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新纪守望者

第五章毒蛇守卫

新纪守望者 2重身 3356 2016-12-03 18:04:47

  江东平的肚子发出一阵咕咕的声响,吃下的那些野果让他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马兰兰掩嘴而笑,说:“你的兔子被我消灭了,害你饿肚子了。”

“那是我的荣幸。”江东平抹了抹嘴角,示意马兰兰的嘴角沾了东西。

她擦了擦嘴角。

“右边还有一点,对,没有了。”江东平说。

“呵呵,你对兔子一定很有研究,味道不错。”马兰兰调侃。

当城里的人们都紧着裤腰带,忍饥挨饿的时候,江东平的生活却很滋润。山里的美味从没令他失望过。他只随身带了把防身的手枪,子弹也少得可怜,平时舍不得浪费一颗子弹,只是在那次遇到野猪王的时候才打了三发,为这个还着实令他心疼了好一阵。

为了解决晚饭的问题,江东平带着马兰兰在草丛里寻找着猎物,他把绑了铁丝圈的树枝插在地上,设置陷阱。

“你这是干什么?”马兰兰问。

“捉兔子啊,野兔有个怪癖,只要不被惊扰每天出窝进食都会走同一条老路。日久天长它走过的地方就会踩出一条小路来,我在这里下个套子,它钻进去就会被套牢。”江东平解释。

“这样和守株待兔有区别吗,要等到猴年马月?”马兰兰皱眉。

“和钓鱼一样,总要有点儿耐心。”江东平只管精心地布置他的陷阱。

“如果不是有一只蠢兔子撞死在木桩上,那也不会有守株待兔这回事了。”

“这怎么能一样……”

马兰兰不再理会江东平,她在一个土洞口燃起了枯枝,把浓烟吹入洞中。过不多时,远处的草丛中窜出了一只灰毛野兔。马兰兰眼急手快,架起枪来,一颗子弹便将它打翻在地。

她得意地收起枪,向她的猎物走去。

江东平还在惊叹于她如神的枪法之时,马兰兰突然“啊”的一声大叫。

没等他开口寻问,就见周围的草丛似风吹浪打般剧烈抖动起,半人多高的杂草蜿蜒出奇怪的形状,看得江东平一阵头皮发炸。过不多时,一条巨蛇猛得从马兰兰的身旁昂起头来,颈部两侧陡地膨胀起两尺来宽,“咝咝”的吐信声令得两人遍体生寒。

江东平几乎是在仰视着那条蛇,他一眼就能分辨出那是一条巨毒无比的眼镜王蛇。

“不要动,千万不要动!”江东江向马兰兰喊道。

从这条蛇现身开始,马兰兰就没有移动过半步,她的腿根本不听使唤,只是勉强撑着没有跌坐在地上。也许她听到了江东平的话,但空白的大脑还无法接受任何外界的信息。

“千万不要动,否则它会马上攻击你。”江东平放低声音。

稍稍缓过神来的马兰兰本想去抓背在肩上的步枪,突然想到如果一枪不能结果毒蛇的性命,那她也不会有时间再给第二发子弹上膛了。该死的半自动步枪!

“是眼镜王蛇,从,从没见过有这么大的。蛇类大部分是近视眼,它看不清你,所以千万别动。”

马兰兰看着巨蛇比她纤细的腰身还粗的身子,一阵恍惚。

“蛇耳没有鼓膜,它听不到空气中的声音,但如果震动地面的话,它会感觉到。”

“我相信你是生物学家了,可这些应该我们吃饭的时候你讲给我听,而不是在它想吃我的时候!”马兰兰说,“快发动能力,你还等什么!”

她真勇敢,换成别人一定吓得惊声尖叫夺路而逃了,江东平想,可是什么叫“发动能力”,这是什么我听不懂的方言吗?是让我开枪的意思吗?

江东平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向腰间的手枪,不敢有大的动作,也不知道拿出手枪后自己有没有勇气开枪,他估摸着蛇王心脏的位置,那里,就在那里,可是能打中吗?在惊恐与犹豫不决的情绪中,他的动作慢到了极致。

蛇王摇摆着身体,而一双漆黑的眼睛始终盯着马兰兰不放。

“也许我自己能搞定,但如果我不行,你要帮我。”说完这话,马兰兰像是打了一针兴奋剂,挺直腰板,一手伸出指向眼镜蛇,喊道:“臣服于我!”

眼镜王蛇毫不犹豫地向马兰兰伸出的手臂咬去,江东平吓得脸色惨白,慌乱瞬间举起了手枪,却怕误伤马兰兰不敢开火。他原以为马兰兰在劫难逃,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巨蛇竟没有向她咬下去,而是随着她的手指晃动起头颈,左摇右摆起来。

此时的马兰兰大汗淋漓,一双眼睛圆睁着,黑色的瞳仁渐渐扩大,巨蛇有韵律地舞动也越发显得无力。

又过得片刻,那巨蛇如喝醉般垂下头颈,转身向山林深去遁去,所过之处草丛荡起一圈圈的波浪。

见巨蛇远去,江东平狂跳不止的心脏渐渐恢复到正常频率,这才走去捡回野兔。

一切都显得太诡异了,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马兰兰混身上下都散发着让人着魔的气场,所以他一时不敢靠近马兰兰。

夜幕垂临,篝火上的野兔散发出阵阵肉香。

“你为什么不用超能力对付它,这种情况下你的能力比我更有优势。”马兰兰漫不经心地问。

“什么?”

