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死亡彼岸花

第一百三十三章:沉甸甸的责任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2117 2017-02-20 08:40:02

  “哗……哗……”

听到这个喜讯,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鼓掌庆贺,更为自己的队长感到高兴。

“同时——”示意大家安静,宋鸿轩故意拖长了声音说道,“同时,傅翔同志将兼任我局禁毒大队大队长,刑警大队大队长一职,由原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江旭东同志接任。”

再次看了看四位队员,宋鸿轩又绕回了老话题,“好了,第二件事宣布之后,对岗位问题,你们有新的考虑吗?”

“报告局长……”一听傅翔是禁毒大队长,夏冰立即改了腔调,“作为一名公安战士,应该完全服从组织安排,听凭领导调配,对岗位问题,我没有意见!”

“我也没有意见!”

“全凭领导定夺!”

……

这一次,又是在夏冰的带动下,大家“一边倒”了。

见状,一旁的江旭东不禁暗自发笑,同时佩服宋鸿轩的手段高明。

“既然都服从安排,我就全权决定了。”这时,宋鸿轩才显出了干脆利落,“根据你们的工作特长和专业分工,我认为,陶锐和夏冰胆大心细,心思缜密,应该继续留在刑警大队,而秦峰、雷亮脑子聪明,遇事不慌,反应灵敏,更适合到禁毒大队一展特长。对这样的安排,你们有意见吗?”

“没有!服从宋局安排!”众人一致回应。

省公安厅大案要案支队

无独有偶,就在傅翔和江旭东分别升任之后,在缺少支队长和副支队长的前提下,曾经的骨干程阳,也毫无悬念地被任命为大案要案支队副支队长,支队长一职仍是空缺。

一般意义上说,职务升迁,总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可唯独程阳被升任副支队长,无论是省厅领导、支队队员还是他本人,没有一人发出恭贺或是表现欣喜,有的,只是沉甸甸的责任和尚未完成的任务。

此刻,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程阳并没有心思感受环境的变化,而是第一时间将许致远和李汉中的照片摆到了办公桌上,看着他们,似乎才能提醒自己。

可这一举动,却被路过的小钱看见了,与程阳交好的他,忍不住走进说道,“程支队,我不建议您摆放照片。”

“叫程阳吧,听着别扭。”看了小钱一眼,程阳并不在意,仍旧在擦拭照片。

“称呼什么无所谓,但我真的希望,你不要摆放照片。”小钱坚持自己的建议。

“为什么?他们走了,我想时常看看他们,不行吗?”对小钱的话,程阳并不理解。

“我知道你并不是这么想的。”对程阳,小钱太了解了,“你现在是副支队长了,但有些话,我该说还是要说。之所以摆放照片,你是想给自己施加压力,是想用两位队长的牺牲刺激自己,不铲除‘彼岸花’,决不罢休,是吧?”

“是又怎么样,这样错了吗?”程阳反问。

“当然错。”小钱毫不示弱,“不要忘了,你不再是过去的程阳,而是大案要案支队副支队长,将来要带领我们,去和‘彼岸花’集团,甚至更为凶恶的犯罪组织作斗争,如果一味被‘报复’的心理困扰,走不出‘心魔’,你的指挥就容易跑偏,反而会适得其反!”

“我有‘心魔’?我很好,心理很健康!哪有什么‘心魔’?!”听到这样的字眼,程阳有些心虚。

“别骗我了,你最近在一家心理机构接受心理疏导治疗,不是吗?”小钱毫不客气地说。

“你……”一听这话,程阳立即紧张地站起身,生怕被别人听到。

“放心,我没有告诉第二个人。”知道程阳担心什么,小钱会意地说。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程阳惊讶地问。

“不止这些,我还知道,那家心理机构叫‘明康心理诊所’,负责为你医治的,是个女医生,名叫李珍,没错吧?”小钱一五一十地道出了实情。

“你……你是神仙啊?这都是怎么查出来的?!”不可思议地看着小钱,程阳算是服气了。

“这算什么!忘了我是专业搞侦查的了?!”小钱不以为然。

“你这家伙,搞侦查搞到我头上了!太不地道了吧?!”程阳“指责”说。

“不地道?!这话你也说得出口?我搞调查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以为我吃饱了撑得吗?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自从追悼会结束后,你整个人状态就不一样了,不但精神恍惚,还变得敏感紧张,全然不是过去那个自信阳光的程阳了!你升任副支队长,我当然为你高兴,可你这种状态,我实在是担心!许支队和李支队走了,大案要案支队一下子没了主心骨,下一步能不能撑起来,能不能打个翻身仗,整个公安厅可都盯着咱们那?!”结果,程阳的“抱怨”,招致了小钱一长串的反驳。

不消说,小钱的话,正击中了程阳的要害,让他一下子沉默下来,无言以对了。

“程阳,不,程支队,你的情况,其实大家都很了解。”知道程阳听进去了,小钱继续劝说,“当初,所有参加行动的队员,全都目睹了李支队的牺牲,直到现在,还有许多队员痛心不已,更何况,你不但看见了李支队被害,还是唯一一个,见到许支队坠崖的人,心理的负重,精神的压力,可想而知!”

叹了一口气,程阳索性“坦白”了,“小钱,既然你说到这一步,我也没什么隐瞒的了,自从A国返回后,我没睡过一天安稳觉,每晚只要一闭眼,全都是李支队中弹,许支队坠崖的场景,赶都赶不走……”

“心理疏导有效果吗?”小钱关切地问。

失落地摇摇头,程阳如实说道,“只去过两次,不见好转。”

“需不需要我陪着你?”小钱好心问。

“不用,”程阳干脆拒绝,“你去了,我反倒更紧张。”

“所以,你现在要做的,是舒缓,是减压,是尽力走出过去的阴影,如果再把两位支队长的照片摆在这里,不是故意加重你的心理负担吗?这不见得是怀念他们最好的方式!”小钱真心说道。

仔细想了想,程阳似乎有些释怀了,“谢谢你,小钱,我答应你就是了,好好调整心理,争取带好队伍。”

“这就对了,我相信你!”小钱鼓励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