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死亡彼岸花

第一百三十七章:人工合成的毒品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2015 2017-02-22 08:44:02

  “四名死者,均是遭到冲锋枪射击,被子弹击中要害而死,死亡时间并不长,应该是在江队长到达前不久。另外,在他们身上,我都发现了针孔,最多的一人,身上的针孔多达十几个!经过对他们血液的化验,被注射到体内的,正是江队长在山洞内发现的粉末成分!另外,现场的玻璃器皿也初步认定,是用来合成这种粉末的!”高效率的谭小玲,立即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粉末成分确定了吗?是不是‘花粉’?”这时,江旭东更焦急地问。

可没想到,一触及这个问题,谭小玲的表情立即变得凝重起来,眼神中居然泛起了一丝惊惧,“的确……的确是‘花粉’……但是……”

“怎么了?这些‘花粉’有什么问题吗?”谭小玲的反应,自然逃不过江旭东的眼睛。

“宋局,江队,相比两年前的‘花粉’,这批‘花粉’太可怕了!”谭小玲禁不住说。

“可怕?这话怎么讲?”宋鸿轩也疑惑地问。

“两年前的‘花粉’,里面含有最主要的成分,就是从彼岸花的根茎中,提取到的一种特殊植物碱,可山洞中发现的‘花粉’,却不再含有植物碱的成分,完全是依靠化学原料,人工合成的!”谭小玲终于道出了可怕的真相。

“你说什么?!人工合成?!”一听这话,江旭东立即惊出了一身冷汗,“也就是说,这些‘花粉’的制作,不再受彼岸花花期和植物碱存量的限制,只要有人员和化工原料,就能够随时随地生产出来?!”

“是这样。”谭小玲点头回答。

“的确是可怕……”

听过后,宋鸿轩也倒抽了一口冷气,“真没想到,两年期间,犯罪分子不但没有收敛,而是变本加厉了!居然合成了新的‘花粉’!”

“宋局,必须尽快把这批‘花粉’的源头打掉!如若不然,一旦‘花粉’被批量生产出来,整个林港,甚至周围县市都要遭殃!”江旭东更加着急了。

“旭东,你先把情况向傅局汇报一下,另外,随时与赵队长保持联络,只要伤者情况有好转,让他抓紧展开询问,并第一时间上报结果!”宋鸿轩当即下令。

“是!”江旭东回应。

这时,不等江旭东和谭小玲走出房间,宋鸿轩就急忙拿起电话听筒,拨出了省公安厅廖泽的电话,“您好,廖厅长,我是林港市局宋鸿轩,现有重要情况向您汇报。”

省公安厅袁兴业办公室

“‘花粉’又在林港出现了?!此事当真?!”听了廖泽的话,袁兴业同样吃惊地问。

“千真万确,老宋刚刚来过电话,并告知,这批‘花粉’是经过人工合成的,避免了对彼岸花的依赖性,产量会大大增多,生产难度却会大幅降低!如不铲除,绝对是一大祸患啊!”廖泽急忙回应。

听过廖泽的话,袁兴业没有急于回应,而是沉默起来,开始在房间内不停踱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终于,袁兴业一转身,下定了决心,“老廖,我认为,有必要重建专案组!”

“重建专案组?!”听到袁兴业的决定,廖泽很意外,但更多的,是一丝兴奋,“太好了!之前的‘6•23’专案组匆匆解散,大家心里都憋着一股气,此次重建,一定能把队员们的斗志再次激励起来!打好这一仗!”

“老廖,听你的意思,还是想让大案要案支队参与进来?”没曾想,袁兴业的语气有些异常。

“袁厅长,您……不打算把任务交给大案要案支队了吗?”自然听出了袁兴业的话外之音,廖泽有些担忧地问。

“唉……”

轻轻叹了口气,袁兴业说出了自己的考虑,“大案要案支队参与过两年前的‘彼岸花’案件,论经验、论贡献、论斗志,他们的确存在优势,可我是担心……他们的优势……正是他们的劣势!”

“优势是劣势?袁厅长,我有些听不明白了。”廖泽毫不掩饰内心的疑惑。

“先说经验,没错,大案要案支队与‘彼岸花’正面斗争过,自然最了解对手,可这一次,了解未必是好事!”面对廖泽的质疑,袁兴业开始了逐条分析,“你刚才也提到了,‘花粉’今非昔比,制作手段和自身特性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对手不同于‘彼岸花’,并且是更加厉害的角色!再利用之前的手段,未必取得好的效果,所以我说,经验不是绝对的。接下来,再说贡献。两年前,为了铲除‘彼岸花’,大案要案支队付出了很多,但同时,他们的自信和干劲儿也消耗了很多,这是很明显的,如果再让他们面对‘花粉’,还会不会延续从前的风格?这很成问题!最后,再说斗志。长久以来,因为许致远和李汉中,大案要案支队队员们都憋着一股劲儿,表面看来,似乎斗志很足,可实际上,这不是斗志,而是一种偏执的复仇心理,如果带着这种心理盲目迎战,我很是顾虑啊!”

“袁厅长,我承认,您刚才的分析都有道理,但我还是相信,大案要案支队不是一支普通的队伍,他们的承受力和战斗力都是非同一般的,经过两年的修整,他们已经恢复状态了,完全有能力执行这次任务!”对袁兴业的担忧,廖泽极力安抚。

“老廖啊,我知道你对大案要案支队的偏爱,可这是场恶战,我们不能凭喜好……”

“袁厅长,我不是喜好!而是信任!自己带出来的队伍,我心里是有数的!”一听袁兴业否定了大案要案支队,廖泽一时急了。

“你心里有数,我心里也有数,其他队员且不说,副支队长程阳的情况,我和你一样清楚!不要再瞒着我了!”终于,袁兴业道出了这一实情。

一时间,廖泽语塞,无言以对。

办公室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气氛也瞬间降到了冰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