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道路遗物

道路遗物

老架步

  • 都市

    类型
  • 2016-11-29上架
  • 9668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十年

道路遗物 老架步 3123 2016-11-29 13:20:46

  道人遗物

作者 老架步

第一章 十年

1968年5月4日,农历4有初八,正值雨季的南方,一个山区小镇的偏僻地,一个大雨瓢泼,电闪雷鸣的漆黑夜晚,在一条河流旁一个深潭侧岸,一棵千年古树下,一座名曰“神潭寺”的孤寂小寺庙,在寺庙神秘的地下密室,寺中唯一的住持老道爷——我们四个看牛小伙伴的恩师,临终前把一个奇特的箱子托付给我,他郑重地把箱子交给我时,说了一句:“这个箱子自交到你手上起,你找地方妥善收藏好,不要透露给任何人;包括你的三个同伴,以及你的父母家人知道。10年内不能开启,如果你能持的话,便把锁匙拿去,这小袋子里面装着这箱子的锁匙及其开这箱子的手段,如果你不能持,你现在就把箱子拿到庙前的深潭扔下去,让它永远沉在潭底里。”我跪在地上,哭着郑重承诺:“能持 。”当我郑重地从老道爷手上接过用一小皮袋子装着的锁匙时,他老人家望着我再次叮嘱:“如不遵此承诺,它将是一个潘多拉匣子,不但你以及你的三个小伙伴,包括你们的家人,或与你们有关系的所有人,都会大难临头。10年后开启,你以及你的三个小同伴用你们的学识和努力,将会得到你们渴望和意想不到的东西。谨记,谨记。”

十年弹指之间,我也已从一个当年11岁的翩翩少年,成为21岁的潇洒青年了,但当年我接受道爷嘱托那一幕,他用深邃的目光望着我的情境,至今依然记忆犹新,刻骨铭心,历历如绘。

一个人要恪守一个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10年,严格地说,已经是十年又2个月了。颇有点困难。

  

  但我做到了!十余年来,对这位老道爷的临终嘱托,我如同遵守法律一样,从我的少年到如今的青年,严守谨记,十余年来,虽然我也曾无数次怀着极大的好奇心,想在夜深人静之际偷偷打开这个神秘的箱子,想看看这个箱子里面究竟藏有什么。但想到老道爷的谆谆告诫嘱托和自己的诺言,始终不敢造次。

  

  1977年,共和国国运三阳启泰,举国欢欣鼓舞之际,我也成为幸运儿,在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我轻松地挤过这了这道百万青年拥挤的独木桥,成为华南五省第一省城一所以国父名字命名的国立大学历史系的大学生。在我大一就要结束,也就是我在大学的第一个暑期,1978年的7月,我怀着兴奋的心情回到离开已快一年的老家,此行的目的是要解开那个令我魂牵梦萦,缠绕在我心中已足足十年的谜团。

  

近十个小时的长途汽车颠簸,把我又拉回到异常熟悉的故乡小镇,模样依旧,只是往来的行人显得比以往匆忙了许多。

  

  顺着回家的乡道,走了30余分钟,已近傍晚,父母及弟妹已从夏收的繁忙中收工,见我回到家,一家人大喜,母亲是一位很善良而又迷信的农家妇女,她顾不得一天的劳累,赶紧叫我妹妹:“你哥哥回来了,赶快烧水,杀鸡奉神”。不一会,隔壁一群小朋友们都聚集过来,要看看我这位大学生哥哥,他们都是我认识的堂弟妹,母亲将我买回的几包饼干一一分给他们,他们很高兴地对我问三问四后,最后兴高采烈地走了,这就是传统。

  

  第二天早上,我向母亲要了旧屋二楼谷仓的门匙,待他们8时后都离家忙农活时,我悄悄走上这间用作存放稻谷杂物的房子,这是这座大房屋的一间,是在土改时分给父母这一代住的,它是已有几百年历史的土砖瓦房,名义上是二层,但乡下人从来不称这种房屋的第二层叫二楼,而是把二层叫作棚屋,在土改之前,它是大户人家用作堆放稻谷所用。

  

  我打开这棚屋的门后,我仔细观看了房屋的物品,由于在几年前,这间屋子已被闲置,不再使用,家里的人平时都极小在这里走动了。在这棚屋原来堆放的那些破烂农具杂物还依然在,这是我所希望的。特别是棚屋右角的一堆杂物,上面原堆放的东西与我去年离家上学之前没有任何变化,我放心了。我搬开右墙角的一堆杂物,下面一堆废旧谷壳露了出来,我慢慢拨开,一个用塑料薄膜包裹着的箱子露了出来,我小心地将它抱起放在旧谷仓的盖板上,我小心亦亦地将塑料薄膜慢慢脱去,一个褐黑色的皮面箱子出现在眼前,我仔细察看我当年藏匿它时特意放在箱子锁牌合页后面的一根不起眼的头发还在不在,如果在的话,证明在我离开家后这个箱子从来没有人动过,观看结果;这根不起眼的头发还在,我放心了。这是我在念中学时看侦探间谍小说时学来的一个小花样。

