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死亡彼岸花

第一百四十六章:又一起失踪案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2032 2017-02-28 10:29:31

  “详细说说。”宋鸿轩随即回应。

“第一,我们此次遭遇的对手,与‘彼岸花’集团一样,也在制作‘花粉’,虽然制作手段不同,但一定与‘彼岸花’存在或多或少的关联。第二,戒指的使用与工艺,也类同于‘环’的戒指,这就更一步佐证了,它与‘彼岸花’相关。第三,此人执行秘密任务,却不参与其他犯罪活动,与‘环’的特征也相似。因此,我初步推断,医院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仍是一名‘环’,他所服务的,还是一个制造‘花粉’的犯罪组织。”傅翔给出了逻辑判断。

“我同意傅局的看法。”程阳接着表态了,“甚至于,当前的犯罪组织,与漏网的‘R’有关!”

“可‘天使的号角’又是什么寓意?这种花与‘R’之间又存在什么关系?”傅翔再次提出疑问。

“据我猜测,应该是新犯罪集团的标志,与‘彼岸花’的象征作用一样。”程阳又说。

“暂且不论什么标志,下一步的重点,就是要挖出这一系列事件的背后主使!”宋鸿轩接着说。

“报告!”

正在案情讨论之时,干练夏冰走了进来,随即说道,“宋局,程支队,指挥刚接到报案,在城东一工地,又有三名建筑工人失踪!!”

“什么?!”

“又有人失踪?!”

……

消息一出,几乎所有的人都站起身来,焦急询问。

“据报案人员反映,三名建筑工人是昨天停工后,一起去了一家菜馆用餐,之后就再也没回来!”夏冰又进一步解释。

“江队,你立即带人赶到现场了解一下情况!我有种不好的感觉,这几个工人的失踪,很可能与‘花粉’试验有关!”宋鸿轩即刻做出了判断。

“明白!”

回应后,江旭东立刻带领着夏冰,奔出了办公室

“如果还是同一伙人所为,那他们未免也太嚣张了!试验点刚被发现,嫌疑人刺杀行动又失败了,他们居然敢接着就动手!”想到这一切,程阳很是愤恨。

“宋局,程支队,我感到,对手不仅嚣张,而是……动作极为迅速。”这时,傅翔有些迟疑地说。

“老傅,你想说什么?”宋鸿轩明显听出了暗示。

“我仔细想过,从郑玉喜逃出山洞报案,到江队赶到现场,再把伤者送往医院,整个过程都非常紧凑,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空挡。而我们的对手,是在郑玉喜逃出后才仓惶撤离。我计算过,即便他们在撤离后,第一时间就开始寻找几位伤者,行动也不会太快。可实际情况却是,在事发当天晚上,他们就确定了第二医院并派出了杀手,且不难看出,杀手是直奔病房而去,这就说明,对方不仅知道他们所在的医院,并详细掌握了他们的病房信息。正因为如此,杀手才能快速杀害马彩兰和朱娜,并挟持了郑玉喜。我认为……这不正常。”傅翔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傅局,你是说,这次仍有人告密?!”听了傅翔的话,程阳立即会意。

“不排除这种可能。”傅翔回应。

“我觉得,还是不要轻易下这种结论。虽然我们动作很迅速,但对手也不可小觑,再者说,从郑玉喜报案到伤者被送至医院的过程中,声势搞得很大,知情人也众多,难免让对手听见风声。”然而,宋鸿轩却对这样的猜测持否定态度。

“即便如此,傅局的话还是不能忽视,毕竟‘告密者’一直没有查出来,我们不得不防。”程阳坚持自己的观点。

“程支队放心,对‘告密者’的调查,我们始终没有放松。”宋鸿轩程式化地回应。

见宋鸿轩态度如此,程阳与傅翔也就不再坚持了。

一时无话,三个人就这么静默着,彼此都有心事,却不能再直言,就这么各自等待着。

“叮铃铃……”

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

“喂?”急促拿起电话,宋鸿轩立即回应。

紧接着,话筒里传来了江旭东的声音,“报告宋局,失踪建筑工人的情况已经基本查明,他们是昨天晚饭后,在返回工地的路上,被一辆白色面包车劫走的!面包车没有车牌号,但车身有明显凹痕,且右侧车灯是损坏的,我建议,立即在全市范围内搜寻这辆车!”

“车辆特征确定吗?”宋鸿轩又一次确认。

“确定。”江旭东很快回答,“在出事前,有目击者曾看到过面包车在附近停放,另外,工地附近恰好有一座写字楼,里面安装了监控,详细记录了三人被挟持的全过程!嫌疑人的特征,也与郑玉喜的描述一致,他们动作极快,全都蒙着面,看不清相貌。还有一点,失踪三人全是外省来林港务工的,与之前被害人的特征相符合,宋局,您的推断是对的,这个案件,必定和‘花粉’试验有关系!务必要尽快找到失踪人员!”

“你原定待命,我立即安排车辆的全城搜捕!”宋鸿轩很快说道。

“是!”江旭东回答。

A国边境农场

又到了盛夏季节。

转眼间,从密道中,险境逃脱的徐秋,已经在这片农场中,度过了两年的时光。

如今,再次迎来了丰收,可对徐秋而言,却无法安抚他内心的空虚和焦灼。

此刻,望着一片片成熟的农作物,徐秋的眼神,却越来越冷了,心里,也开始盘算着什么。

“少主,您叫我?”这个时候,稳重的胡一清来到了他的面前。

“十分钟前,我接到了‘鳗鱼’的电话,林港再次出现了‘花粉’。”对胡一清,徐秋没有隐瞒。

“真的?!会是‘R’吗?!”听到这个消息,胡一清很是惊讶,毫无思想准备。

“哼!”冷笑一声,徐秋不紧不慢地说,“除了他,还会有别人吗?!当年他算计义父,不就是为了控制‘花粉’吗?!”

“这个两面三刀的东西!等我见到他,一定把他碎尸万段,为老板报仇!!”提及“R”,胡一清也很是憎恶。

云卷-云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