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死亡彼岸花

第一百三十章:悲伤的追悼会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2141 2017-02-17 15:34:03

  “这……兄弟们都挂念着您的伤……我……我就随口和他们提了提……”胡一清继续搪塞。

静静地看着胡一清,徐秋许久都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他方开口,“老胡,天凉了,早些回去歇着吧,相信兄弟们。”

“是,谢少主关心,我这就回去。”终于松了一口气,胡一清讨好似的急忙离开了。

这时,盯着胡一清慌乱的背影,徐秋的目光,却更加阴冷了。

省公安厅追悼会现场

“同志们,今天,我们怀着悲痛的心情,悼念我们的好同事,好战友,许致远同志和李汉中同志。2013年10月15日,两位同志在参加‘彼岸花’集团的跨国清缴行动中,先后被犯罪分子残忍杀害,牺牲在了异国他乡。许致远同志和李汉中同志,是优秀的公安战士,更是我们学习和工作的楷模,他们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什么才是一个公安战士的职责和义务!虽然他们离我们而去,但他们的精神,却永存我们心中!许致远同志和李汉中同志自加入公安队伍以来,始终兢兢业业,克己奉公……”

追悼会上,厅长袁兴业正在用沉重忧郁的语调念着悼词,现场气氛凝重到了极点,看着遗像中,略带笑意的许致远和李汉中,每个人的脸上却更加悲伤了。

曾经,一起朝夕工作,一起并肩战斗,一起谈笑风生的场景,还历历在眼前,谁都不愿相信,如此鲜活,如此正直,如此优秀的两个人,就这么离开了,再也不会见到。思及到此,一股无法化解的悲痛,反复郁结在这方空间中,越来越浓烈。

此刻,站在队伍中的程***本不敢抬头看两位支队长的脸庞,他生怕看见了,就止不住痛哭起来,一旦如此,整个大案要案支队的人,都会被这种情绪带动。

想到此,他不禁死死握住了身旁,小钱的手臂,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但脑海里,却一遍遍地回放着许致远和李汉中生前的样子,尤其是他们遇害之前,许致远的勇敢,李汉中的坚决,都让他心如刀绞,无处释放。

这时,袁兴业念完了悼词,接下来,就是省厅和各市局的领导同志,依依向两位逝者鞠躬告别。

在小钱的引导下,程阳机械性地走完了过程,但此时的痛,已经让他麻木了。

终于,跟随着其他队员,程阳和小钱走出了追悼会现场。阳光射到身上,程阳却只感到了周身的冰冷。

“程阳,别忍着了,想哭就哭吧,过了今天……我们就没机会了……”早已看出程阳的压抑,小钱忍不住说道。

“不……”仍然强忍着,程阳的心绪却平静了一些,“哭不是最好的祭奠办法,如果让许支队和李支队看见,他们一定会失望,如果……让徐秋看见,他一定会得意!我不会做这么傻的事情!!”

“可是……”看着程阳的样子,小钱很是难过,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一时间,两人就停留在了现场之外,既不敢再进去,也不舍得离开。

与此同时,宋鸿轩带着傅翔和江旭东,也走到了二人遗像面前。

面对并肩作战过的战友,三个人都悲伤地走上前,恭敬地鞠躬。

转身前,宋鸿轩再次看了一眼两人的照片,一瞬间,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就如上一秒钟发生的事情,如此历历在目:

……

“吴晴的事,为什么不通知我们?还有!既然考虑到她会有危险,为什么不在其住处设岗?重点安排保护?!这么重要的嫌疑人,在公安局宿舍出了事!传出去,你我脸上都不好看吧?!”

“致远,你听我解释……”

“用不着解释了!宋局,把事做到这一步,我们大案要案支队的人,心里都很明白,不相信我们是吧?那就把话说清楚,究竟不相信谁?我立刻安排他离开,如果我们整支队伍,你都不相信,我们可以……”

“致远!”

……

“宋局,你的意思,是有人透露过消息吗?这才导致我们工作一直处于被动?!”

“致远,别再猜测了,我此次和你单独谈话,目的很简单,只要你对我个人没有芥蒂,对林港市局没有芥蒂,其他的问题,应该很快就能弄清楚的。”

“我明白了。”

“还有,今天的谈话……”

“我不会告诉第二个人,包括汉中和程阳。”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

“致远……你们全力协助我们破案……我……我们林港招待不周……你多多体谅……”

“别说了,宋局,我们合作得很愉快,也沉重打击了‘彼岸花’集团,其他的矛盾也好,误会也好,都不值一提了。”

“保重吧,致远,还有汉中,程阳,愿你们早去早回,林港还需要你们!”

“放心吧,我也想继续与‘彼岸花’斗下去!”

……

想着一幕幕往事,再想着他们的英勇牺牲以及林港市局曾经对他们的误解和芥蒂,宋鸿轩的心,就像被一刀刀割去那样难过。当他迈出追悼会现场的那一刻,眼泪终于不自主地掉了下来,整个人又显得老了好几岁。

“宋局……”

看着宋鸿轩的样子,傅翔和江旭东也感到了无比的压抑和痛苦。

也就在这时,宋鸿轩看见了不远处的程阳和小钱,不禁拭去了眼泪,快步走了上去。

“宋局,”同时看见了宋鸿轩,程阳首先问候。

“程阳……”看着程阳,宋鸿轩的情绪又变得脆弱起来,“两位支队长都不在了,请你……代他们接受我的歉意吧……”

说着,宋鸿轩就要向程阳鞠躬致歉。

“宋局!您千万别这么做!”见状,程阳急忙扶住他,“事情的前因后果,袁厅长都在会上说得很清楚了……您当时的做法是对的……没有错……”

“唉……”长长叹了一口气,宋鸿轩只感觉心绪无法释怀,“我只等着……事情真相大白的时候……亲口对致远和汉中解释清楚……谁想到……告密者还没查出来……他们反倒……反倒先走一步了……连个机会都没留给我……”

“宋局,您别再说了……只要……”此时的程***本无法承受这种语言,“只要您相信我们大案要案支队,从前的误会都不重要了,我们的支队长……用行动向您证明了一切……”

“是……是他们用行动证明了……可我宁愿不要他们去证明什么……”说着,宋鸿轩的眼泪又充盈了眼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