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唯主沉浮

第三十五章 暴龙附体

唯主沉浮 一粒瓜子 2085 2016-12-20 21:05:47

  “杀!”林儒生不甘示弱,猛的抬头,目光如炬,白袍无风舞动,脚下更是有一股惊人的气息,轰轰爆发。

天空上,二道王者瞬间轰撞在一起,无法形容的震撼,滔天巨响持续爆发,宛如两颗星球轰击,掀起的风暴仿佛可以毁灭一切。

看着狂暴的气息席卷开来,一个个惊呼出口,纷纷散出修为之力,准备去抵御风暴袭击。

林道景和林道枫二人,更是毫不犹豫的踏上半空,向四周连续拍出十数掌,紧急布置了四层防护光幕,两人知道如果让那道狂暴气息肆意席卷,估计这片大宅院就要沦为废墟了。

当两人刚刚布置好防护光幕,风暴已经来临,几乎是转瞬之间,最里面的二层光幕便分崩离析,第三层也只是坚持了几息时间,便溃散,这让两人吓了一跳,赶紧打入灵力,全力维护。

所幸风暴在崩溃第三层防护后,余势减弱许多,才使得第四层光幕剧烈扭曲几次,总算平稳下来,没有继续崩溃。

林道景和林道枫二人,从空中飘落时,相互对视一眼,露出苦笑和怔惊。

这时,天空上的两条巨型水龙,在不断的崩溃消散,而那威武雄狮,虽然没有崩溃,却被巨型水龙轰击的高高抛起,连续向后翻滚,样子变的模糊透明起来。

林泽被反震的不停后退滑行,直至十几丈才站住脚跟,衣袍破碎,长发飘散,嘴角鲜血溢出,体内更是在翻江倒海。

林儒生同样是一连倒退了七八丈远才稳住,衣袍破碎,长发散落,他虽没有溢血,却是脸色苍白无血,目中难掩诧异之色。

“林泽竟然接下来了。”

“了不起啊!”

“到底是天骄,方才两人的一击,已经远远超出筑基境的范畴了。”

虽说林泽和林儒生二人的较量凶险万分,同时也惊艳绝伦,尤其是林泽,几乎是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做到,但他不仅做到了,并仅仅落了一丝下风。

“再来!”林泽已被这一战,激起了男儿的血性,身体犹如离玄之箭,瞬间冲出,速度之快,有无数残影显现,脚下更是雪花飞溅,刚一临近,已是数拳轰出。

林儒生略有愣神,但在面对林泽那密集轰过来的数拳,却不像林养兴那般措手不及,闷哼一声,同样的挥拳迎上。

顿时,在大宅院里,轰鸣不息,二人拳来脚往,越打越快,几乎看不清身影。短短数息时间,二人从地面打到天上,又由天上打回地面,谁也不记得二人已经交手了几百回合。

林泽与林儒生不同,他有过三个多月古崖山深处的凶险历练,更有过二次生死拼杀的经历,尤其是和麻脸尚道在雪山上的生死搏杀,为他积累了不少实战经验,杀伐果断,浑身散发着煞气。

林儒生只是温室里的花朵,虽然修为不俗,也掌握不少神通,却没有林泽的凶险历练,更没有林泽的生死经历,在面对林泽满含煞气的目光和气势汹汹的攻击,很快乱了方寸。

林泽似乎总能控制节奏,越战越勇,他变的花豹兽般敏捷,又如虎形兽一样凶猛,更似灰熊兽那样蛮横,整个人活脱脱的暴龙附体。

林儒生已完全陷入被动,束手束脚,他不知道林泽打完数拳后,会不会突然横扫一脚,越打越委屈,越打越心惊肉跳,他真的害怕了。

两人已不在像是修士斗法,演变成一场凶猛的搏击,一场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搏击。

宅院里,依旧轰鸣不断,老天爷似想要把气氛弄更加浓烈,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风雪大作。

围观之人,随着二人天上地下,眼花缭乱的打法,全看懵了,一个个张大嘴巴,瞠目结实,没有人发觉雪花正不断的落进口中。

在林泽蛮横的攻击下,林儒生彻底丧失了抵御能力,他冷不防被林泽一个鞭腿扫落天空,可不待林儒生落地,又被林泽轰上了天。

林泽似陷入狂暴,不依不饶,竟不知疲倦的重复着,将林儒生踢下天空,耳后又轰上天去。

大宅院里,轰鸣声没了,惨叫声,哀嚎声,却此起彼伏。

“那个,是不是太凶残了?”有人禁不住悄悄的低声感慨。

更多的人选择,默不作声的悄悄捂上眼睛,或背过身去,他们有些不忍再看了。

林养兴刚刚站起身,抬头便看到林儒生被林泽当沙包一样,不断的打上去踢下来的一幕,双腿就哆嗦,悄无声息的重新趴回雪地里,他觉得还是雪地好,很温暖,一点多不冰冷,关键是安全。

“停,我认输!”林儒生实在是受够了,太痛了。当他再次被林泽从空中踢下来时,几乎是用尽全力哀求,流着眼泪说道:“林泽哥,你就让我重重的摔在地上吧,好吗?”

林泽闻言一愣,这个是什么要求?

“不打了吗?”林泽似意犹未尽,转动几下拳脚,看着地上的林儒生,充满疑惑。

躺在地上的林儒生,已经是鼻青脸肿,哪里还看的出之前的俊朗模样,当摔在地上的刹那,他便感到好踏实,再也不用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啦,最重要是痛一次就够。

“我认输,别再打了。”林儒生泪流满面,心想,还要打吗?难道没看到他的一张脸,都扭曲不成人形了?真是暴力狂啊!

“你确定?”林泽还是不太相信。

“确定,一百个确定。林泽哥!”林儒生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准备抱拳行礼。

“唉!也太快了吧,其实你还可以在打的。”林泽很是无奈,摇摇头,感觉好寂寞。

咚!林儒生本来就没站稳,当听到林泽的话语,顿时双膝无骨,直接摔倒在地,他已经欲哭无泪了,哀求着说道:“哥,真不能再打了,我,我肋骨都断了十好几根了。”

林泽看着重新摔在地上的林儒生,叹了一口气:“你先起来吧,地上凉。”

“我不起来!除非哥答应不再打了。”林儒生打定主意,如果林泽不答应,他就一直躺在地上不起。

好吧!”林泽勉强应下,不过很快,他似想起什么,目光热烈,扫向那站在远处的一男一女二少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