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死亡彼岸花

第八十章:供出水晶通道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2041 2017-01-12 16:10:02

  “你们……想知道什么?”虽然还有些迟疑,但想想年老的母亲,仲凯终于下了决心。

“这个人是谁?”出示了秃顶男人的照片,许致远随即问。

“他代号‘河豚’,珊瑚通道的负责人,‘X’的下线,但我不知道他的真名字。”仲凯回答。

“珊瑚通道?”许致远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是,”仲凯确认说,“‘珊瑚’是‘河豚’经营通道的代号,由方圆快递和顺明快递组成,负责‘花粉’的运输。”

“除了珊瑚通道,‘彼岸花’还有没有其他备用通道?”李汉中再问。

“我不知道,”仲凯立即摇摇头,“我的任务,就是经营顺明快递,并单线传递‘X’对‘河豚’的指令。”

林港市公安局“6•23”专案组第一审讯室

“有!还有一条水晶通道!负责人代号‘郊狼’!”被问及相同问题时,温泰给出了更多的回答。

“水晶通道?!”听到这个答案,傅翔不禁一惊,“它也在林港吗?具体通过什么方式走货?”

“不清楚。”温泰摇摇头,“自我加入‘彼岸花’以来,集团一直用珊瑚通道走货,水晶通道还从没有被启用,‘郊狼’我也没见过。”

“那你呢?下线就只有‘M2’庞晋吗?”傅翔又问。

“不,还有‘M1’,庞晋只负责林港市场,外地市场都由‘M1’负责。”温泰说道。

“还有‘M1’?!”闻言,傅翔更惊讶了,“他身份是什么?现在什么地方?!”

“我……我不知道……”提及“M1”,温泰很是为难。

“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懂!他是你的下线,你会不知道他的身份?!”一听如此,陶锐立即催促。

“按……按照集团规矩……上线肯定是了解下线的……可……可这‘M1’是个例外。”一见陶锐有了情绪,温泰也急了。

“那你说说,他怎么例外了?”陶锐问。

“他是‘彼岸花’从A国派来的,身份我不清楚,因为不熟悉林港,名义上才成了我的下线,但之前的老客户、老买家,都是他联系着,权限比我大,只听‘彼岸花’的指挥,至于我,不过是个虚设,除了庞晋手下的人,我都说了不算。说实在的,‘M1’才是真正意义上的‘M’。”温泰无奈地回答。

“见过这个吗?”随即,傅翔出示那个写有数字“6”的号牌。

只看了一眼,温泰就一声苦笑,“你们是在庞晋尸体旁发现的吧?我认识,那是‘蝮蛇’的东西。‘蝮蛇’是‘彼岸花’亲自训练的杀手,专门清除集团内的高层人员,自‘M2’级别之上的人,一旦犯错、退出或是背叛,就都由‘蝮蛇’解决。”

“你见过‘蝮蛇’吗?”傅翔问。

“没……没有…………”一听此话,温泰吓得脸都变了,“集团内活着的人……是不可能见到‘蝮蛇’的,一旦见到了……就说明……你很快就是个死人了。”

“那‘6’代表什么?”陶锐问。

“代表‘六杀’中的第六条罪名:重大过错。”温泰的答案,与之前的预想是一致的。

“除此之外,关于‘彼岸花’集团,你还知道什么?”最后,傅翔又补充问。

“我之前听说,老板‘彼岸花’曾被信任的人背叛过,差点送了命。后来,老板建起了‘彼岸花’集团,又向那人报了仇,直到今天,那个背叛者的尸骨,都被老板挂在房间里。但这些……我都没亲眼见着……不知是真是假。”努力想了想,温泰又说。

“什么?!尸骨被挂在房间里?!”一听这话,年轻的陶锐不由寒毛直竖,只感觉瘆得慌。

“能说说具体情况吗?”傅翔要求。

“我就知道这么多,还是上线环无意间透露的。不过……”说到这里,温泰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不过我知道,‘彼岸花’之所以使用‘环’,就与这件事有关。心腹的背叛,让‘彼岸花’不再信任任何人,也让他意识到,会做事的人必定不可靠,而可靠的人不见得会做事,于是,他干脆把两者分开,单独训练一批思想简单却非常忠诚的人,把做事的人分隔开,以保证自己牢牢控制着整个集团。”

“在你看来,‘环’与普通成员,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傅翔继续提问。

“很简单,如果脱离‘彼岸花’,普通成员还能继续生活,而‘环’将一无所有。许多‘环’,都是自小接受训练洗脑,与社会完全脱离了,可以这么说,除了依靠‘彼岸花’,忠于‘彼岸花’,他们没有任何出路。”温泰如是说。

“‘彼岸花’的罪行,真是令人发指!”听过这些,傅翔不禁恨恨地说。

“说句话……你们可能不相信……”听见傅翔的话,温泰也忍不住开口了,“其实……我加入‘彼岸花’不久,就有些后悔了,当初,我的想法很简单,迪厅生意越来越惨淡,想另寻出路,‘彼岸花’集团的出现,我以为看见了出路,可没想到……真是掉进了无底深渊,一想到‘彼岸花’是那么残忍的人,我就想退出,继续经营我的迪厅,至少能有个安稳日子,可是……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回头就是死……庞晋被杀那几天……我天天都做噩梦……唉……”

重重叹了口气,温泰又说,“你们抓我那天,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点都不慌张,只觉得是解脱了……彻底解脱了……”

“尽管你有苦衷,但跟着‘彼岸花’,也做了不少坏事吧?如果没猜错,馨馨甜品店老板文宾,在地下停车险些被人害死,是不是与你有关?!”对这个案子,傅翔始终记忆犹新。

“是……是我安排人做的……”温泰诺诺地说,“每一批‘花粉’进入市场,我的下线环都会暗中盯梢,文宾的甜品店开始卖假‘花粉’,很快就被发现了,集团……为了惩罚他……就命我派人做了他……”

“有一件事,需要向你核实。”想到了最重要的一点,傅翔又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