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死亡彼岸花

第九十七章:搜查一无所获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2033 2017-01-24 10:50:02

  “这就更说明,潘飞与他是一伙的。”许致远也说。

“他死不吐口,难道就要把他移交了吗?”显然,李汉中很不甘心。

“这个结果不意外,毛中和本就不好对付。”似乎早料到这个结果,许致远并没有太沮丧。

“程阳已经去搜查潘家,询问潘飞了,希望有收获。”李汉中又说。

“不仅是潘飞,杜静也不要遗漏!夏冰此前的问话,已经对她造成了压力,如今毛中和杀人罪名坐实,她很可能会扛不住。”许致远坚定地说。

潘飞家

“你们这是做什么?!凭什么搜查我家?!我要控告你们!!”眼看着刑警队员们进入了毛中和的房间,潘飞的情绪几乎要崩溃了,态度也十分恶劣。

“潘董事长,你说错了,我们搜查的是毛中和的房间,并不是你家。”程阳很平和地说。

“你……你们凭什么……”

“毛中和涉嫌故意杀人,证据确凿,这毋庸置疑,如果潘董事长再行干扰,性质可就不一样了!”程阳毫不客气地说。

“我……我……”

一时间,潘飞焦急又抓狂,不知如何是好,可突然间,毛中和曾对他说过的话,犹如惊雷一般响彻在他的耳边:

“小南!千万记住一点,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出了事,你什么都不要承认!!不论别人怎么问你,你必须咬牙坚持住!!我之所以单枪匹马做事,就是为了不连累你!!只要你安全,你大哥的仇才有希望报!”

如今,他依赖又信任的毛叔,真的出了事,独留他自己应付这些复杂的局面,潘飞,真的着急又后悔。他后悔,自己应该早点成熟起来,不该事事依靠毛中和。毛中和真的栽了,剩下的路,自己该怎么走?他真的迷惘了。

“潘董事长,你为什么只在意毛中和的房间被搜查,而不意外他涉嫌故意杀人呢?”潘飞的表情变化,自然没有逃脱程阳的眼神。

“我并不意外……”

刚说到这里,潘飞突然意识到什么,猛得停住了,同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不意外?难道说,潘董事长事先知道了毛中和的行为?”程阳继续追问。

“胡说!”程阳的话更刺激了潘飞,“他是我的副董事长,我的管家,但不是我的随从!我的奴隶!他做什么事,我怎么会知道?!”

“潘董事长不要激动,我并不是怀疑你。”故意笑笑,程阳接着说,“看得出,你对毛中和的感情很深,如若不然,也不会一起从A国返回林港。不过顺带问一句,你们真的是回来开办食品公司的吗?”

“你什么意思?!以为自己是警察就了不起吗?!就可以信口开河吗?!我和毛叔离开A国,就是为了回国投资办企业的!这几年,非凡公司一直是全市的纳税大户,连你们市领导都要敬我几分!你个小警察还在这里大放厥词!小心我告你!”潘飞情绪更坏了。

“回国投资办企业,这当然是好事,我也很敬佩潘董事长,可我不太明白,兴办企业为什么还要篡改个人资料呢?”程阳一步步引导。

“什么篡改?!什么乱七八糟的!当心我告你……”

“不要张口闭口就要告我,你还是防备着,什么时候被别人告吧!?徐—南—”程阳一字一顿地说出了这个名字。

“你?!”

闻听这个名字,潘飞就像听见了一声炸雷,脸色“刷!”地就变得惨白。

“怎么?这个名字很刺激你吗?”程阳故作平静。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潘飞再也坐不住了。

“这你不用管。”程阳针锋相对,“我只是很奇怪,兴办企业这种光荣的事情,难道还要隐姓埋名吗?是不是……你们兴办企业是假……对付‘河豚’等人才是真……”

“真是一派胡言!”被程阳一再刺激,潘飞,应该是徐南,情绪更加失控了,“我不喜欢这个名字!总可以吧?我乐意改,总可以吧?!你们无权干涉!!”

“程阳,房间和公寓附近都搜遍了,没发现其他线索。”这个时候,小钱走近说道。

“‘河豚’被害现场的鞋呢?”程阳小声问。

“也没找到,估计被处理掉了。”小钱无奈地说。

“收队吧。”看了一眼“气势汹汹”的徐南,程阳一行人随即离开了。

杜静住所

“你……你说得都是……都是真的?!毛……毛叔他故意……故意杀人?!”听了夏冰的话,杜静双眼睁得滚圆,眼神中全是不安和害怕。

“我们没必要骗你,毛中和目前已被拘捕,你的丈夫也在接受调查。”相比夏冰,陶锐的话更加直接。

“我丈夫……不不……他与这件事没有关系……他一定没关系的……飞……潘飞他不是这样的人……”

“是徐南!!”夏冰终于说出了这一点。

“啪!!”

夏冰话一出口,杜静身体猛得一哆嗦,手中的水杯也瞬间跌落在地,碎了一地。

“你早就知道丈夫不叫潘飞,叫徐南,对吗?你也早就知道,他与毛中和来林港,目的不是开办公司,对吗?你也知道……”

“别说了……求你别说了……我……我命苦啊……还有我孩子……他也命苦啊……”

死死堵住耳朵,杜静伤心至极,不由痛哭起来。

见状,夏冰和陶锐只能耐心等待。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杜静才停止了抽泣,情绪也慢慢安静下来。

“杜静,我之前就对你说过,单独和你谈话,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给你一次机会,一次拯救丈夫,拯救孩子,拯救家庭的机会!”

认定杜静听进去了,夏冰继续说道,“可以告诉你,毛中和虽然杀人罪名确凿,但他却求生心切,急于戴罪立功。目前在审讯中,他已经默认,自己的行为有人指使。你想想看,如果他一口咬定指使人就是你的丈夫,那么……”

“不!不是的!我丈夫什么都听毛中和的!怎么可能指使他?!是毛中和……毛中和一直怂恿我丈夫回林港报仇的!!”听闻徐南可能有麻烦,杜静情绪一下子爆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