  

  当我正要从一个当年用泥浆封住的泥墙砖篷中取出当年喑藏的钥匙,准备打开箱子,以揭开这个已经暗藏了10多年,看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时。

  

  顷刻之间,一位道士爷爷的面恐在我脑中霍地出现,这个箱子在我得到它时,已被我收藏了10年多时间,在此之前,我严格遵循托付这箱子给我的那位道人爷爷的临终叮嘱:现在十年时间已过,在打开箱子时是否要有一点庄重的仪式?我停住手,没去抠砖缝掏锁匙。

  

  我想了想,随即走下楼,到大门前左右看了看,村民都已出外干活了,没有什么人在门前走动,因为我正要干的一件事不可让人看到,以免别人问三问四,我不好解释,看到没人行走,于是我从母亲平日放置节日拜神香烛的地方拿了一把香烛点燃,插在平日母亲拜神的香炉中,并在内心默默祈祷了一番。然后洗了洗手,从新返回那荒废的谷仓棚。当我在一处极隐蔽的土砖墙缝处,我用一块竹片从墙缝砖缝口表面挖开原用泥浆封着的缝口,从里面抠出一个当年与箱子分开收藏的箱子钥匙,袋中的钥匙还在,我从小皮袋把钥匙拿出,共有两根,并有小纸条标有左、右字样,并仔细看了袋中一张小纸上当时写下的开箱方法,我在这片用红色封包纸背面用繁体中文写的开箱子方法,仔细地看了几遍,寺庙老道爷那久违了的熟悉的字体又突然地跃入我眼中……。

  

此刻,我的心情紧张起来,这个隐藏了十余年,全世界只我一个人知道的秘密就要揭晓了,我的心脏不由得怦怦跳动……,我把这个有点沉重的箱子从新摆正,仔细打量一番,说实在话,由于得到这箱子特殊经历及当年的时势环境,我还从来没有仔细察看过这箱子的外形状况,更别说知道里有什么东西之类了。此时我仔细地察看箱子,从外表看,它是一个用皮革制成的高级箱子,它长约60厘米,高约50,宽度在30左右。箱子正面的两个锁牌扣子,其形式像一般国产皮箱的近似,但要厚实坚固许多,从表面看应是不锈钢之类材质所造。我从新看了看小纸片上的打开方法,确认无误后,小心地拿起右面锁牌上的钥匙,这是一把长度不到三厘米,但结构古怪,形貌复杂,表面色泽乌黑的锁匙,我慢慢将钥匙插入右锁眼,按纸上写的方法,先右旋7圈,然后再把钥匙往里插再向左方向转5圈,在转动钥匙时,我清楚听到“嘀嘀嘀”的清脆响声,我明白,这锁没因年代久远没开而生锈坏掉,应当能顺利打开,左右转过后,我按最后一步,按下锁牌下面一个圆珠,“啪”的一声,锁牌上那块厚实的锁扣页弹了起来,接着按照纸上写的方法,我把另一根钥匙插入箱子左边的锁牌,但个开启方法与右边的相反,钥匙插入后,先向右方向转7圈,后再插入向左转5圈,然后同样按锁牌下方圈珠,结果同样“啪”的一声,厚实的锁页弹了起来。我紧张的心情此刻平静了一些。接着我两手按在箱子的上盖两则,轻轻地往上揭,箱子盖掀在一边后,我紧张地凝神细看,但映入我眼中的并不是我预想的那样……,我看到里面竟然全是书本,每本书本按箱子的宽向整齐摆放,显得没有一丝空隙,面上一层刚好6本。一瞬间,不免令我有点失望,我原以为里面肯定有什么贵重物品,金银珠宝之类。但转念一想,这也许是什么秘笈本本吧!说不定比金银珠宝还值钱呢。我拿起一本,仔细看了看封面,没有什么书名,作者之类,它的装订且还是线装的,我翻开看看是面究竟是什么内容,从本本的首页向里翻,仔细观看,这书本好像不是印刷品,而是手写的,但文中只有部份中文字,而且是繁体的,其他字体形状似弯曲交叉居多,文体是用钢笔竖着书写在一条条红色套框内,纸页上的红色条框应是统一印制的,页面的上方印的一项同样是红色的小字有几个中文繁体字我认得,好像什么“军医部手纸”,本子的厚度约在一至二厘米左右,我观看了几页,对着那些弯曲杈状的字体猛然醒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