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死亡彼岸花

第一百五十二章:监狱的单独会面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2064 2017-03-03 15:46:00

  “我一个人来见你,很意外吧?”宋鸿轩的话很直接。

  “有……有一点……”温泰如实说道。

  “你听清楚,今天的谈话是绝对保密的,监狱方面我已经叮嘱过了,今后,不论是林港公安局还是省厅专案组,你都不能透露今天的谈话内容。否则,后果自负!”宋鸿轩说得很严肃。

  “是……我……我记住了……绝对保密……”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温泰不敢不从。

  “对‘R’,你还能回忆起多少?”宋鸿轩开始提问。

  “能说的,我都说了。”温泰一五一十地说道,“他是集团里最神秘的人物,很少有人见过他。当初,若不是A国禁毒太厉害,‘R’走投无路了,也不可能投奔‘彼岸花’。虽然他负责‘花粉’生产,但不甘心居于人下,早晚会跳出来的。”

  “他已经跳出来了,不但研制出了新的‘花粉’,并且已经把生意做到了A国。”宋鸿轩没有隐瞒。

  “是吗?这不意外,像他的风格。”对此,温泰的反应很是平淡,似乎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之前,你们同为‘彼岸花’集团的分支负责人,难道从来没有正面接触过吗?”宋鸿轩又追问。

  “我说过,所有的分支,都是‘彼岸花’通过‘环’直接操控,彼此不能有接触,一旦有了,就是死罪。所以,做‘M’那么长时间,我对‘R’和‘X’的了解,都少得可怜。”温泰答道。

  “凡事都有例外,根据我的经验,像‘彼岸花’这样规矩严密的组织,不可能如此死板的。”宋鸿轩进一步提示。

  “宋局长,您究竟什么意思,还请直说。”着实不清楚宋鸿轩所指,温泰不由问。

  “最后回答我一个问题,答案必须真实可靠。”终于,宋鸿轩说出了关键。

  “您问吧。”温泰老实回应。

  “你想一想,从前在‘彼岸花’集团中,是否存在一种特例?比如……”

  很快,宋鸿轩说出了疑问。

  仔细回想之后,温泰很肯定地答道,“有。”

  “详细说一说。”宋鸿轩回应。

  “应该是这样的……”接着,温泰完整说出了问题答案。

  仔细听着,宋鸿轩却没有记录只言片语,而是全部记到了心里。

  谈话结束后,宋鸿轩一刻也没有停留,迅速就离开了监狱。

  “铃铃……”

  可宋鸿轩刚迈出监狱的大门,随身的手机就响起了,是程阳的来电。

  “程支队,什么事?”电话接通后,宋鸿轩客气地问。

  “宋局,您是不是不在局里?”手机里,程阳的声音很快传来,但听起来有些急促。

  “我……在法院高院长这里,同他谈点事情。”匆忙间,宋鸿轩随意编造了一个去处。

  “对不起,打扰您工作了。”程阳很是客气。

  “程支队,是不是又有新情况?”宋鸿轩早已听出了异常。

  “的确是新情况!”程阳语气越来越急促了,“刚才,廖厅长亲自打来电话,松木市发现了‘花粉’,成分与A国缴获的一致!他命我立即赶到松木市展开调查!”

  “什么?!松木市也有了‘花粉’?!”这种毒物蔓延之快,让宋鸿轩都触目惊心。

  “千真万确!我已经与松木市禁毒大队取得了联系,一个小时后,我就带蒋越、小钱前往松木,林港的事宜,就交由宋局了。”程阳告知了自己的去向。

  “那就辛苦程支队了。”宋鸿轩很真诚地说。

  松木市禁毒大队

  “王队长,‘花粉’是怎么发现的?”见到松木市禁毒大队王队长时,程阳第一时间询问。

  “程支队,案发经过是这样的。”随即,王队长开始详细叙述案情,“昨天上午,一妇女来公安局报案,说丈夫家庭暴力,总是打她,打孩子,还吸毒,她没办法,就来举报了。之后,我们立即赶到报案人家中,搜出了50克毒品,经检验,正是公安厅通报的新型毒品‘花粉’。”

  “吸毒者什么情况?”程阳又问。

  “名叫赵武,有吸毒史。因为吸食毒品,已经关了两次戒毒所。没想到,还是恶习不改,又开始吸食‘花粉’!”王队长又说。

  “审讯过了吗?”程阳再问。

  “抓捕后,赵武毒瘾就犯了,在戒毒所折腾了一晚上,现在才押过来,没来得及审。”王队长如实回答。

  想了想,程阳又问,“抓捕行动是公开的,还是秘密的?”

  “由于牵涉到毒品,我们是秘密行动,除了他的家人,没有人知道。”王队长答道。

  “那‘花粉’此次的伪装形式是什么?仍是饮品吗?”想到这一点,程阳又问。

  “不,”王队长很快回答,“没有任何伪装形式,就是原始的粉末状。”

  “原始粉末状?!”听到这个答案,程阳不禁一惊。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审讯室门前。

  “程支队,您请进,赵武就在里面。”熟练地推开门,王队长礼貌说道。

  信步走进,程阳一眼就看见了,脸色灰暗,哈欠连天,精神萎靡的赵武。

  结果,一见程阳走进,赵武立即来了精神,眼睛瞪得滚圆,目光里充满了渴求,“警官……警官我求求你们……给我点粉儿吧!!求求你们……就给我一点点……一点点……”

  “给我老实点!还想回戒毒所吗?!”见此情形,王队长首先喝到。

  “不不……求你们……求你们给我点粉儿……只要一点点……一点点就行……我知道……我知道你们肯定有……”说话间,赵武的瘾又上来了,整个身体开始发抖,脸部肌肉哆哆嗦嗦的,说话更是语无伦次。

  “赵武!你怎么回事……”

  见王队长还想训斥,程阳急忙阻止了他,并慢步到赵武面前,甚是“温和”地说,“想要‘花粉’是吧?我有。”

  “你……你真有?!给我……给我一点点……”一听程阳的话,赵武眼里都要放光了。

  “何止是一点点,知道我有多少吗?”程阳故意说道,“车后备箱,满满的都是!我估计,你就是把自己卖了,也见不到那么多的‘花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