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死亡彼岸花

第一百一十六章:真实的红玫瑰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2069 2017-02-09 15:32:02

  “宋局,您的意思是……这处地下室……是秘密训练‘环’的地方?!”傅翔很快理解了。

“对!”宋鸿轩又说道,“非常规训练,加上折磨和虐杀,与‘彼岸花’集团训练‘环’的手段非常相似,再考虑到隆华公司田骁骁的身份,这种猜测就更加站得住脚。”

“太嚣张了!居然把林港当做了批量训练‘环’的据点!并且还是这么残忍的手段!绝不能容忍!”听到这里,傅翔十分愤怒。

“事关重大,必须告诉许支队他们,老傅,你马上通知大案要案支队,半个小时后……”

“抱歉,宋局,我们要向你辞行了,不能再一起合作了。”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许致远带着李汉中、程阳一行人走了进来。

“辞行?致远,此话怎讲?”宋鸿轩很是意外。

许致远随即解释道,“宋局,五分钟前,我接到廖厅长的紧急命令,让我们马上离开林港,连夜赶回省厅。”

“哦?是什么任务?为何这么着急?”事发突然,宋鸿轩完全没有思想准备。

“具体情况,廖厅长也没有过多透露,一个小时后的火车,我们马上就要赶往车站,特地向你,还有傅队,以及所有林港市局的同志辞行。”许致远回答。

“唉……”

轻叹了一口气,宋鸿轩急忙走到许致远面前,紧紧握着他的手,却不知该说些什么,“致远……你们全力协助我们破案……我……我们林港招待不周……你多多体谅……”

“别说了,宋局,我们合作得很愉快,也沉重打击了‘彼岸花’集团,其他的矛盾也好,误会也好,都不值一提了。”许致远笑笑说。

诚挚地点点头,宋鸿轩心里五味杂陈,“保重吧,致远,还有汉中,程阳,愿你们早去早回,林港还需要你们!”

“放心吧,我也想继续与‘彼岸花’斗下去!”许致远坚定地说。

随即,许致远又下意识向前走了一步,暗示性地对宋鸿轩说道,“宋局,据我猜测,我们此次回去,应该与你之前担心的事有关。”

“你……你是说……”一听这话,宋鸿轩立即紧张起来。

“别着急,我只是猜测,如果有了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许致远同样真诚地说。

“谢谢!谢谢了!一路保重!”紧握着许致远的手,宋鸿轩再三说道。

“你也保重!”说完,许致远就带领一行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林港市公安局宋鸿轩办公室

“宋局,听说隆华公司被清查,田骁骁和小郭都死了,吴晴和她父亲,坚持想搬回原住处,不想给我们添麻烦了,想请示一下您,是否……”

“随他们吧,这点小事,你做主就行了。”挥了挥手,宋鸿轩看起来很疲惫。

“还有,旭东也坚持归队,是不是……”

“再等两天吧,告密者身份应该很快就清楚了,不急这一会儿。”宋鸿轩又说。

“宋局,您是不是有心事?”终于,傅翔忍不住问。

“说不好……总之很矛盾……”宋鸿轩终于说出了心里话,“一方面,觉得对不住大案要案支队的同志们,另一方面,总无法排除对他们的怀疑……事到如今……我比谁都渴望……赶紧查出告密者的身份。”

“宋局,您千万不要压力过大。”知道宋鸿轩的心绪,傅翔连忙安抚,“这段时间,情况一直很复杂,‘彼岸花’和告密者夹杂在一起,任谁也难以应付,您能处理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愿能早点……”

“报告!”

这时,夏冰急切的声音传来。

“进来说话。”宋鸿轩说。

“宋局……傅队……我……我有……”

或许太过着急,夏冰居然说话都不顺了。

“慢慢说,究竟怎么了?”傅翔问。

“我……我应该找到这本《张爱玲文集》的秘密了!!”夏冰兴奋地说。

“什么秘密?!赶紧说说!”宋鸿轩催促。

“张爱玲的作品,此前我就读过不少,这一次,我又把文集完整看了一遍,结果锁定了这篇小说,即《红玫瑰与白玫瑰》。”说着,夏冰把文集翻到了《红玫瑰与白玫瑰》这一篇。

“这篇小说写了什么?与‘彼岸花’集团有什么关系吗?”傅翔问。

“内容无所谓,不过是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之间的情感故事,有问题的是小说题目!”夏冰进一步分析说。

“题目?‘红玫瑰与白玫瑰’?有什么问题吗?”傅翔还是不理解。

“我反复琢磨过,这本书唯一与‘彼岸花’集团,确切的说,是与‘R’的分支有关联的,应该就是这个题目,‘R’负责‘花粉’改装的负责人,名为‘蓝玫瑰’,而这篇小说题目中,偏偏也含有‘玫瑰’这个关键词。于是,我又查阅了一下以往的案件卷宗,结果,在‘M’温泰写的一份‘彼岸花’集团交代材料中,我找到了线索!温泰在材料中提到,‘蓝玫瑰’还有下线,代号应该是‘黄玫瑰’和‘红玫瑰’!!所以我认为,田骁骁给我这本书,应该是暗示自己在集团中的真实身份,是‘红玫瑰’!而不是我们预测的‘蓝玫瑰’!并且,她与‘蓝玫瑰’之间,还间隔着一个‘黄玫瑰’!”夏冰信誓旦旦地说。

“没错……”反复比对着小说和卷宗,傅翔也表示认同,“回忆田骁骁与我的通话内容,她想告诉我的,也应该是自己的真实身份!”

“夏冰,做得不错!你这位刑警队的‘文艺女青年’,终于派上用场了!”弄清了文集的秘密,宋鸿轩不由夸赞。

“宋局过奖了,我也是瞎想的……”又是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夏冰笑着说。

“可这样一来,事情就更加复杂了。”奖励过后,宋鸿轩的脸色接着又沉了下来,“如果田骁骁只是‘红玫瑰’,那就说明,我们投入了这么多精力,打掉的,只是‘R’手下的一个小人物。在田骁骁之上,还有更难对付的角色在等着我们!”

“不管有多难,必须把他们一网打尽!”傅翔坚定地说。

“对!必须一网打尽!”宋鸿轩也同样坚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