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圣经旧约传奇之以色列的兴衰

第九章 谁是大英雄之 五王起兵西订谷

  罗得走了,亚伯兰惆怅了好几天,毕竟是共患难过,一个战壕里爬出来的。这么就走了,哎,也不知何年何月再相见。一连几天若有所失啊。这天晚上,上帝耶和华神向亚伯兰显现:“老实人,别整天跟霜打了似得,振作起来,你需要做的事儿还多着呢,你东西南北中转圈看看,这所有的土地我都赐给你和你的后裔。想想看吧,将来你的后裔多的像约旦河两岸的沙土,数都数不过来,怎么样?有点动力了吧?但现在你不能老窝在这儿等天上掉馅饼,你得起来到处走走,腿没毛病不是,那就多走两步,多跟这里的人民多交流,多熟悉这里的山川地貌,风土人情,听明白了没?”听完上帝的话亚伯兰如梦初醒啊。是啊,我不能在这儿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我还没孩子呢,那更要在这片土地上成就一番功业,上帝把这么好的地方赐给我,我不能不耕种啊。可我怎么耕种呢?上帝让我到处溜达溜达,我怎么溜达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呢?亚伯兰想了又想,有了。我往南边去,南边不是遭了饥荒了吗?那么我多带牛羊、粮食一路往南去帮助当地老百姓,我给他们赈灾,度过饥荒,老百姓那民心能不向我靠拢吗?那当地的有本事的人不就自动投奔我来了吗?对,就是这个主意。说干就干。亚伯兰一家收拾全部的牲畜和所有的粮食带着家人就往南边就下去了。怎么赈灾啊,无非是一路搭粥棚、送粮食、送种子做一些恢复生产的的善举呗。迦南地饥荒已经过去了快一年了,老百姓陆续回到了家园恢复生活,那么亚伯兰的到来,也帮助了一些贫苦百姓。借此机会亚伯兰收拢了一些青壮家丁,他们都自愿跟从亚伯兰。

这一日,主仆来到了一个叫希伯伦的地方。亚伯兰派家丁打探,前边的大庄子叫什么庄子啊?庄主是哪一位啊?让不让咱们借宿啊?家丁赶紧进庄打探去了,不一会家丁回来报:此庄为橡树庄,庄主是兄弟三人,大庄主幔利、二庄主以实各、三庄主亚乃。书中暗表,这三位自小习文练武,都练就了一身惊人的本领,大庄主幔利生就神力,两膀一晃有千斤之力,善使铁锤,就这把铁锤能有八十多斤,这要轮起来,磕着就死,沾着就亡啊;二庄主以实各,善使弓箭,百步穿杨,尤其他还有一个绝活就是能同时射出三支雕翎箭,啪的一下射中目标,令人称奇啊;三庄主亚乃长得又瘦又小,但为人聪明机敏,低头一个主意,抬头一个见识,人送绰号“鬼难拿”。别看三位本事大,可为人相当和气,尤其对老百姓,从不欺负。俗话说,好猫镇三宅,好汉护三林啊。迦南地的饥荒也给橡树庄造出很大影响,老百姓也是食不果腹,哥三个散尽家财,赈济百姓,与百姓共度难关。所以橡树庄的生产生活在这次旱灾中是恢复的最快的。三位庄主听说亚伯兰来了,非常高兴,出庄相迎。他们认识亚伯兰?不认识。那怎么还出庄相迎啊?三位庄主虽然不认识亚伯兰,但早就听说亚伯兰的名声了。闪族人亚伯兰在迦南地赈济百姓,早就传开了,如今亚伯兰登门造访,当然是热烈相迎啊,英雄惜英雄啊。三位庄主把亚伯兰接进庄来,当然就是一番款待了,酒席上几位越说越投机,当场就结了盟了,古代以色列人的结盟啊,大概其跟古代中国人磕头结拜差不多,反正是歃血为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结完盟大庄主幔利就对亚伯兰说了:“亚伯老啊。”怎么亚伯老呢?是啊,都快八十了,当然得叫亚伯老啊,“亚伯老啊,别看您年纪大了,我冷眼看您,觉得您并非池中之物,您是有大理想,有大抱负的人,看您带来的二百多家丁呢,都是一个个小伙子,血气方刚,要是单打一,估计他们没问题,但将来您要靠他们成势,学万人敌,恐怕不行,这样行不行,您啊,就在我们这个庄子住下来,住个三年五载的,我的三弟亚乃粗通兵法,让他呢,训练训练这些小伙子,将来一定能用的上。”亚伯兰一听:那太好了,求之不得呢。亚伯兰一家就在橡树庄住下了,为了祭祀上帝方便,他们在橡树庄外盖了一座祭坛。

