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天宫故事

第七章

天宫故事 逃跑的咖啡豆 2722 2016-11-29 13:41:32

  共工当年问刑天:“你这斧头哪里来的?”

  刑天拿起手里的斧头说:“砍柴的,你信吗?”

  共工说:“不信。”

  刑天说:“未修炼的时候,我拿着它砍柴,遇见豺狼虎豹,幸好有它壮胆,后来我开始修行,用它杀人,成神之后,本来有机会得到一些法宝,不过我实在舍不得扔掉它。”

  共工:“于是它就成了灵宝?”

  刑天:“这本是我意料之外的结果。”

  在刑天死后两千年,这把斧头又再次陪伴自己的主人走完这最后一程。

  刑天说:“孙悟空,你可别屈服,战神永远不能屈服。”

  悟空还不能理解刑天的话,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刑天,跟着点点头,他不太明白,菩提为什么让他不要向任何人下跪,刑天为什么让他不要向任何人屈服。刑天对他一笑,便化作一簇亮光,四散开来,渐渐消散于天地间,一道印记附于悟空身上,他唯一能留在这世间的,也仅仅是这一道属于战神的传承了。

  共工站起身,对着菩提耳语几句,菩提听完,面露悲伤。

  共工又说:“好朋友,这次永别了,我感觉自己这一生,很是失败,不过我很开心,能有你这样的朋友,谢谢。”

  他对着牛头说:“不要让别人知道你有真水,好好练功,别给我丢脸。”说完也原地渐渐消失于众人的视线之中,牛头还跪在地上,深深向共工磕着头,眼泪侵湿了土地,水神的传承在他的体内,真水正在治疗伤口。牛头的命运改变了,他有了无限的潜力,他可能成为一个大人物。

  斧头掉落在地上,又再次发出底底的抽泣声,它从一把普通的砍柴的斧头,跟着刑天到他成为战神,到他天下无敌,又身死魂灭,它的存在本就是因刑天而存在,刑天消失了,它还能存在吗?

  菩提从来没有如此悲伤过,两千年前祝融和共工死亡的时候他也很难受,因为这世间他只有两个好朋友,有一天他去昆仑仙山缅怀好友的时候,又遇见了共工,他已经经历过好友离去的悲痛,对于共工的在世他倍加珍惜,现在他又要面对两千年前那种心情,更甚于往昔的是,作为旁观者,了解到祝融和女娲,目睹了共工和刑天,他突然觉得做神仙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他以前难过仅仅是因为失去好友而难过,现在的悲伤远远超过好友离去带来的悲伤。

  底底的抽泣声也渐渐消失,原本落在草地上泛着微光的斧头,黯淡下来,斧身出现了锈迹,它成了一把普通的斧头,然后被风一吹,化作一地的细屑,又被风一吹,细屑漫天飞舞,最后乘着风,无影无踪。

  悟空问菩提:“师父,神仙会死吗?”

  菩提道:“会。”

  悟空又问:“神仙不是长生不老吗?”

  菩提:“神仙不会长生不老。”

  悟空失落的低下头,他终于知道,刚才的两个神仙,原来是真正的死去了。

  “师父有一天也会死?”

  “师父也是神仙,神仙不过活得久一点,神仙也要死的。”

  “那为什么都说神仙长生不老?”

  “那只是没成为神仙的生灵所认为的,成为神仙的生灵所希望的。”

  悟空仔细琢磨着菩提的话,却难以懂得。牛头在一旁倒是听得分明,他虽然是个妖怪,也向往着长生,修行的人成为神仙可以长生,妖怪成为妖魔也可以长生。现在来看,这世上,原来并没有长生。

  菩提对悟空说:“悟空,你去叫悟蝉来。”

  悟空应了一声便离开。山上只剩下菩提和牛头,风吹进林子里,树叶沙沙作响。

  菩提问牛头:“你有姓名吗?”

  牛头低下头道:“他们都叫我牛头。”

  菩提说:“牛头,我能相信你吗?”

