透过门缝在偷偷朝里望,这让我后背冷汗直冒,难道我一个人在这层楼遇鬼了?就在我极力压制自己的恐惧的时候,几声轻微的幸灾乐祸的笑声让我一下子反应过来到底是谁在捣乱,我用无语的表情以及无语的语气对着门外说:

“徐夏瑶!你能不能再无聊一点!?”

听到了我的这句话,疯丫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扶着墙走进来,我则用更加无语地表情看着她,单挑着左眉疑惑地问她:

“喂,喂,有那么好笑吗?”

疯丫头还是前仰后合地,好一阵子才缓过点儿气说:

“张扬!哈哈哈。。。。。你……哈哈……等等,我不行了,哈哈哈……没想到……没想到你还怕鬼啊!?哈哈哈……吓成那种表情哈哈哈……”

我埋下头任由眼前这个疯丫头诋毁我,等到我觉得她的神智恢复了近一半的时候,才问她说:

“你怎么知道我的办公室在这里啊?”

徐夏瑶彻底缓过来之后拖了一把椅子坐到我的对面,两只手杵在桌子上托着下巴说:

“张社长!你忘了当初陈校长可是委托的你这个文学社社长带我参观的学校,要是连你的办公室我都找不到,那怎么对得起你这个大恩人?”

我一脸狐疑地看着徐夏瑶说:

“说实话……”

“全班都在参加庆典,只有你一个人溜了,我找我们年级的话剧社社长问清楚了你的办公室,然后就过来了。”

我坏笑着说:

“干嘛没看见我就这么着急啊?……”

徐夏瑶冲我吐吐舌头嘚瑟地笑了笑,然后站起来看了看整个文学社办公室,接着凑到我面前问我说:

“喂,张扬,你们这个文学社到底是干嘛的?”

我一时语塞,喵了个咪啊,大小姐,连在下这个社长都压根没来过几次办公室,你说文学社是干嘛的?在徐夏瑶热切的眼神下,我愣了半天,只好老老实实地说:

“吃白饭撑场面的……”

徐夏瑶惊讶地盯着我说:

“臭小子,你倒是懒得可以啊。”

说完,疯丫头俨然一个站在道德高地的巨人,得意地蔑视着我这个处于品行盆地的侏儒,我不屑地笑了笑,徐夏瑶朝着我撅了撅嘴说:

“脸皮真厚,哎呀,姚老师该清人数了,我得走了,拜,自己慢慢忙哦,张社长!哈哈……”

疯丫头对着我吐着舌头狠狠地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又笑得像银铃一样走出了办公室,无奈,我只好继续接着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无聊又无聊。

我们学校除了有一块标准塑胶操场外,还有一块相对较小的沙地足球场,学校的足球队平时也在沙地足球场上练配合,今晚校庆的一个传统节目就在沙地足球场上举行——篝火晚会,晚上沙地足球场会点起许多堆篝火,按班级划分在一起,到时候只要不去玩火自焚,唱歌跳舞都随你,因为是晚上,就算是你唱歌唱得鬼哭狼嚎,跳舞跳得群魔乱舞,都没人看得清你是谁。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结束,我如蒙大赦般地匆匆离开办公室,找到了等我的朱玉、甄帅和唐朝,我们四个吃过晚饭后径直去了沙地足球场,工作人员已经架好了一堆堆的木柴,有许多学生已经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聊天,我们找到了本班的位置,姚老大已经和我们班上成绩最好的两个男生坐在柴堆旁了。

那两个男生也是从初中部直升到高中部的,在初中时我们不是同班同学,其中的一个我们叫他超哥,从初一开始每次考试的年级第一必定是他,平时沉默寡言,但是笑起来的时候只有左脸会有表情,有的人为了平衡自己内心中对他成绩好的嫉妒,谨赠雅号“面瘫哥”。