亚伯兰在橡树庄一住就是五、六年,期间他派人找过侄儿罗得,这罗得在哪儿呢?罗得还在索多玛城住着呢,期间两家通过几次书信,互问平安。可谁也没想到,和平繁荣的中东地区却起了刀兵了。

话说在巴比伦城邦以东有个以拦国,这个国家最早与巴比伦结盟,多次带领着其他一些小城邦抗击了亚述国的进攻,后来他们的势力逐渐深入到约旦河以东和死海南部的一些地区。死海南部有五个城邦分别是所多玛、峨摩拉、押玛与洗扁、琐珥城。五个城邦向以拦王基大老玛进贡已经12年了,到了第13年的头上,所多玛王比拉号召其他四个城邦在死海东南部西订谷的地方会盟,共同举兵反抗以拦王。他们以西订谷为根据地招兵买马,积草屯粮,武装割据。这西订谷在哪儿啊,就是死海东南角一片凹进海洋的陆地。(死海是位于约旦和巴勒斯坦之间的一个长条形的湖泊,古称亚拉巴海)

接到五王叛乱的消息,以拦王不敢怠慢,马上给巴比伦的示拿王传八百里加急文书,请他马上派兵协助以拦攻打五王。这位示拿王是谁啊?他就是古巴比伦最伟大的国王,人称“月神的后裔”,大名鼎鼎的汉谟拉比,他制定了著名的反映奴隶主统治阶级利益的法典《汉谟拉比法典》,在汉谟拉比领导下,古巴比伦王国迅速崛起,一跃成为囊括两河流域的强国。接到以拦王文书,示拿王本不想搭理,本来嘛,从两河流域起兵千里跃进到中东死海地区替以拦王打仗,替他人做嫁衣,费力不讨好,万一北边强敌亚述国进犯,我连回兵的机会都没有啊。但示拿王转念又一想,不成,现在我还得依靠以拦对付亚述,把以拦国得罪了,他基大老玛万一和亚述联手在我后背捅刀子,那我日子更不好过啊,不行我还得出兵帮他,可也不能见信就出兵啊,哪儿那么勤劲儿啊,对,得拖他一段时间。于是示拿王给以拦王回了一封信,大意是:您的文书我已仔细阅读过,您要出兵平叛,愚弟自当亲自奋勇相帮,但我军刚与亚述打过一场大仗,士兵需要些时间修整、恢复,补充粮草、武器;另外呢,我的新式虎皮战车再有几个月就要下线了,中东地区多平原,丘陵,战车正好能用上。您先做好战斗动员,我呢,抓紧时间训练我的战车队。明年开春后,我将照会以拉撒王(幼发拉底东部)、戈印王(幼发拉底东部)两个城邦的部队在哈兰等候您的军队一同出征,示拿王敬上。以拦王回信自是一番感谢不表。简短节说,第二年开春,示拿王汉谟拉比亲自带一百辆虎皮战车,士兵二万余人与以拦王基大老玛带领的三万军兵在幼发拉底河上游哈兰会合了,再加上以拉撒王、戈印王的二万部队共约七万余人奔着南边中东地区就杀下来了。听到这个消息可把五王给紧张坏了。赶忙集会商量:虽说西订谷易守难攻,五王的队伍加起来少说也有十万之众。但也不敢说就进了保险箱了。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这仗可怎么打呢?琐珥王比拉站起来说:诸位听我一言,从边境到死海,以拦联军必走约旦河谷,这约旦河谷有许多高山和深谷,这样,我带领一支轻步兵队,沿途拆毁桥梁,用大石阻住山路,然后安排弓箭手在险要路口把守,只要四王联军一上来,我们就万箭齐发。把他们阻挡在山路上。他们要攻打我们呢?人少了呢,他们攻不上来,人多了呢,我们抵挡一阵就撤了。就这样节节阻击他们,没个一年半载的啊,他们也攻不过来。时间一长他们粮草耗尽,没等到西订谷呐,他们就得退兵。退一万步讲,就算以拦王军队神勇,他们一路攻将过来,到了西订谷也是疲惫之师,到时候,我十万大军以逸待劳全军出击必能大获全胜。诸位意下如何?“哎呀,听了琐珥王一席话,诸王大喜。所多玛王站起身向琐珥王一恭到地:“如此一来就有劳兄台,此仗如能获胜,兄台必是首功一件”。琐珥王比拉带领一万步兵沿约旦河谷布防去了。

