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圣经旧约传奇之以色列的兴衰

第三章 兄弟反目

  亚当和夏娃出了伊甸园,往东没走多远就定居了下来。一天,夫妻二人同房,夏娃就怀了身孕,一年后生下长子该隐,该隐的意思是“得”,意思是耶和华神使我得了一个男子。不久夏娃又生下次子亚伯。兄弟二人长大后逐渐继承父亲产业,老大该隐种地,老二亚伯放羊(其实离开伊甸园上帝的庇护,亚当真的没啥大本事,反正在伊甸园的时候耕过地,伺候过庄稼和果树,懂得点园艺;另外,跟动物打交道较多,知道哪种动物温和一些,哪种动物不好训化。)。历史学家告诉我们大约距今数万年前的母系社会,人类开始有意识采集农作物,农、牧开始分开。大约在距今1万年以前父系社会,男子的劳动由狩猎和捕鱼转向农业和家畜饲养业(公元前8000年中国古人第一个种植了小米。),婚姻形态也由对偶婚向一夫一妻制过渡,一夫一妻制家庭成为主要家庭形式。

话说这年, 兄弟俩的产业都获得了大丰收。哥俩在一起商量:平常总听说父亲说起当年在伊甸园快乐的日子,什么风调雨顺,什么工作不累待遇翻倍,光听说,没见过啊,不过今年,咱俩可见着了,还没怎么工作呢,就获得了这么一个大丰收,牛羊成群、庄稼成垛,够咱家吃好几年的了。老二亚伯说:不止今年啊,从我记事起,咱家就一直挺顺的,你看咱哥俩,你种地,我放羊。也没啥天灾,也没啥瘟疫的。这不得感谢上帝啊,虽然咱家被上帝赶出乐园了,但人老家一直还罩着咱家啊。老大该隐说:老二说的没错,咱家能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扎下根,真要感谢上帝,干脆咱哥俩给上帝送点礼得了,一是感恩这么多年来祂老人家的关照,二呢,希望祂老人家能继续关照咱们。对,就是这个主意。那啥时候送呢?就趁现在挺好。那送哪儿去啊?咱也不知上帝住哪儿啊?嗨,咱这离伊甸园那么近,往西一溜达不就到了伊甸园了吗?那不是给封了。封了,咱放门口不得了?咱俩也不懂的规矩,把东西放门口,万一上帝不喜欢不要咋办?嗨,大哥你怎么了,当官不打送礼的啊,咱心意到了,上帝祂老人家还能不收吗?就算祂老人家不收,也不会对咱哥俩发怒,咱下次整点好的给送去不得了?那咱俩一起啊?那当然了。

嚯,哥俩这就忙活开了。老大该隐的祭礼好弄啊,那些个粮食谷物啊全在院里堆着呢,抱上一大车就在门口等着,等老二亚伯啊。老二亚伯呢,稍微慢一点,他是放羊的啊,进入羊群,他得挑啊,挑那些头生的,长得健康的羊,个头大的做祭礼。等着老二把一车的祭品推到家门口的时候,老大该隐都等得不耐烦啦。我说老二,你可够费劲的,还挑什么啊,抓几头大肥羊送过来不得了吗?得了,大哥,我这不来了嘛,走吧,往西一溜达,哥俩推着各自的祭品,没走多远就到了伊甸园东门了。再往里去可就进不去了,只见伊甸园大门紧闭,门口啊有四把带火的剑,嗤嗤嗤,不断旋转,沾上不死带伤啊。得了,就卸门口吧。哥俩卸完车可都没走,哎,都远远的看着,看着耶和华怎么收这些东西啊?上帝到底收不收这些礼物啊?看着看着啊,忽然哥俩就感觉到一股金风扑面,紧接着眼前一点光,越来越大,越来越亮夺人二目,不能直视啊。哥俩就感觉在光中有一白袍老者,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占满了整个光圈啊,衣服极白,须发极白。只见这团大光,绕着这两堆祭物走了那么两圈,紧接着从光中卷出一团火球,奔着老二亚当的祭品就去了,只见那团火球把祭品围了起来,不一会,火团没了,祭品也不见了,地上干干净净什么也没留下。这就把老二的礼物给收了。老大该隐的呢?纹丝没动。这老大该隐啊一开始还睁大眼睛看呢,看着看着,越看越不对劲啊,越看啊脸越绿。你瞧,人上帝把亚当的祭品收了,对我的连碰都不碰,甭问啊,那指定是人亚当的祭品比我这好,奥,上帝好吃羊肉,嗨,没听说过。你说我这脑袋也让门给挤了啊,没事在家门口等亚当干嘛啊?我要早早把车推过来,就我这蝎子屎独一份往那儿一放,上帝不是不收也得收啊?向上帝献祭,还是我提出来的,喝,这倒好,我狗咬尿泡空欢喜啊,好事儿全让老二占去了!眼瞅着啊光中的白衣老者越来越小,上帝这是要回去这是?该隐也是急了,他大喊了一声“且慢啊!”只见该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帝啊,且慢回转,听我一言啊,我们哥俩一同献祭,您只相中了弟弟的祭物,却连我的祭物碰都不碰。是我的祭物不好吗?不好没关系,我可以转回换更好的的谷物,何必那么绝情哩,我可是亚当家族的长子,将来继承家业是我,您让我怎么有脸跟人混?”上帝声似洪钟回答他说:我的孩子,先不要生气,平和一下心情,你要是好好挑选祭物,我怎么会不高兴?你要是马马虎虎对我,我也不会有好脸对你,不过,你要是因此而变脸、发怒, 愤怒的小火苗会很快烧毁你理智心弦,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情,你信吗?” 该隐哪儿受得了这个啊,只见他嗷的一声蹦起来,一溜烟的跑远了。

