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死亡彼岸花

第九十六章:拒不招供的嫌疑人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2018 2017-01-23 10:46:02

  “那就好,”宋鸿轩欣慰地点点头,“去忙吧,但调查工作不要放松。”

“明白……”

“铃铃……”

结果,不等傅翔把话说完,他随身的手机,就发出了一阵悠扬的铃声。

“宋局,是秦峰的电话。”翻开手机后,傅翔立即说。

“赶紧接!一定是找到强子了!”宋鸿轩催促。

“秦峰,什么情况?!”电话接通后,傅翔立即问。

“报告傅队!已经锁定强子藏身之所,在一混合小区的1号公寓,目前公寓出入人员很多,而强子手里又有武器,我个人建议,先行盯控,等小区过了人流高峰再动手,以免误伤群众!”电话中,秦峰理性地请示。

“我同意,但切不可惊动强子!”傅翔当机立断。

“是!”应声后,秦峰就挂断了电话。

“宋局,强子找到了,但手中持有武器,陶锐他们人手不够,我立即派人支援!”傅翔再次向宋鸿轩汇报。

“好!”宋鸿轩表示同意。

得到应允后,傅翔即刻转身,准备离开。

“铃铃……”

可没想到,不等傅翔迈步,手机再次响起,仍是秦峰的来电。

“报告傅队!发现意外情况!!”这一次,秦峰的语气变得十分急促。

“别着急,慢慢说,什么情况?”傅翔问。

“我们刚刚监控到,非凡公司副董事长毛中和进入了小区!”秦峰急促说道。

“你说什么?!毛中和出现了?!”傅翔很是意外。

听到消息,宋鸿轩也紧张地站起身来。

“确定是毛中和!他现在已经靠近了1号公寓!我怀疑,他也是冲着强子去的!”秦峰已经快速做出了判断。

“严密监控!!一定阻止他!决不允许‘河豚’的事件再次发生!!”得知新情况后,傅翔的心又一下子揪了起来。

“是!”秦峰干脆回应。

“毛中和又牵涉进来了?”宋鸿轩忙问。

“据秦峰报告,他很可能想对强子动手,就像杀害‘河豚’一样!”傅翔回答。

“也好,”听后,宋鸿轩沉稳地说,“他老谋深算,之前我们取证不得,这一次,他倒是自投罗网了!”

“没错,老狐狸这次失算了!他没想到,我们比他先找到了强子!”傅翔也说。

“铃铃……”

铃声第三次响起。

这一次,傅翔干脆走到宋鸿轩面前,按下了手机免提键,“秦峰,什么情况?!”

“报告傅队!”

紧接着,房间内响起了秦峰干脆的声音,“毛中和企图采用相同手段,通过天台靠近强子公寓,但行凶未遂,已被我们当场拿下!凶器也已收缴!同时逮捕了强子,缴获仿五四式手枪一支!只是在反抗过程中,强子手臂被凶器划伤,需要进行伤口处理!”

“让雷亮先把毛中和带回来!交给大案要案支队审理!你立即带强子去就近医院处理伤口,之后听我安排!”傅翔回复。

“明白!”秦峰回应。

“干得漂亮!如此一来,毛中和就休想狡辩了!”听到结果后,宋鸿轩很是满意。

“宋局,旭东提过,想尽力争取强子。向您请示一下,能不能把审讯强子的地点,安排在中心医院附近的派出所?”傅翔礼貌地问。

“也好,你去安排吧,许支队那边我负责解释。”宋鸿轩回应。

“谢宋局!”傅翔道谢。

林港市公安局“6•23”专案组审讯室

“说说吧,为什么要杀害强子?”面对毛中和,许致远沉稳地问。

“我没什么好说的,既然落到你们手里,悉听尊便吧!”老道的毛中和把手一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毛中和,你是不是认为,强子没死,你最多是杀人未遂,判不了死刑?!那我就明摆地说,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这时,严肃的李汉中迅速出示了杀人凶器,一根很短的铁棍,继而说道,“不要以为,把血迹洗干净了,就不会有人知道,这根铁棍,曾经杀死了‘河豚’!!”

李汉中话一落音,毛中和身体明显抖了一下,脸色也立即变得灰暗。

“觉得不可思议吗?那是因为你无知!”抓住机会,许致远接着发起攻势,“不管什么物品,只要沾染了血液,永远不可能完全清除!我们已经在这根铁棍上,提取到了死者‘河豚’的血液!这就说明,当初杀害‘河豚’的凶手,就是你!!”

依然低头不语,但毛中和的气势已经消减了许多。

“说吧,主动交代还能减轻罪责。”李汉中又劝说。

许久,毛中和仍是不发声。

“你保持沉默,是为了保护幕后主使吗?”许致远故意问。

“不!没有主使!都是我自己做的!都是我自己!”一触及这个话题,毛中和瞬间变得很激动。

“这么说,你承认杀害‘河豚’了?”许致远乘势追问。

“随你们怎么定罪吧,我无所谓。”没想到,毛中和还是抵死不认。

“对你而言,潘飞这么重要吗?”许致远再问。

“我早就说了!事情是我做的!随你们怎么处理!可与潘飞没有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毛中和情绪再次失控。

“再问一遍!‘河豚’是你杀的吗?!”李汉中严厉地问。

“我说过,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死也罢,坐牢也罢,我认了!”毛中和仍然强硬。

“你的动机是什么?‘河豚’暂且不论,强子与你有什么冤仇?!据我们了解,你们二人此前没有过交叉点,更没有结过仇。”许致远没有放弃。

“我愿意!我看他不顺眼!这样可以了吧?!”毛中和索性狡辩起来。

“一个堂堂的公司副董事长,居然为了意愿去杀人,这样可真是匪夷所思!”李汉中的言语中夹杂着讽刺。

没有说话,毛中和继续保持冷漠。

“先把他带下去吧。”与李汉中简单商议之后,许致远随即说道。

“看起来,他是一心想自己扛了。”待毛中和离开后,李汉中不由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