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天宫故事

第八章

天宫故事 逃跑的咖啡豆 2881 2016-11-29 13:41:32

  悟空刚到三星洞的时候,特别脏,衣服好似破纸片,脚上还有干瘪瘪的泥巴,一身的毛发乱得特别夸张,菩提向众人说:“我已经收了悟空作徒弟,日后你们多多照看。”

  悟蝉是第一个和他成为好朋友的人,起初菩提是不见猴子的,猴子就这样在门口蹲了三天,直到身上已经披着厚厚的积雪,悟蝉打开门,给他递了一件衣裳。

  悟蝉说:“师父不见你,他不会收徒弟的,学生也不轻易收的,你还是回去吧。”

  悟空睁开眼,悟蝉发现猴子的眼睛特别亮。他对悟蝉说:“我走了几百个日夜,一定要学好本事,我不能回去。”

  悟蝉问他:“你从哪儿来的啊?”

  悟空说:“花果山。”

  悟蝉把猴子的情况给菩提说了,才有了后来的事。

  广至是第二个对悟空友好的人,大家都叫他大师兄。

  广至对悟空说:“其实,我可不是大师兄,不过这里我入门时间最久,大家也就称呼我为大师兄了。”

  悟空也跟着叫他大师兄。

  广至笑着说:“你可是老师破例收的第二个徒弟,真叫人嫉妒。”

  悟空说:“大师兄,你们不都是老师的徒弟嘛。”

  广至摸了摸悟空的头,悟空只到广至的腰,他昂着头,广至低着头对他说:“老师原本是不收徒弟的,我们都是他的学生。”

  悟空感到诚惶诚恐。

  广至说:“给你备好了衣物,去洗澡吧,待会儿我领你去房间休息,申时吃晚饭,悟婵会来通知你,今天是慧明掌厨,你有口福了。”

  慧明是第三个对悟空友善的人,他烧得一手好菜。

  悟空说:“师兄,你做的饭真好吃。”

  慧明说:“那当然,我父亲乃易牙。”

  悟空:“易牙是谁?”

  慧明:“一个只会做饭的罪人,不谈他。你要是喜欢吃,以后我做吃的都给你多留一点。”

  悟空说:“好啊好啊,多谢师兄。”

  悟婵在一旁打趣道:“好啊师兄,偏心。”

  慧明笑道:“悟空这一路肯定吃过不少苦,咱们应该多多照顾他。”

  海远是第四个对悟空关心的人,他会的法术很多,悟婵偷偷对悟空说,海远的本事,元字辈的四位师兄都不一定斗得过。

  海远是个女人,高鼻梁,尖下巴,眉毛长长的,和一般的女子不同,却有着格外的美丽。

  悟空好奇地看着海远。

  海远说:“怎么,我长得很奇怪?”

  悟空连忙摆摆手说:“不是不是,师姐很好看,就是和悟婵师姐不一样。”

  海远轻声一笑道:“当然不一样,每个人相貌都不一样,我只不过有些地方不同于她们,只因我母亲是一位出塞的宫女。”

  悟空:“出塞的宫女?”

  海远凝视着空中翱翔的飞禽说:“一个苦命的人罢了。”

  悟空不知道她话的意思,海远也未再提及。他倒是经常跑去问海远许多问题,海远教悟空打坐。

  海远说:“脑袋里能见着一片天的时候你再来找我。”

  三天后悟空来了,说:“海远师姐,我见着一片天了!”

  海远又说:“能见着这方寸山再来见我。”

  半个月后悟空来了,说:“海远师姐,我闭上眼,先见着一片天,又从天上往下看,见着整个方寸山了。”

  海远说:“悟空,你的天赋连我都嫉妒,要是哪天你什么都见不着,便用脑袋睁开眼,再来见我,我也想见识一下元神出窍。”

  悟空说:“元神出窍是什么?”

  海远:“很奇妙的法术,只有老师会。”

  悟空:“那我肯定学不会,太难了,师姐你都还不会。”

  海远:“你能行的,相信我,我期待看到那一天。”

  悟空点点头。可是还未等到那一刻,悟空已经走了。

  三星洞的师兄师姐都很喜欢这个讨人喜爱的小猴子,有的给他做一身舒适的衣服,有的给他做合脚的鞋子,有的教他练气呼吸之法,有的送了很多有趣的小玩意儿给悟空。

  他们永远也不会相见了。

  菩提后来对一众弟子说:“三星洞将有难,你们在俗世都有落脚之地,如今也该到了离开的时候。”

  广至说:“老师既然让我们走,那么一定有大难吧,广至不听老师之言,决议不走,请老师责罚。”

  慧明说:“老师教导我们,明大义,知廉耻。慧明不走,请老师责罚。”

  海远说:“我虽是女儿身,也感到害怕。不过害怕归害怕,海远也不走,请老师责罚。”

  众弟子一同道:“学生不走,请老师责罚。”

  菩提愣了半晌,叹了口气道:“慷慨赴死吗?你们啊,都傻。”

  一位学生说:“我们和老师一样傻。”

  这世上真的有纯洁的心灵吗?