事情没过几天,该隐正在田间耕种,亚当赶着一群羊溜达过来了,这亚当也是死催的,平常他放牧不走这条道,今儿也不怎么了,赶着羊群来地头上显摆来了:你看,上帝相中了我的礼物,老大,你不行吧?不服不行吧。老大该隐正憋着一肚子气干活呢,一看见老二亚伯赶着羊群进入庄稼地,羊连踏带啃又毁坏了不少庄稼,该隐心说:喝,怎么着,你亚伯跑我这儿示威来了?得了,今儿就今儿个吧,咱旧账新账一起算吧!拎着锄头,该隐就从高粱地里面钻出来了,迎面正碰亚伯,该隐啊,指着亚伯是破口大骂,亚伯呢,也不示弱,你看,兄弟俩一起去给上帝送礼,结果呢上帝祂老人家选中我的了,没搭理老大,给老大来了个烧鸡大窝脖。还,还长子呢?还还叫老大呢?我呸!还有什么资格还当老大继承家族的产业?老二亚伯是反唇相讥,这俩兄弟在田里是对骂上了,是越骂越难听啊,他骂他妈,他骂他妈,反正俩人一个妈。骂着骂着,俩人就撕吧上了,亚伯劲大一点,一下把该隐推个大跟头,该隐啊,哪吃过这亏啊,他也是急了眼了,爬起来轮起锄头就把亚伯打死了。。。

该隐因为祭物争宠,失手打死了弟弟亚伯,家人饶不了他,上帝也饶不了他啊。上帝把该隐叫到跟前劈头就问:‘你弟弟亚伯呢?’该隐还想隐瞒呢:我哪儿知道,您又没花钱雇我看着他。上帝是大吼一声:“住口,你这个畜生!事到如今你还想隐瞒?你弟弟的灵魂已经把事情的经过哭诉给我啦,你睁眼看看你的庄稼地,现在还有你弟弟的血迹!你还想抵赖吗?你杀了你的亲兄弟,你要倒霉你信吗?你要倒霉,你信吗?从今以后,你所种有的土地将颗粒无收,一个籽都没有!小样,饿不死你,你也得四处要饭!”该隐闻听此话,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往前半爬了几步。“上帝啊,我的老天爷啊。干脆,你一雷光杖打死我得了,没错,我是罪有应得,您老人家今天赶我出去,从此再不见您的面,也再无颜见父母面了,但您还留我一条性命,我给您磕头,给您作揖。可是您是绕过我了,可我这四处流浪,居无定所的,这四里八乡的谁都知道我把亲兄弟杀死了,我就是个杀人犯啊,现在我往哪儿一凑合,谁见我不得宰了我啊?我像孤魂野鬼一样流浪,最后弄一个客死异乡,死无全尸,不行,您给我这个刑罚太重了,我受不了。”闻听此言。上帝上前啪的一下拍了该隐后背一下,该隐后背就多了一个火焰纹,就跟纹身一样,“去吧,你身上已有记号,以后凡有人敢伤你者,受惩戒7倍在他身上。”

该隐继续往东逃窜,到了一个叫挪得的地方,隐姓埋名,娶妻生子,但他每天仍是提心吊胆的,一有风吹草动的,就激灵激灵的,都做下毛病了,生怕有人想起陈年往事,持刀进入他们家复仇,为了保护自己,也为了保护全家,他修了一座城池。不过呢,他的子孙后代都很有出息,在以后的岁月中都很努力,他们有的在放牧、搭帐篷方面是专家,成了畜牧业的祖师爷;有的精通音律,成了音乐方面的祖师爷;有的会制造兵器,成了铜铁匠的祖师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