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圣经旧约传奇之以色列的兴衰

第十五章 谁是大英雄之 得胜凯歌义名扬

  以拦王在何把镇被亚伯兰的三百轻骑杀得大败,他本人也中箭,那位问了以拦兵那么不禁打吗?一打都散黄了,也不是,这就是骄兵必败,不管大人物、小人物只要觉得自己有些成就了,飘飘然了,必定会栽大跟头;另外士兵们都到了家门口了,想家心切,到这个时候了谁也不想真玩儿命,所以一败涂地。那位叱咤中东的示拿王跑哪儿去了?示拿王啊正在离何把不远的大马士革呢。这位啊,已经在大马士革呆了好几天了,前文书说过,为了加快行军的速度,示拿王自讨一令,甘做先锋官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他利手利脚的带着本部人马先跑前边去了,按他的意思,部队先到大马士革,边修整边等候以拦王的大部队,等以拦王大军一到,四王把战利品、奴隶们一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想的挺好啊,等着吧,等啊等,等到快晌午了,倒是等到了,等来了大群败兵的,哎呦,丢盔的弃甲的,灰头土脸跑丢鞋的,后面还抬着一位,谁啊,以拦王啊,被二庄主啪的一箭好悬没射死,马是骑不了了,放木板上抬着吧。一群群的跟咬败的鹌鹑、斗败的鸡一样。示拿王在城楼上都给看蒙了啊,这都狠么情况这是?什么人这么厉害?听说对方只有几百来号人?这不是活见鬼了吗不是?几百号人就把以拦王的四、五万人都打败了?四、万人马啊,赶鸭子都没这么快啊。把示拿王气的一拍城头,喊了一声“来人啊”,干嘛啊,他要带着本部人马追赶亚伯兰,他要亲自会会这人是项生三头肩长六臂吗?示拿王把令箭抓在手中刚要下令。可他转念又一想,不行,还是慎重,慎重吧。怎么呢?示拿王心的话,我这一趟趟的够瞧的了,从巴格达起兵千里跃进中东,这一路东征西讨的,围着死海都快转一圈了我,这趟下来,我的战车折损大半啊,干嘛啊,我还替以拦王出头啊?算了吧。话又说回来了,那个叫亚伯兰的也不是善茬啊,他能夜抢两寨,箭伤以拦王,必有惊天的本领,谁说他有几百人啊?他现在还有武装起来的十几万战俘呢,干嘛啊,我带着这万八千人死磕人家这十几万去?我吃了蜜蜂屎了怎么着,干脆我还是闷三爷吧,他叫什么?喔,希伯伦的亚伯兰,好了,我记住他了,将来必来讨教。他日必报这一箭之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想到这儿示拿王改了口了“来啊,赶紧着把城里最好的医生给我叫来给以拦王治箭伤。”以拦王是真够懊淘的,跑到中东折腾了一溜十三遭,不但啥也没抢着,反倒让亚伯兰夺走了无数钱粮、辎重,损兵折将,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见了示拿王真是无地自容,示拿王自是好言安抚一番,四王各带本部人马撤回各个城邦。

再说亚伯兰敲着得胜鼓唱着得胜歌往回走。当他们走到死海北端的沙微谷的时候,嚯,只见前面旌旗招展,锣鼓喧天,号带飘扬,吹鼓手是吹吹打打,怎么那么热闹啊,原来是所多玛亲自带队来迎接来了,好嘛,带着仪仗队来的。离老远啊,所多玛王就甩镫离鞍下了坐骑,恭恭敬敬的站在道边,等亚伯兰一行到了跟前了,所多玛王往前紧走了几步,嘭的一下拽住亚伯兰马头的缰绳“哎呀,大英雄啊,您拯救了我们所多玛和峨摩拉的所有百姓,来来来,我为您牵马坠镫。”亚伯兰赶紧也下了坐骑,“王,您言过了,我只不过做了我应该做的,男子汉大丈夫生在世上,本当行义事,走正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啊。”听了亚伯兰的话,所多玛王是双挑大指啊“真乃大义士也!”这时候,鼓乐声中又走出一位白袍金冠长者,旁边有人告诉亚伯兰,这位就是撒冷王、至高神的大祭司麦基洗德。奥,亚伯兰赶紧上前深施一礼,双膝跪倒,拜见大祭司。大祭司麦基洗德满面微笑,手按亚伯兰的肩头说:“亚伯兰,老实人,你战胜了强敌,夺回了被掠走的众百姓,这是上帝所喜悦的,来,我给你祝福。”说着话,大祭司捧起一张薄饼,掰开了祝福道:愿天地的主宰,至高无上的上帝赐福与亚伯兰。赐福他事事顺利,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接着大祭司又拿起金杯盛满了葡萄酒,又举起祝福道:亚伯兰,老实人,因为你的义举,愿天地的主宰,至高无上的上帝赏赐与你,把你的一切敌人都交到你的手中,愿正义永远战胜邪恶,愿荣耀归于上帝。