  当然有,最好不要有。就像一位学生所说:“我见识过世俗的精明,也怀疑过人性的善恶。不过我还是觉得待在方寸山更让我活的快乐,我不想离开这,哪怕死。”

  最好的人性不是纯洁无暇,而是瑕不掩瑜。

  那么这世上有纯洁的世界吗?

  当然不会有。如果有那一定会被消灭的。

  天空所有的云都跑向三星洞的上方,压抑的空气挤走了奔跑的麋鹿和兔子,花草树木低着头,他们想走也走不了。一张大手出现在空中。

  菩提望着天上,双眼露出难以掩饰的悲痛,他说:“师兄,你还是来了。”

  无人答他,只有冷笑着的目犍连和面无表情的二位菩萨,立在高高的上空看着他。

  “文殊、普贤,别来无恙。”

  “准提,别来无恙。”

  菩提道:“准提已是菩提,文殊还是文殊,普贤还是普贤。”

  二位菩萨淡淡点头,转身对着目犍连,三人目光相聚,彼此示意,转过身,突然齐齐向菩提打去。

  菩提早有准备,向后凌空而起,他没有穿白色的衣服,回过头看了一眼一跃而出的众多弟子,脸上还挂着往日慈祥的笑容,带着几分悲凉,又有些许欣慰。

  之前出现的巨大的手掌越来越近,渐渐遮住苍白的天,罩住了整座山峰,手掌朝着三星洞无情的落下来,两千年的三星斜月洞,从此化为乌有。

  刑天和共工反天的时候,共工的哥哥祝融选择沉默,共工的好友菩提也沉默。后来祝融共工都死了,玉帝便动了收买菩提的心思,他备好了封号和重礼派人传达,菩提没有见天宫的人,不仅没有答应,连出面拒绝也没有。这让玉帝感到愤怒,他再也无法忍受被人无视或轻视的眼光,以前他没有地位和能力,现在他是三界之主,他必须要疯狂的报复一切对他不敬的人。

  终于等到这一日,玉帝感到很畅快,卷帘的重伤和三昧真火的失利带来的阴郁一扫而空,他相信这是个美好的开局。

  道士坐在小酒馆喝着酒,他宽大的袍子异常显眼,看起来像个落魄的算命人。一张桌子,一个人,一坛酒,一支碗,坛里的酒快见底,碗里的酒还剩一半。

  道士低着头,一只手挨着碗,一只手的拳头紧紧的捏着,抵在额头上,遮住那张脸,脸下的桌子被打湿,不知是酒还是水。

  一个人走过来,问他:“你在哭?”

  压抑的抽泣声停止,道士抬起头,血红的双眼冷冷的望着眼前的人。

  那人说:“或许我可以陪你喝一杯。”

  道士:“不用。”

  “我对你没有怜悯也没有同情,我不过对悲伤的气氛很敏感,有时候喝酒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不妨和一个陌生人说说话。”

  道士愣了愣,点点头道:“你很奇怪。”

  那人说:“你也一样。你是个道士,道士应该不会为了失恋如此,那么你又为何饮酒?”

  道士:“家人去世。”

  “家人?家人在哪儿?”

  “万里之外。”

  “你怎知他去世?”

  “刚才算出来的。”

  “节哀,原来你会卜卦之术。”

  那人端起酒坛,给道士盛满,又将余下的酒,连坛子一饮而尽。

  道士端起酒杯,又饮了半碗,看着那人说:“会卜卦也不见得是好事,你说对吧。”

  “知道的比别人多,的确很痛苦。”

  “痛苦的是很多你无法去改变。”

  “改变吗。。。”那人喃喃道,似乎戳中心事,突然笑道:“如果真有办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人是不是就不会痛苦?”

  “那么世界就乱套了,人也乱套了。”

  “我想请你算一卦。”

  “行,你先买一坛酒,我没钱了。”

  那人叫来一坛酒,凑近道士,低声说:“我想让你算一算,地府的入口在哪里?”

  道士一惊,问道:“你是谁?”

  “吴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