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死亡彼岸花

第一百三十四章:山洞的逃生者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1979 2017-02-20 15:40:02

  两年后

时间飞快。

不知不觉,自跨国行动结束之后,又是两年的时光过去了。

期间,不论是大案要案支队,还是林港市公安局,都对“彼岸花”集团进行了不遗余力的追踪搜捕,可是很遗憾,尽管没有放松追查,但时至今日,仍旧毫无结果。

漏网的“R”,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寻不到踪迹。

至于逃亡的徐秋,A国警方也始终没有消息。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曾有的一幕幕惊心动魄和激烈战斗,就如同昨日的战火一样,慢慢褪去了原来的样子,变得愈来愈遥远。

两年之中,在程阳的带领下,大案要案支队又开始风生水起,不断攻克了一些积案难案。作为副支队长,程阳更是从一个热情有活力的年轻队员,渐渐成长为一名成熟、有担当的支队长。可只有小钱知道,程阳的心理症状,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日益加重,多次前往明康心理诊所,压根儿没有任何好转,每每独处之时,程阳仍陷入过往的回忆不可自拔。

因此,在工作过程中,越是看到程阳自然沉稳,小钱就越是担忧,他担忧,长期的伪装的坚强,早晚会把程阳压垮。可是,小钱却不知道,自己其实低估了程阳的承受力。对程阳而言,时间的流逝,心理的负重,都不足为惧,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点,一个再次与“彼岸花”遭遇的点。如果,穷尽了这一生,程阳始终找不到翻转的机会,那才是对他最残酷的事情。

与此同时,林港市禁毒大队和刑警大队也分别在傅翔和江旭东的领导下,越来越有起色。人员的分派,正像宋鸿轩预料的那样,都各尽所能。留在刑警大队的陶锐、夏冰越来越出色了,而调至禁毒大队的秦峰、雷亮,果然也发挥了自己的特长,当之无愧地成了禁毒骨干队员。

尽管如此,在林港市局,自宋鸿轩以下,每个人心里,都深埋着一个“彼岸花”情节,确切地说,是无法将“彼岸花”连根拔起的遗憾和落寞。不论是谁,只要想到销声匿迹的“R”和徐秋,都会心头一紧。

如此看来,“彼岸花”集团以及它的“花粉”,始终没有被人遗忘。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花粉”重新出现的方式,居然是这样的匪夷所思,令人猝不及防……

2015年7月18日

林港市汇峰山

炎炎夏日。

可在这深山密林中,却依然凉风阵阵,甚至夹杂着一丝阴冷。

突然!!

从一处秘密山洞内,踉踉跄跄地跑出来了一个人!

这是个男人,看起了已经不年轻了,满脸的沧桑和浑浊的目光更加重了他的年纪。

此时,疯狂地飞奔在山林中,男人已是狼狈至极,面部苍白,嘴唇青紫,脚上单薄的布鞋已经脱落了一支,裸露的腿脚,早已被荒草划出了斑斑血痕,更为恐怖的是,在他的手臂上、肩背上,到处都是针扎的痕迹,像是受过某种非人的虐待。

可尽管如此,男人依旧没有停下脚步,而是顾不得疼痛和伤痕,两眼直直地盯着前方,粗喘着气,继续奔逃着,犹如一只逃出牢笼的动物。

就这样,不知奔跑了多久,男人嘴唇早已干裂,青紫的面庞渐渐变成了黑灰色,可他仍旧在顽强地坚持着

终于,逃出了层层密林后,即将支撑不住的男人,终于隐隐地看见了,前方伫立的派出所!!

一时间,男人就像看见荒漠里的绿洲一般,用尽身体最后一丝力气,如朝圣般地向着不远处的派出所狂奔而去。

就在男人冲进派出所的一瞬间,值守民警小陈发现了他,随即走上前去,“请问,你……”

可没想到,不等小陈问完,体力已经严重透支的男人便一下子栽倒在了小陈面前。

见状,小陈猛吃了一惊,急忙上前扶起他,“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我……”看得出,男人着急想说话,可如火烧一般的喉咙,却怎么都发不出一个字。

“小王!拿点水过来!有人昏倒了!”意识到男人缺水,小陈急忙喊道。

很快,民警小王便端过一杯水,在二人的帮助下,渴极了的男人急忙抓过水,几口就吞了下去。

“你好些了吗?是不是中暑了?”见男人有些好转,小陈又问。

这时,男人费力抬起头,看着小陈和小王都是警服打扮,眼睛里不由冒出了亮光,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只见他死死抓住小陈的手臂,充满渴求地说,“警……警察同志……救我……求你们救救我……也救救我老婆……求你们了……”

“别着急,有话慢慢说。”小陈回应。

“警察同志……你们听我说……可怕……太可怕了……山洞……山洞里有人拿我们做实验……每天都给我们打针……我和我老婆……还有很多人……”可是,男人越是着急,说的话就越是含糊。以至于,男人说了半天,小陈和小王都没有弄清楚,他究竟想说什么。

无奈之下,小陈只得说道,“抱歉,我还是没听懂,你究竟想说什么。这样吧,你先到房间休息一会儿,平稳一下情绪,再详细对我们说一说情况。”

“好……我详细说……一定详细说……”男人着急说道。

华西路派出所所长办公室

“所长,发现重大情况!”匆忙走进赵所长的办公室后,民警小陈急忙汇报说。

“什么情况?”赵所长问。

“刚才,一个浑身是伤的人闯进派出所报案。经了解,此人名叫郑玉喜,是从外省到林港的务工人员。据他交待,来林港后不久,他就被一伙陌生人挟持到北部山区的一所山洞内,进行人体试验!!”小陈简短汇报说。

“什……什么?!人体试验?你没听错吗?在林港,居然会有这种事?!”听到“人体试验”几个字,赵所长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