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死亡彼岸花

第四十五章:公安厅长的不满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2066 2016-12-21 16:32:02

  “啊……”

吓得一吐舌头,夏冰很是囧,“对不起……对不起……许支队、李支队、程警官,你们都太年轻了,我不知道……是厅里的领导……”

“哈哈哈……”

一时间,大家都被夏冰的直率逗乐了。

“许支队,看来咱们还不显老!”李汉中笑着说。

“夏冰,请你对我们这些‘年轻’领导说一说,排查什么结果?”带着诙谐的口吻,许致远又返回了正题。

“哦……”

经由许致远的提醒,夏冰才急忙呈上自己的排查资料,“报告许支队,经过对全市工厂企业的排查,目前锁定了一个可疑目标,即林港市非凡副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为潘飞。经查,潘飞是A籍华人,祖籍林港。上世纪八十年代,潘飞正是在出国热潮下,跟随家人去了A国,直到四年前,他突然返回林港,投资副食品行业,创建了非凡公司,经营范围主要是碳酸饮料、果汁和甜点。可以说,非法公司符合所有‘花粉’生产改装的条件,出现在林港的时间点也非常合适,正是‘彼岸花’在A国销声匿迹的时候。”

“傅队,当前情况复杂,头绪也很多,我们初来乍到,林港许多情况还不了解。我建议,应该请示一下宋局长,集合专案组所有人员开个会,对任务进行一下统一分配,以便今后的工作更加理顺。”听过夏冰的汇报,许致远提议说。

“好,我立即联系宋局。”傅翔即刻说。

林港市公安局宋鸿轩办公室

其实,在傅翔走后,宋鸿轩独自坐在办公桌前,考虑了很久。

即将行动的关键时刻,“M2”庞晋突然接到警告电话,放弃了与“环”的接头。

方圆快递公司本已暴露,所有线索却在傅翔赶到之前被付之一炬,只剩下一枚铜戒指。

考虑到这些,宋鸿轩不是没想过,傅翔所说的可能性,但稳妥持重了半辈子的他,已经习惯了安稳的工作现状,他真的不愿相信,那些看似不真实的电视电影情节,真的会出现在林港,出现在自己身边。

队伍内有人向“彼岸花”透露消息?

是这样吗?真是这样吗?

一时间,傅翔的声音又回荡在他的耳边:

……

“即便他们听到了风声,动作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因此,只有一种可能,有人提前通风报信了!”

“通风报信的人,就在许支队带领的大案要案支队中。因为,那张方圆公司的快递单,是许支队他们昨天晚上在松木市找到的,等我们知道消息,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夜。”

“行动当天,我们是上午九点三十分结束了会议,继而,由刑警大队整理了会议记录上报给了省厅,等到省厅了解情况时,时间一定接近中午了,如此一来,庞晋在正午时分接到电话,逻辑上就成立了。”

……

纷乱的头绪,让宋鸿轩真有些招架不住了。看着右前方的那部电话,他的手,几次放下,几次抬起,终究下不了决心。

终于,反复思考之后,宋鸿轩坚定了想法,迅速拿起电话听筒,直接拨通了袁兴业办公室电话。

“喂?”

很快,电话里响起了厅长袁兴业的声音。

“您好,袁厅长,打扰了,我是林港市局宋鸿轩。”宋鸿轩恭敬地说。

“老宋啊,有什么事吗?”袁兴业问。

“袁厅长,冒昧给您打这个电话,是有一些特殊情况,想向您单独汇报。”犹豫再三,宋鸿轩还是说出了意图。

“特殊情况,是什么?”袁兴业再问。

“根据庞晋和方圆快递的情况,我怀疑……”

紧接着,宋鸿轩如实汇报了工作中的异常情况,以及自己的怀疑,同时没有避讳,提到大案要案支队。

可让宋鸿轩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结束汇报很长时间了,电话那头迟迟没有动静。

袁兴业的静默,让宋鸿轩很是不安,他不禁小心请示到,“敢问袁厅长……”

“宋鸿轩!”终于,袁兴业发话了,但语气却很不佳,“你是公安战线老同志了,负责林港市局多年,维护一方平安,成绩也有目共睹,我敬重你,从未挑剔指责过你!可这次,我要破例批评你了!遭遇了‘彼岸花’集团这样的对手,你和整个林港市局都感到压力大,担子大,有点畏难情绪,我可以理解!也可以给你们时间!可是你!宋鸿轩!有困难可以想办法克服,你绝不能怀疑自己的同志!尤其是我的大案要案支队!”

几声粗重的喘息后,袁兴业继续说道,“宋鸿轩,你知道吗?他们接触‘彼岸花’,要你们早得多!这次听说‘彼岸花’出现在了林港,他们整个大案要案支队主动请战!他们之中,许致远、李汉中、程阳,还有许多支队队员,哪个人不是暂时撇下妻儿老人,从省城到了林港?!你心疼你的兵,我也心疼我的兵啊!老宋,我严肃地警告你,案子有困难,可以推迟几天破案,我不会为难你!你担心‘黄雀’的安全,也可以控制‘黄雀’计划的知情范围,不向许致远他们透露,我也不干涉你!但是!绝不能再怀疑并肩作战的同志!尤其是我省厅的同志!如果再有下次,我决不轻饶!”

严厉批评之后,余怒未消的袁兴业,就“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一瞬间,听着听筒里的“嘟嘟!”声,宋鸿轩的心情不禁沉到了谷底。

A国“彼岸花”秘密基地

“老板,‘X’到了。”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手戴金戒指的“环”,恭敬地对“彼岸花”说道。

“让他进来,我要单独见他。”“彼岸花”依旧是阴沉的声音。

“知道了。”“环”旋即退了出去。

紧接着,徐秋走了进来。

“这么急着见我,出什么事了?”看到一袭黑衣的徐秋,“彼岸花”问。

“‘鳗鱼’传出消息,方圆快递被查封了,‘环’被中国公安抓走,但一个字没有吐,公司里的资料也被他全部毁掉了。”徐秋首先说。

“那‘河豚’和另一个快递公司呢?”“彼岸花”又问。

“暂时安全。”徐秋回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