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死亡彼岸花

第一百二十一章:第三条通道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1959 2017-02-13 08:36:02

  同一时间,许致远和李汉中也顺着吊索来到了山坡前方的峭壁之下。听到上方有人对话,敏锐的许致远立即停住了动作,并暗示李汉中原地待命。

就这样,两位支队长用力攥住绳索,身体紧贴着高耸的悬崖峭壁,静静听着上方传来了一字一句。

这一幕,对面的程阳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看着摇晃欲坠的许致远和李汉中,他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可对这一切,“彼岸花”和徐秋却全然不知。

并且,在“彼岸花”的一再要求下,徐秋终于停住了脚步,小心地将义父放下来,并扶他坐到了一块平坦地草地上,恭敬地问,“义父,您想说什么?”

“秋儿……让义父再看看你……”

意识到自己支撑不了太久,面对着从小被自己带大的义子,向来心狠毒辣的他,内心也不由自主地泛起一股温情。

这时候,只见“彼岸花”温和地摘下徐秋黑色的帽子,一张冷峻却又熟悉的脸,呈现在他的面前,颤抖着抚摸着这张脸,“彼岸花”更是悲从中起,“秋儿……义父没白疼你……到了这个时候……就是你陪着义父了……”

“义父!义父您别说了!我先带您离开!之后再慢慢给您治病!您一定会好起来的!”说着,徐秋又要强行背起“彼岸花”。

“不……不……你听我说……”

拒绝了离开,“彼岸花”继续说,“秋儿……义父的身体……义父自己清楚……距离……距离接应点……还有很长一段山路……担心……担心被警察截住……接应人员不能直接来基地……我……我怕是撑不过去了……如果再不对你说……这个秘密……就……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那……义父您说吧……秋儿……秋儿听着……”说着,徐秋都要掉下眼泪来。

“这……这个……”

终于,“彼岸花”重新拿出那个红色布包,递给徐秋,“打……打开它……”

不知是何物,徐秋连忙接过布包,快速敞开,接过看到了,一把用金链穿起的紫色透明钥匙,钥匙晶莹剔透,非常漂亮,在阳光的折射下,不停闪动着点点金光,直晃徐秋的眼睛,“义父……这……这是什么?”

这个时候,远远看着山坡对面的两个人,再看看悬在山崖上的两位支队长,小蒋都快急疯了,“程警官,到底怎么回事?!眼下正是抓捕的大好时机!许支队和李支队……怎么还不动手?!”

“没看见两人在对话吗?我想,许支队他们一定是听到了重要的内容,所以才延缓了行动。”相比小蒋,程阳更加信任两位支队长的行为判断。

程阳判断得没有错,发觉“彼岸花”体力不支,许致远和李汉中本欲动手,可就是钥匙的突然出现,让他们意识到,“彼岸花”一定要说出一个重大秘密,于是再次停止了行动,继续守候在了悬崖边。

接着,在徐秋的追问下,“彼岸花”终于给出了解释,“秋儿……这就是紫金钥匙……”

“紫……紫金钥匙?它……它是做什么的?!”徐秋又问。

“秋儿……这么多年……你一直负责着‘花粉’运输……可知道……我们集团有几条通道?”“彼岸花”反问。

“当……当然是两条通道……‘河豚’的珊瑚通道和‘郊狼’的水晶通道!”显然,这个“多余”的问题,几乎让徐秋懵了。

“不……”听到这里,“彼岸花”费力地摇摇头,“我告诉你……还有第三条通道……‘水母’的紫金通道!!”

“什……什么……第……第三条通道?!”掌管通道多年的徐秋,听闻还有第三条通道,他几乎是瞠目结舌。

“秋儿……紫金通道是绝密通道……所以……所以义父一直没告诉你……但现在……该是让你知道的时候了……”“彼岸花”气喘吁吁地说。

这时,闻听紫金通道的存在,吊索上的许致远和李汉中也大吃一惊,于是,他们更加确定,当前不是行动的时机,需要听取更多的“彼岸花”秘密。

果然,山坡上的“彼岸花”又开口了,“秋儿,我们家门不幸,出了‘R’这个叛逆!答应义父……将来……将来一定要杀了‘R’!为……为义父出这一口气!!”

“放心吧!义父!”徐秋再也无法抑制,眼泪不停地流了下来,“就算秋儿还有一口气在,也要把‘R’碎尸万段!!”

“秋儿……”紧紧抓住徐秋的手,“彼岸花”仿佛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想要对付‘R’……并不简单……如今……他一定掌握了‘花粉’制作工序,还……还拉拢了‘郊狼’和‘M1’……你……你想占到上风……就必须……必须找到‘水母’……启动紫金通道……再加上……加上‘鳗鱼’的作用……才会有把握……”

“义父,‘水母’是谁?我怎么才能找到他?”徐秋焦急地问。

“‘水母’……在林港……你想办法到了林港后……利用98。7频道的点歌台发出呼叫……‘水母’就会联系你的……记……记住了吗?”详细了告知了联络方式后,“彼岸花”不放心地问。

“我记住了!义父!”徐秋哭着说,情绪也更加激动了,“可是义父……您一定要坚持住……要是没有了您……我该怎么办……我担心自己不是‘R’的对手……”

“别……别担心……义父手里……还有一张王牌……”轻抚着徐秋的手,“彼岸花”说道。

“王牌?什么王牌?”抹去眼泪,徐秋疑惑地问。

这时候,“彼岸花”悉心拿起帽子,再次遮盖起了徐秋的脸庞,又说道,“秋儿……你还不需要知道这些……你就记住……别让更多的人看到你这张脸……就是保护了自己……除……除了义父……不会有人认识你了……但是……你的底细……集团里还有第二个人清楚……”

“还有人知道我的底细?!义父!是谁?!”徐秋紧张地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