亚伯兰站起身形,吃了饼,喝了酒。举起金杯高声道:至高无上的神是值得称颂的,我愿将所得战利品的十分之一奉献给上帝。所有军民一起高呼“万岁”“万岁”,声若响雷。在一旁的所多玛王一听别提多尴尬了,本来嘛这些军民本是他的子民,应该对自己尊崇备至,可现在倒好一个劲喊亚伯兰“万岁”啊,他们应该喊我“万岁”啊,嘿,你看他这个醋劲儿的,这就是有本事和没本事人的区别,越有本事的人越平和,越没架子;相反那些越没本事的人,就越怕别人瞧不起,就老得装出威严派头,弄个唬人的面具,其实肚子里什么都没有,草包一个啊。所多玛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亚伯兰邀买人心呢,其实呢军民们喊“万岁”,也不见得是冲着亚伯兰喊的,他们是冲着正义喊的,正义万岁什么时候都不过时,到什么时候都是真理。可所多玛王不这么想,他总觉得亚伯兰抢了风头了,看见众人拥簇着亚伯兰,他上前一步干笑了几声:呵哈哈,亚伯兰,你不但战胜了强敌,还夺取了他们的无数金银财宝、钱粮、辎重。真是可喜可贺啊,我看看,我看看,真不少。呵哈哈,亚伯兰,你可知道这些个金银财宝都是从我们所多玛和峨摩拉两个城邦搜刮劫掠走的,唉,真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下回到解放前啊,罢了,罢了。这些价值连城的财物,我就都送与你吧,你都可以全部拿走,但是,你得把被掠走的人民还给我,成不成?”嘿,这所多玛王脸皮可够厚啊,还舔不龇牙的向亚伯兰认领金银财宝呢。闻听此言,亚伯兰一脸正色道:“王,此言差矣,我所有的都来自上帝的恩赐,我打败了强敌也不是我亚伯兰有多大的本事,乃是上帝赐予我力量和勇气。我已经向主宰天地的主至高至上的上帝耶和华起誓:凡是你的东西,我都给你,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我都不拿,免得你说:『我使亚伯兰富足!』。谁使我富足啊,只有上帝使我富足,看看吧,你的金银财宝都在那儿原封没动,你拿去吧。”哎呦,所多玛王都听傻啦,他大瞪着两眼就那么瞅着亚伯兰。亚伯兰接着说:“但是,我也不能白出兵,这一趟士兵的吃穿用度得从你这里出,还有橡树庄的三位庄主,大庄主幔利、二庄主以实各、三庄主亚乃,他们是我的盟友,他们在此次争战中都立了大功劳。他们的辛苦费可一分都不能少。您同意否?”啊,啊!所多玛王才醒过梦来,点头如捣蒜啊,“同意,同意。三位庄主不要客气,只管拿,只管拿。”三位庄主看着所多玛守财奴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可笑:唉,这样的人也能胜任一城之主?胸无大志,不思进取,成天就守着财宝过日子,这样的国家早晚还得亡国啊。

亚伯兰就此与罗得道别,叔侄俩才团聚没有几天,就又要分离,亚伯兰拉住侄儿罗得的手是依依不舍,叔侄俩历经劫难,分分合合,唉,此次分别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亚伯兰真想劝说罗得跟随他回转希伯伦,但是他知道罗得在所多玛城中还有一家老小,算了,好自为之吧。亚伯兰再三叮嘱罗得:一定要持守正道,不要做不义的事情,否则做叔叔我的不能放过你,上帝也饶不了你。罗得在亚伯兰面前也立下誓言:终身做个义人,做个老实人,不遵从恶人,持守正道。亚伯兰这才放心与罗得分别,转回希伯伦。

(书中暗表,五王与四王的西订谷之战中示拿王的名字叫暗拉非”(Amraphel)与巴比伦伟大的国王“汉谟拉比”(Ammurapi) (公元前1792--1750年在位)名字在希伯来文的拼法上差别很小,所以有人认为暗拉非就是汉谟拉比,但据历史学家考证亚伯兰比汉谟拉比大一百多岁,两人能否在同一个时代并产生交集有待考证,但四王联军横行中东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无人能敌,且行军路线奇特,出人意料,用兵神速,攻其不备,非大军事家不能为,这样看来有雄才大略的,舍汉谟拉比其谁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