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死亡彼岸花

第五十八章:争执的夫妻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2157 2016-12-29 15:56:02

  “有道理。”赞同地点点头,宋鸿轩继而询问傅翔,“庞晋被杀的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凶手还没有线索,但初步认定,是‘彼岸花’集团所为。”傅翔很快解释道,“案发之后,雷亮再次提审过刘鹏。刘鹏虽然不认识案发现场的‘6’字号牌,却基本能够肯定,杀人者,是‘彼岸花’集团内的专业杀手,一个代号为‘蝮蛇’的人。他是‘彼岸花’亲自训练的杀手,专门清理集团内的背叛者和犯错者,杀人手段,正是一刀割喉。另外,号牌的背面,就是刻有蝮蛇的图案。数字‘6’,很可能代表被杀者的罪名,‘彼岸花’集团内的‘六杀’,第六条则为‘重大过错’,与庞晋丢货的责任相符合。由此判断,庞晋的死,是为蓝莓饼干的丢失而付出的责任代价。”

“真是残暴的犯罪组织!一定要尽快铲除!”想到“彼岸花”的暴行,宋鸿轩是怒从中来。

“宋局,目前‘M2’被杀,我们在销售分支上的线索就暂时断了,我认为当务之急,还是找到那个经常去方圆快递寄大件的,中年秃顶男人,他是‘X’的人。这次非凡公司事件,也是‘X’手下的人做的,这就说明,除了‘M’之外,‘X’的运输分支也跳了出来,我们应该尽快取得突破。”会议进行到这里,许致远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许支队说得很对,我们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就是尽快找到这个秃顶男人,从‘X’的分支找到新的突破口。”宋鸿轩立即附和说。

潘飞公寓

“毛叔,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警察居然搜查公司?!还说公司和‘花粉’有关?这不是可笑吗?!”公司被傅翔全面搜查之后,潘飞的心绪,很是压抑。

“警察倒是不怕,毕竟我们与‘花粉’没有关系,我现在担心的是……”说到这里,毛中和不免迟疑起来。

“毛叔,你倒是说啊,在担心什么?”见毛中和吞吞吐吐的样子,潘飞又急了。

“我担心……这好端端的……我们公司里怎么会出现‘花粉’包装盒呢?这是不是‘彼岸花’故意给我们泼的脏水?!”毛中和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毛叔!您……您是说……‘彼岸花’已经注意上我们了?!”听了这话,潘飞不禁寒毛直竖。

“不好说,毕竟我们在明,‘彼岸花’在暗。”毛中和说道。

“那……那怎么办?我还没为大哥报仇,难道就要让‘彼岸花’……”

“小南!你能不能有点出息!?”看到潘飞焦急不安的样子,毛中和很是不满,“你整天心心念念地找‘彼岸花’报仇,现在可好,‘彼岸花’影子还没找到,你就先害怕了?!”

“对……对不起,毛叔,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害怕毛中和的指责,潘飞只能强装镇定。

“情况还不明朗,需要走一步看一步。不过我相信,既然‘彼岸花’能找到我们,我们也能找到他!到那时,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毛中和恨恨地说。

“笃!笃!”

二人谈话间,忽然想起了温和的敲门声。

“一定是小静。”

说话间,潘飞已经快步上前,打开了房门,果然,房间外站立的,是潘飞美丽娴静的妻子,杜静。

“飞,我为你煮的夜宵,你趁热吃一点吧,毛叔,我也为您准备了。”进屋后,明眸皓齿的杜静一笑,柔和地说道。

“谢谢小静费心,我不必了,潘飞忙了一天,该陪陪你了。”看到杜静后,毛中和立即转换了一张笑脸,一番虚套过后,他就离开了。

“小静,夜宵真好吃,你手艺越来越棒了!”这时,狼吞虎咽地吃着夜宵,潘飞不住地夸奖。

“你喜欢就好。”杜静还是柔柔地说着。

“小静,毛叔说得对,最近我太忙了,陪你的时间都少了。”看着为自己忙碌的妻子,潘飞的眼中,充满了暖意。

“没关系,飞,我理解你。”杜静依然笑着。

“小静,还是你对我最好。”自然牵起妻子的手,潘飞的目光更温柔了。

“飞……我听说……”似乎有些犹豫,杜静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潘飞问。

“我听说……公司和‘花粉’扯上了关系……警察都找上门了……”

“哪个多嘴的人对你说的?!不要听这些无聊的话!”结果,听到妻子提及这件事,潘飞立即变得十分不悦。

“飞!别瞒我了!我知道这是真的!”见潘飞态度不好,杜静也变得激动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忘记复仇!还是要去招惹‘彼岸花’!?忘记过去,和我好好过日子不可以吗……”

“不可以!”妻子的话,显然激怒了他,“小静,我早就告诉过你!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可唯独这件事,我不会改变!你也不要逼着我改变!不然的话,我们只能一拍两散!”

“你……”

看着无情的丈夫,杜静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继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看着妻子伤心的背影,再想想身上背负的仇恨,潘飞不禁重重叹了一口气。

林港市公安局宋鸿轩办公室

会议结束后,与会人员很快四散离开了。

劳累了一天的宋鸿轩,也准备简单收拾之后,就回家休息。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傅翔已经站到了办公室门口。

“老傅,还有事吗?”宋鸿轩问。

听到宋鸿轩的声音,傅翔干脆一脚迈进房间,继而小心关上了房门,“宋局,我有情况……想单独向您汇报。”

“什么情况?”宋鸿轩问。

“非凡公司的案子……我认为还有隐情。”踌躇之后,傅翔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隐情?什么隐情?”宋鸿轩又问。

“我一直在想,‘彼岸花’收买王大壮,销毁‘花粉’包装盒,这原本是没有意义的事。试想,如果‘彼岸花’真想销毁包装盒,根本不需要借助王大壮,他们完全可以自行办理。”傅翔开始分析。

“这一点,许支队已经提到了,‘彼岸花’试想借助非凡公司,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宋鸿轩回应说。

“可如果,在包装盒被烧毁当晚,没有程阳几人的监控,这些事情就不会有人发现,‘彼岸花’又如何把注意力吸引到非凡公司呢?”傅翔进一步提出疑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