马兰兰一下窜到他身边蹲下来,说:“看着我的眼睛,我们是同一类人,你不需要在我面前隐藏自己!”

江东平呆呆地看着她的眼睛,很久才说出一句话来:“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真的没有超能力?”

“什么超能力?你说的超能力是我理解的那种超能力的意思吗?”江东平一脸的困惑。

火光映得马兰兰的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马兰兰被他看得脸颊通红,转过脸看着噼啪作响的篝火。“你应该有意念致动的能力,意念移物。你,真的没有?”马兰兰又转回头去看江东平。

如果别人这样跟江东平说话,他一定会认为对方是个疯子,可他从第一眼看到马兰兰开始,就不认为她是“别人”。

“不可能,师父说预言从来没有出过差错。”她自言自语。

“什么预言?”江东平边问边把一块烤好的兔肉递给马兰兰。

马兰兰看了他一会儿,说:“嗯,这些都是师父告诉我的……”

山里的野兽闻到肉香,发出糁人的叫声。隔着树林甚至可以看到它们泛着绿光的眼睛在茂密的枝叶间飘忽不定。

“按你所说,你是有超能力的了!我会晕倒,还有那条蛇会逃跑都是因为你?”江东平问。

马兰兰点了点头,说:“我有精神控制的能力,一种高级的催眠术。按《圣典》上所说,你应该拥有意念致动的能力。”马兰兰用一根小木棍敲打着烧红的柴火,看着那些飞溅出来的火星被卷入火焰中去,升腾,消散。

江东平沉默了很久,以他所见到的种种,他不能不相信马兰兰所说的话,所以自己为什么会没有超能力,就连他自己也奇怪起来。

“你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找我吗?”江东平问。

“我们曾经去你的家乡找过你,但没有人知道你搬去了哪里,我们能够在这里相遇,是偶然中的必然。你是我们中的一员,在你没有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马兰兰吃了一口肉,又接着说,“没有人知道你来了这里,我们来这儿,是为了寻找一座金字塔。”

“什么?金字塔,你在这里找金字塔?”

“是,没错,一座金字塔。根据我们的推断,它应该就在天沟下面,如果不是遇见你,我想我现在已经下去了。”

“你一个人?”

马兰兰狠狠地把手中的木棍投进火中,头深埋进膝弯里,哭泣起来:“不,我有一个搭档的。在来的路上,我们遇到了一伙土匪,他为了救我……”

虽然那时中国已经解放,但在西南地区还有很多土匪和***余孽。江东平也遇到过几次,只是运气要好一些,侥幸脱险。

江东平想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手还没碰到她,又缩了回来。他一时觉得,即使是轻触一下她,也是罪不容诛的罪过。

“还以为遇到你就会有个照应,谁知到……”马兰兰哭得更加厉害。

“没有超能力又怎样!你放心,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你的。”江东平从未试用这样热血沸腾的语气说话。

连日来,马兰兰要躲避神出鬼没的土匪又要提防野兽,早已筋疲力尽,直到遇到江东平才放心地睡上了一个好觉。

“云南十八怪,三只蚊子炒盘菜”。山林里枝叶茂盛,生出来的蚊子更是“出类拔粹”,天一擦黑便都钻了出来。江东平学了个土法把一种蒿草加进火里点,气味是有些难闻,但这一晚蚊子倒是并不来招惹他们。

江东平盯着马兰兰的脸庞,看着熟睡中的她微蹙的睫毛,只觉得百看不厌,但终于敌不过汹湧而来的困意,额头轻撞到膝盖上,睡了过去。

“Go ahead Go ahead my coordinate is ……(请回答,请回答,我的坐标是……)”马兰兰在睡梦中呓语着。眼球快速地滚动着,显然是在做着一个可怕的噩梦。

江东平这个时候也在做梦,他梦到白天里的那条那蛇突然从草丛里钻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马兰兰卷到了半空中。眼看它就要张开巨口向马兰兰咬下去,可转瞬的功夫她却连着那条蛇烟雾般地消失了。

从未有过一场噩梦让他感觉到如此揪心的疼痛。

清晨,马兰兰被一阵烤肉的香气薰醒过来,睁开眼发现身上多了条毯子。

“早晨山里凉,雾气也很重。”江东平递过来一块烤肉。

马兰兰咬了一口,说:“是麂子肉,也是下套抓的?”

江东平没有听出她话中的挖苦之意,反倒是很乐意跟她讲讲抓麂子的经验。“这是我跟彝人兄弟学的,”说着摘下一片树叶含在嘴里,“像这样像躲在灌木丛里,学发情的母麂子叫,它们自己就会送上门来。”

一头成年的赤麂他们两个人吃不完,江东平就把剩下的肉都熏烤了,已备不时之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