  牛头连忙跪下道:“承蒙厚爱,老祖有什么吩咐,我绝不推辞。”

  菩提点点头说:“我拜托你一件事,你带着悟空回花果山,他性子单纯,我怕他会学坏,你要多多帮衬他,我和共工是极好的朋友,我希望你也能和我的徒弟成为好朋友。”

  牛头抱拳道:“我一定照顾好他。”

  “还有,不管你用何种方法,不要让他再回来。”

  牛头不明所以。

  菩提又道:“也不要告诉他昆仑仙山之事。”

  牛头想起目犍连和卷帘的话,顿时恍然大悟。

  菩提:“你既然已经明白这其中原委,就知道为今之计你们必须走,这也是你师父走前对我耳语的话。”

  牛头郑重的点点头,他实在不习惯当一个逃兵,可他也没有勇气和能力去再去面对卷帘。共工的话是为他好,菩提的嘱托他也必须遵守。

  悟空很快带着悟婵赶来。

  悟婵从小在三星洞长大,没有见识过外面的世界。

  菩提对她说:“众多学生,只有你自襁褓就在此,我打算让悟空回花果山,你和他向来亲密,我派你随他回去,监督他的功课。也趁机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他对悟空说:“而今你的本事,能对付一些妖怪,牛头会随你一同去,你早一日回去,花果山的猴子们就不用再提心吊胆的活着。”

  悟空道:“师傅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菩提:“我怎么会不要你了。”

  悟空:“那你这么急着让我走,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菩提愣了愣,强自微笑:“我见你思家心切,其实早有此打算,你先回去,好好练本事,把花果山的猴子们训练好,待他们有自保的本领,你就立即回来,若是那时你晚一日回来,我手中戒尺可不饶你!”

  悟空下意识摸了摸手掌,习字的时候可是没少挨戒尺。

  菩提看了一眼牛头,牛头对他点点头,菩提也笑着点点头。

  白衣服沾染了很多尘土,白胡子也不像以前那样整整齐齐,菩提的背有一丝佝偻,以前你不会觉得这个老神仙像个老人,他活了三千年,依然神采奕奕,他只是喜欢白色,两千年前起就迷恋白色,他法力通天,深谙佛道,隐居在此,不问世事,逍遥自在。他曾以为,如此清闲的处于仙界,安静的存活到死去,这一生或许就圆满了。如果没有共工这位朋友,没有悟空这个徒弟,他能不能静悄悄的活在世间呢?或许现在才是他圆满的一生,他原本就是为情义而活的人,若是静悄悄的死去,一生也会留有遗憾吧。

  菩提离开了,他对悟空一行人说:“事不宜迟,即刻动身,悟空,悟婵,早日回来相见。”

  悟空哭了,他不知道为何会哭,他感觉菩提似乎希望他尽快走,可又想不通所以然,只好在心里归结于师父希望他早点回去,早日归来吧。他心里高兴能回花果山,又不舍离开三星洞,离开菩提。

  悟婵也有些许伤感,他从未离开过菩提,离开过方寸山,但她更开心能出去见识外界,她早就有此想法,往常也听师兄师姐们谈起过人间和仙界,她很向往外面世界的精彩。

  牛头充满敬意地看着菩提离去的身影,他是在场唯一感受到菩提的孤独和苍老的人,可能菩提自己尚未发觉,一个人的精气神是由内而外散发的,若是你心里承受着难忍的沧桑,那么你的外在也一定不会从容,像他这样的人依然能保持着风度维持着应有的镇定,所以悟空和悟婵对此一无所知的人不会察觉到,像牛头这样的见证者,或经历过同样心情的人,便能一眼从波澜不惊的外表下读出内心的汹涌和苍凉。牛头原以为这些高高在上的神仙是逍遥自在,悠闲快活的。原来大人物也有他们的悲欢离合,似乎身份越高的人喜怒哀乐的程度就越深。他有幸得到共工的赏识,他在心里更庆幸认识到菩提这样一位神仙。

  冰雪将绿色的昆仑仙山侵蚀,蝴蝶围着红色的象牙海棠翩翩起舞,近处是蓝色的天空,远方一叠又一叠的云层连成一片,乌云泛出初始的黑色。

  昆仑仙山破死忘生的白色身影还历历在目。

  今后还有荣幸再见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