另外一个是袁胖子,这厮一改人们对理科男那种骨瘦如柴,戴着深度眼镜的印象,长得只能用圆润来形容,理科的成绩无人能敌,中考的时候,数学物理加化学三科只扣了一分。

我们四个在姚老大身边坐下,姚老大边撇开甄帅然后对朱玉、唐朝以及我轮番询问学习上的事情,因为我们三个用姚老大的话来说就是“狼狈为奸”,而甄帅则在一旁窃喜,哎,成绩差总会成为老师的重点慰问对象。

而袁胖子在一边以一个老前辈的姿态附和着姚老大来数落我们,喵了个咪的,成绩好就很了不起啊?我只能说智商高的人情商都不咋地,我看着袁胖子轻蔑地盯着我的丑恶嘴脸,忍无可忍地说:

“袁胖子,你以为我数学真的很烂吗?”

这句话让袁胖子和姚老大同时瞪大了眼睛,两个人的表情清清楚楚地传递出他们内心的想法——“难道不是吗?”

我看着袁胖子说:

“我闭着眼睛就可以算出你的体积!”

“哎呦,大神,你算啊!算啊!”

“三分之四πr的立方!”

朱玉他们和超哥都噗呲一声狂笑起来,姚老大无语地瞄了我一眼,而袁胖子的脸则越拉越长,朱玉他们笑着笑着就停不下来了,看袁胖子的表情就知道他有些挂不住脸,老实说,老师们多半还是挺偏袒成绩好的学生的,姚老大冷着眼盯着我问到:

“除了调侃你还会干什么?”

姚老大试图批评一下我来帮袁胖子找回一些面子,而此时袁胖子见姚老大替他撑腰,又变得欠揍无比地蔑视着我。

我没有理他,而是淡定地看着姚老大说:

“我还能计算他的表面积,四πr的平……”

没等把话说完,我就被袁胖子绕着沙地操场追了近三圈……朱玉他们外加超哥狂笑了近五分钟,我敢说今天绝对是袁胖子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

我和袁胖子都汗流浃背地回到柴堆旁边时,正好徐夏瑶也来了,她瞪着大眼睛看了看我,接着又看了看袁胖子,我对着她笑了笑,然后说:

“我在帮他减……”

我正准备说出那个“肥”字,但是眼角的余光瞥见了袁胖子有从地上昂扬而起,准备来揍我的趋势,于是我立马打住,说:

“我在帮他锻炼身体……对,锻炼身体……”

徐夏瑶眯着眼睛蔑了一下我,然后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包餐巾纸,我正准备伸手去接,谁知道她直接抽出一张,然后轻轻替我擦掉了脸颊上的汗水,我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这么亲密的动作被其他人看见不被起哄到死才怪。

我扭头看了看身后的那几个人,还好,姚老大和超哥还在探讨着数学习题,朱玉甄帅和唐朝则挤在一堆又开始婆婆妈妈,还有后来来的五六个女生,但是她们坐的位置离这里比较远,所以没有注意到徐夏瑶的举动,袁胖子躺在地上已经快要不省人事了,我又转过头看着徐夏瑶,徐夏瑶愣了一下,脸颊微红地呡着嘴把餐巾纸塞在我的手上然后说:

“懒虫,拿着,自己擦。”

接着就匆匆忙忙地奔向那群女生去了。

当夕阳完全沉到山下的时候,所有的学生都差不多聚集到了沙地操场上了,舅舅走到主席台上,又是一大段冠冕堂皇的官话,例如今天的校庆是多么多么成功啊,学校的发展是多么多么顺利啊,前途是多么多么光明啊,终于在全体学生的欢呼声中,校工举着火把将一堆一堆的篝火点燃了,篝火晚会就这样正式开始了。

夜幕渐渐降临,操场上一堆堆的篝火变得格外的醒目,甄帅放开喉咙唱起歌来,惹得我们班以及周围几个班的女生惊叫连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