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死亡彼岸花

第二十七章:强大的对手

死亡彼岸花 云卷-云舒 2048 2016-12-09 16:40:02

  “因为……只有当你的上线出了事,或是犯错被杀,或是被警察抓走,组织才会考虑,让下线顶替上线的位置。如果哪个人主动想提高层级,就是对上线的诅咒和背叛,是绝对不允许的。”刘鹏解释。

“上线犯错,下线难道不会受牵连吗?”听到这里,江旭东有些疑惑了。

“在‘彼岸花’里面,对责任的追究是很细致的,在哪一层级出的问题,就由哪一层级的成员负责任。比如我们运送‘花粉’,只要收到矮瘦男人的指令后,‘花粉’一旦出了问题,责任就是我们三人的。可如果,在‘M2’还没有向我们发出指令前,‘花粉’就暴露了,那就由‘M2’承担责任,同我们就没有关系了。”刘鹏回答到。

“可不可以这么理解?一旦你的上线‘M2’出事,‘彼岸花’集团就会从你们三人中,择优挑选出一个,担任新的‘M2’?”江旭东试探性地问。

“择优挑选是一定的,但不仅是我们三个人,‘M2’手下的人绝不止我们。但其他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了。”刘鹏回答到。

“最后一个问题,馨馨甜品店老板文宾此前在地下停车场遇袭,和你们有关系吗?”江旭东问。

“没有!绝对没有!”一听这话,刘鹏坚决否认,“我们只是听从指令,运‘花粉’,其他什么事都没做过!”

“秦峰,让他看一下审讯记录,如果没什么问题,让他在上面签字。”江旭东吩咐道。

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办公室

“宋局!”

“宋局,这么晚了,您怎么过来了?”

忙碌间,看到局长宋鸿轩走进了警队办公室,傅翔、江旭东两位队长急忙迎了上去。

“案子已经到了关键时候,我想过来给你们打打气。”宋鸿轩温和地说。

“谢宋局鼓励!”傅翔急忙说道。

“对刘鹏三人的审讯结束了?”宋鸿轩接着问。

“全部结束了,秦峰正在整理审讯材料。”江旭东很快回答到,“从三人的供词来看,所反映的情况基本一致,主要线索有以下几点,一,‘彼岸花’集团早在四年前,就开始在林港扩大势力范围,寻找的主要对象,是物质和精神都十分匮乏甚至绝望的人,以此来控制其利益和思维,引导其死心塌地的为集团卖命。二,‘彼岸花’集团内的人员结构组成非常严谨,将做事者和传递消息者完全分开,大大增加了我们的调查和打击难度。三,‘彼岸花’集团内部的规矩十分严酷,动辄就会剥夺内部成员的性命,这对我们也是个警示,工作中一定要谨慎再谨慎,否则线索就会被‘彼岸花’彻底斩断。”

默默地点点头,宋鸿轩更深刻意识到,“彼岸花”集团,不是一般的对手。

“宋局,依照目前的情况,我们下一步的重点,就是顺着矮瘦男人这个传递消息的‘环’,而引出刘鹏的上线‘M2’。”这时,傅翔又说道。

再次点点头,宋鸿轩又问,“矮瘦男人那边有动静了吗?”

“暂时还没有,雷亮他们在盯着……”

“铃铃……”

傅翔话未说完,手机猛地响起了,正是雷亮的来电!

“雷亮,什么情况了?!”快速接起电话,傅翔急忙询问。

“报告傅队!就在两分钟前,矮瘦男人从住处出来,现正在公寓附近的一个报刊亭打电话!”雷亮紧张地说。

“你听好了,等他挂断电话后,你立即到报刊亭,记录下他拨出的号码,另外,详细询问一下卖报刊的人,有没有听到他刚才的电话内容!”傅翔立即命令。

“是!”回应后,雷亮就挂断了电话。

“宋局,那个‘环’坐不住了,正在用公用电话与他人联系。”傅翔随即汇报。

“终于跳出来了!一定不能放过这条线索!矮瘦男人的联系对象,极有可能就是‘M2’!”宋鸿轩提醒说。

“宋局放心,我们一定查清这个号码!”傅翔保证说。

约摸过了十五分钟,如同过了漫长的十五个世纪,雷亮再次来电了!

“有结果了吗?”几乎在0。1秒内接起了电话,傅翔即刻问。

“傅队,拨出电话弄清楚了,是一个‘152’的手机号码,我已经发送到您的手机上。另外,根据卖报刊的老头回忆,矮瘦男人就简单两句话,一是‘我需要见你’,二是‘我等你消息’。还有,拨打完电话后,矮瘦男人又返回了公寓。”雷亮回答。

“好,继续监控,一有情况,立即反馈!”回应过雷亮后,傅翔立即安排了任务,“林尧,立即锁定我手机中这个‘152’的号码,调出机主信息!”

“是!”林尧再次变得兴奋起来,手指很快在键盘上敲击起来,不多时,他便给出了答案,“报告傅队,手机机主名叫庞晋,登记的身份,是林港市西湾路华达游戏厅的老板。”

“宋局,是否对庞晋和他的游戏厅进行监控?”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傅翔立即请示。

“当然,”沉稳应答之后,宋鸿轩继续说道,“除此之外,还有两件事,一是联系西湾路所在派出所,详细了解一下华达游戏厅的情况,二是对庞晋的手机实施二十四小时监听!”

“是!”傅翔快速答道。

林港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办公室

清晨,当第一抹晨曦出现时,偌大的刑警队办公室,还沉浸在浓浓的疲惫和睡意中。

昨晚,除了局长宋鸿轩在傅翔等人的强烈要求下,得以回家休息之外,警队所有的人员,都在办公室度过了一个寂静又难熬的晚上。

直到临近黎明,大家终于挺不住,一个个睡了过去,睡得那么沉,那么深。

“铃铃……”

猛地!傅翔的手机陡然响起!打破了这片难得的平静。

突然从睡梦中惊醒,傅翔快速用双手搓了搓面部,以求尽快赶走睡意,紧接着,便拿起了身边的手机,是雷亮的来电,“报告傅队,矮瘦男人再次去了报刊亭,但没有拨打电话,像是在等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