话说以拦的大军过了大马士革,眨眼就来到了军事要地但,顺着约旦河谷就能直达死海,汉莫拉比命令停止前进,召集其他三王进账议事。三王纳闷啊?前方没兵将阻拦,为何停止不前呢?示拿王汉莫拉比向诸王一拱手:列位,我不打算让军队走约旦河谷。诸王一愣:不走约旦河谷?那走哪儿啊?仅此一路啊。汉谟拉比展开地图给诸王观瞧:从此地我军可折向东南走巴珊地,然后穿过巴珊平原到达哈曼城,并转向西南,从沙微基列亭进入死海地区。一举击溃五王联军。”诸王一听面面相觑,都不明白示拿王这放着近路不走,绕那么远啥意思呢?汉谟拉比指着地图接着说:“诸位王兄,我军劳师以袭远,最忌讳时间长、粮草接济不上。所以我军必须使用闪击战,快速进军。咱们打这一仗主要仰仗着什么呢?就是我的一百辆虎皮战车,这些战车一旦冲起来,对面就是千军万马也抵挡不了啊。可有一样啊,战车再威猛,也只能在平原使用啊,到了山地使用可就大打折扣了,而且更可能是累赘。诸位请看,如果我们只想抄近道走约旦河谷进入山区,我军的特长可就发挥不出来了,一旦五王派出一哨人马,把山道一掐,从山上往下放灰瓶炮火滚木礌石,我军可就吃了大亏了。即便五王没有在山路设埋,就我这一百辆战车通过崎岖的山路,速度肯定快不起来,到达西订谷肯定要花费大量时间,五王联军必然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在西订谷与我军展开拉锯战,这样,闪电战很可能会变成消耗战,我们的战线那么长,可消耗不起。如果按我说的路线行军,好像是绕道了百十多里,但是一路上可都是平原,只要加快行军速度,到达目的时间也不会差几天。”听完示拿王汉谟拉比的一席话,以拦王瞪大了两只眼睛,不错眼珠的就这么瞅着示拿王,好久才开腔:“哎呀,示拿王兄,您的进军路线是够出其不意的,可是您想过没有,如果按这个路线进军,这一路上可都是蛮族地盘啊,我可听说巴珊地的原住民一个个生的身材高大、虎背熊腰,那个地方常有巨人诞生,而且这些地方素与所多玛王交好,如果他们听说我军借道路过是为了攻打五王,他们未必会让开大路啊,到时候,可是一场场血战等着咱们呢。咱们有必要树敌过多吗?”只见示拿王冷冷一笑:诸位看他们是巨人,在我眼里不过是一群草芥,小草籽,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耳。如果他们明智长点心眼,让开大路还则罢了,如果他们敢于阻挡我军,我战车必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说着话,只见示拿王眼里冒出一丝杀人的寒光,以拦王一缩脖,得了就依着他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