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死亡彼岸花

第一百三十八章:新任支队长请战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2144 2017-02-22 15:43:54

  省公安厅大案要案支队

林港市的发现,两位厅长的争执,刚从心理诊所返回的程阳,全然不知情。

机械性地走到办公室门前,程阳下意识地取出了口袋的钥匙,心里还回想着李医生的话:

“心病还须心药医,程先生,你心里有个结,自己却不愿意去打开,任凭是谁,都无能为力的。”

可李医生却不知道,这个心结,没有谁能够打开,包括他程阳自己。

想到这里,程阳不禁无奈摇摇头,随即准备开门。

可就在这时,从不远处的楼梯口,传来了省厅办公室李主任和刘秘书的对话:

“刘秘书,我刚才听到,袁厅长和廖厅长似乎在办公室有争执,究竟出什么事了?”

“李主任,你还别说,好像出大事儿了!”

“大事儿?!什么大事?”

“具体我也不清楚,是廖厅长直接向袁厅长汇报的,好像……与两年前的‘花粉’案子有关!”

“‘花粉’?不就是‘彼岸花’集团案件吗?!那可是大案啊!”

“可不是吗?若不是大案,还至于惊动了两位厅长?”

……

对话还在继续,可听到“花粉”二字的程阳,却猛得呆住了,一股梦幻般的,不可思议的强大情绪,瞬间笼罩住了他,让他不敢相信。

足足过了十几秒,程阳终于反应过来,便不顾一切地飞奔过去,冲到了刘秘书和李主任面前,焦急不安地问,“刘秘书,您刚才说什么?!‘花粉’?!您告诉我,‘花粉’究竟怎么了?!”

“程支队,你别着急,我只是不经意听到了几句……”

“那您听到了什么?!麻烦您告诉我!谢谢了!”此时的程阳,真可谓心急火燎。

“好像……林港又出现了‘花粉’……两位厅长正在为此事争执……具体情况……我也说不好……”见程阳如此着急,刘秘书说话也不顺畅了。

“什么……‘花粉’又出现了……又在林港出现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却极度渴望这就是真的,一时间,程阳那种不真实的感觉更强烈了。

“我说程支队,你想了解具体情况,干脆去问问领导,刘秘书也不清楚细节,万一说错了呢?”见程阳如此着急,一旁的李主任不禁提醒。

“谢谢!”听了李主任的话,程阳一分钟都等不了,急速向厅长办公室冲去。

很快,程阳就来到了袁兴业办公室门前,隔着些许缝隙,他清楚地看到,两位厅长都在里面,于是,程阳鼓足了勇气,准备进入,“报……”

可就在这时,袁兴业又开口了,“老廖,该说的我都说了,以我之见,大案要案支队不适合这次任务。”

“袁厅长,我坚持认为,他们能够胜任。”廖泽依然不愿放弃。

此时,听到谈话内容直指大案要案支队,程阳下意识地止住了动作,并沉默地站在门口,仔细聆听着房间内的动静。

没多久,袁兴业继续说道,“老廖,请你理解,这次任务,应该交由禁毒总队。一则,这批‘花粉’完全人工合成,与传统毒品很类似,他们应该更有经验。二则,两年前,禁毒总队也参与了A国的清缴行动,对‘彼岸花’集团也有一定的了解。”

“袁厅长,既然您决定了,我一定服从,但是……我还是保留意见。”廖泽只得同意。

“老廖,你应该清楚,我不同意大案要案支队参与,还有一个更特殊的原因。”见廖泽很是失望,袁兴业不由说出了心里话。

“您是指……”廖泽突然明白过来。

“没错,”袁兴业默契地说道,“这一点至关重要,你我心知肚明。当前,程阳心理压力过重,情绪也有起伏,一旦再执行相同的任务,恐怕……”

“报告!!”

可就在这时,二人的谈话,被程阳洪亮的声音打断了。

“进来!”袁兴业回应。

“袁厅长,廖厅长,”

快速走进了办公室,程阳礼貌地称呼。

“程阳,有事吗?”袁兴业问。

“对不起……袁厅长……您和廖厅长的谈话……我都听到了……”

“既然听到了,就应该明白,我们谈论的事情与你无关,你手头还有不少工作,赶紧去忙吧。”明白程阳想说什么,袁兴业是“先发制人”。

“袁厅长,廖厅长……”深吸了一口气,程阳很真诚地说,“我承认,两年前的经历,的确给我造成了心理压力,并且,我并没有把病情及时汇报,这是我的错……可我保证……这绝不会影响支队执行任务的!我请求……如果‘花粉’重现了……一定要把任务交给我们大案要案支队……”

“一定?什么叫‘一定’?!你是部长吗?敢来命令我?!”结果,不等程阳说完,袁兴业干脆呵斥起来。

“袁厅长,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管你什么意思!赶紧给我回支队,做好分内的工作!任务怎么分派,和你无关!”袁兴业严厉地说。

“我不敢违抗您的命令,可是……”说道内心的痛处,程阳还是难掩情绪,“可是……一旦‘花粉’重现的消息传开,而大案要案支队又被排除在外,我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的队员们……两年了……他们等了两年了!”

“怎么面对是你的事情,既然做了副支队长,就应该有办法管理队员!”听了这些,袁兴业仍不为所动。

此刻,看着“无情”的袁兴业,程阳顿时感到,一种彻骨的冰冷,一步步把自己推向深渊,一时间,他再也控制不住内心深处的语言,“袁厅长,廖厅长,我心里其实很清楚,不把任务交给大案要案支队,不为其他,只因为不信任,是吗?”

“不要在这里妄加揣测……”

“我不是妄加揣测!”压抑多时的脾性,程阳再次爆发了,“袁厅长,廖厅长,两年前,你们在会议上提起了‘告密者’,之后也一直没有放松调查,可直到今天,‘告密者’还是没有找到。你们想过吗?‘告密者’言论一出,大案要案支队就首当其冲!这个人一天不查出来,我们支队就要多背负一天的流言蜚语!两年了,七百多天,厅里哪个部门,不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们?若说心理压力,支队哪个队员没有压力?作为公安战士,我们可以吃苦,可以付出,甚至牺牲都不会有怨言!但我们不能忍受被误解,被猜疑!”

云卷-云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