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斗战狂兵

第004章 硬顶下去

斗战狂兵 未信与 2178 2016-12-01 09:19:48

  黄以为善解人意,可却就是不听,再说,他挺好奇的,想要看看孔薇到底可以挺多久,赵军没办法,和黄以为动粗吗,对于自己几斤几两,他是清楚的,干仗,他压根干不过黄以为,让黄以为干倒倒是必然的,一咬牙,忍辱负重,只能继续委屈自己做工作,说:“黄以为,黄以为,赶紧的,赶紧的给她上上啊。”

黄以为坚如磐石,照旧不理睬赵军,赵军没办法,只能调转方向,劝说孔薇,说:“美女,你说说,说点什么吧。”

孔薇执拗,压根不理睬赵军,赵军苦脸,他倒霉,苦心巴力的竟然落一个里外不是人,三叔看不下去了,过来,一推黄以为,说:“你干嘛呢?还不赶紧的给我们行长上上。”

黄以为没搭理三叔,可却并不代表他不生气,要不是三叔年岁大,黄以为一定照方抓药,让三叔体验一把,什么叫做让卸掉手腕,是什么感觉,三叔急眼,他可舍不得让孔薇受罪,一拉黄以为,强迫他,说:“上上,赶紧的上上。”

黄以为一甩手,挣脱开三叔的,他不搭理三叔,三叔反倒来劲了,赵蕾赶过来,孔薇得救,她当然要献殷勤,一瞪黄以为,说:“你怎么搞的,竟然卸掉我们行长的手腕?”

黄以为没搭理三叔,对于赵蕾,他并不打算搞特殊化,照例没搭理她,赵蕾上纲上线,说:“你是来救人,是来整人,摧残人的啊。”

三叔附和,说:“是啊。”黄以为是归赵军管的,黄以为犯事,赵军当然跑不了,需要担负领导责任,三叔没放过他,一瞪眼,质问他,说:“你是怎么带队的?”

赵军苦脸,他招惹谁了,怎么三叔说着说着,把他捎带上,可是,黄以为是他的手下,他看一眼黄以为,牙根痒痒,不过,硬着头皮,只能自认倒霉,说:“是啊,是我没带好队。”

关颖心好,不想见到两人硬顶,再说,硬顶下去,什么时候到头,受苦的,倒霉的,还不是孔薇,她劝解说:“特警不容易,逮到机会就得开枪啊,不然,错过了怎么办?”

孔薇看一眼关颖,关颖说的在理,她当然知道,关颖继续做工作,劝说黄以为。“我们行长让人劫持,压力多大啊,你开枪,一枪击毙歹徒,血花飞溅的,能不带给她刺激?她激动,做出反应,也是应该的吧,你是男人,总该体谅一下美女,再说,什么叫做绅士风度啊,是不是首先应该做到包容美女呢?”

黄以为看一眼关颖,知道关颖和稀泥什么意思,不过,不包容美女,就不是绅士,不是绅士,是什么?流氓?他当然不愿意,想一下,不过,他多坏啊,白让孔薇捡便宜,什么都不说,就让他帮他上上手腕当然不可以,拉关颖下水,说:“既然你说了,我当然听。”

孔薇一怔,她心眼多多啊,关颖说话,黄以为听;她说话呢?显然不听吧,而且使用暴力,给她卸掉手腕,难道她是行长,关颖是顾问,她还不如关颖吗,黄以为干嘛,不是明摆着打脸,羞辱她?她当然不干,权衡一下,脸面重要,她抓过主导权,说:“你,给我把手腕上上吧。”

虽说,态度不怎么样,不过,孔薇毕竟提出要求,黄以为一笑,捏住孔薇的手,牵引,往下一拉,顺手,往前一送,“咔吧——”一声响,孔薇的手腕复位,赵军长出一口气,总算让他过一关。

回到特警支队支队,事情当然不会完,黄以为不听指挥,和领导硬顶,视领导如无物,不惩治一下,赵军当然没法出气,以后怎么当领导,来到空房,他还算客气指一下,说:“你,在这住几天吧。”

黄以为看一眼空房,跟牢房差不多,娱乐设施什么的,肯定谈不上,不过,赵军让他来,是什么意思,他当然知道,指望赵军搞人性化,给他配齐电视、笔记本、Pad当然不现实,进门,他坐下,不过,待在空房,总不能让他坐禅,入定吧,能屈能伸,如果需要,他到不介意来事,一笑,说:“领导,怎么也得给幅扑克牌吧。”

赵军瞪一眼黄以为,黄以为是什么货色,他太清楚了,说他是警察,不假,可是,黄以为当警察,却非同一般,是异类,冷脸,说:“是不是还想要骰子?”

黄以为顺杆爬,压根不管赵军说话本意是什么,说:“好啊。”

赵军一呸,说:“别想。”转过身,懒得继续搭理黄以为,出门,砰的一下子关上。

黄以为懊丧,好歹他是功臣,就算得罪孔薇,可也可以将功折罪吧,回来,啥都不说,竟然让他做牢房,是不是太冷血,没人性吧,不过,现实摆着,想要出去,赵军不发话,当然不可能,再说,就算他采取非正规方式跑出去,毕竟还要上班吧,逃不出赵军的掌控,终归还是要回来,爬上床,黄以为躺下,不想睡,不过,睁着眼睛,除去盯住天花板,发呆,实在没什么可干的,干脆一闭眼,只当闭目养神吧。

高峰进来,他来,主动请缨的,目的当然不是探监,是监管黄以为,撂下米饭,还是隔夜,剩下的,一笑,不怀好意,诚心刺激黄以为,说:“黄以为你立功了,队长让我给你送来庆功宴,你赶紧进餐吧。”

黄以为扭头,看一眼剩米饭——他对于自己可是高要求——吃的好、喝的好,剩米饭,当然没法满足他,他没起来,依旧躺着,说:“不得给我加点什么啊?”

高峰说:“加什么?”

黄以为说:“酒。”

高峰一呸——黄以为还以为他给黄以为送来的是庆功宴啊,还要酒,直白说:“不给。”

黄以为知道高峰和他不对付,不过,没关系,高峰不给他酒,他照样不会亏待自己,另想办法,问高峰,说:“白葡萄酒,喝完了,酒瓶可以给我吧。”

高峰想一下,毕竟是战友,他不能对黄以为太刻薄,不给酒,酒瓶还是可以给的,说:“可以啊。”

黄以为说:“给半根茄子,成不?”

高峰大方,说:“一根都可以。”

黄以为说:“成。”不过,当然不会领情,又问高峰,说:“山羊奶酪给一块,可以不?”

不就是一块奶酪吗,高峰说:“可以。”

黄以为说:“再给几片萨拉米香肠?”

高峰爽快,说:“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