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唯主沉浮

第三十章 一剑绝杀

唯主沉浮 一粒瓜子 2143 2016-12-16 20:51:58

  伴随着水球轰轰砸落,林泽也从云床上猛的冲出,同时右手成拳,修为爆发,气势磅礴,杀气凌然,朝着麻脸尚道的胸口轰击过去,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控制这场打斗的节奏。

麻脸尚道目露怔惊之色,没想到,林泽竟会如此敏锐的察觉到他体内尚未稳定的伤势。更怔惊于林泽的果断和狠辣,干脆利素,毫无犹豫,直接出手先发制人,不给他留丝毫的调息时间。

眼前的形势,已不允许麻脸尚道分神考虑,面对众多的水球,他知道无暇顾及,用灵力包裹作为全身防护,可依然被水球轰击的龇牙咧嘴,不断后退。

麻脸尚道选择应对林泽那奔雷般,迅疾临近的拳势,右手抬起紧握,同样一拳挥出。

二道拳势瞬间碰撞,发出一声沉闷震响,两人均被反震的吐血倒射。

林泽摔在雪地时,借势反弹,立刻站起,此时他面色狰狞,如同一个亡命之徒,无暇多想,倏然扑去,速度之快几乎形成残影。

麻脸尚道站在雪地里别提有多狼狈,他被那些水球轰击的长发炸起,处处淤青,破烂的灰袍上水流成河,在配上满脸麻子,十足一个妖魔鬼怪。

这时,他见又林泽急速扑来,凶残之色尽露,嘶吼着迎上,两人刚一临近便数拳祭出,短短几息,雪花飞溅,轰鸣声不绝。

林泽被抛起倒飞,在半空中留下一道鲜艳的血弧,当身体砸进雪地不到一息时间,他便飞快的弹射出来,双眼血丝弥漫,神情陷入癫狂,如同困兽闷不吭声,又一次闪电般的扑向麻脸尚道。

麻脸尚道也没好到哪里,虽不像林泽那样倒飞,但在雪地里一连滑行十数丈,尽管最后站住,却已摇摇欲倒,看到林泽再一次疯狂扑来,眼皮子直跳,不得不挥拳相迎。

霎时,在近百丈范围,风雪狂舞,两人拳来脚往战成一团,顿时变成了近身肉搏。

根本没有章法,哪里还有什么节奏?场面完全失控。

麻脸尚道越打越心惊肉跳,他不明白林泽哪来这么强大的精神意志,明明已经受伤不轻,却还能如此凶猛不知疲倦。

最后分开时,两人已相距约莫五十丈远,林泽趴在雪地里气喘吁吁,浑身鲜血流淌,肋骨断了好几根,他很快又坚强的站立起来。

麻脸尚道同样伤痕累累的趴在雪地喘气,关键是体内被反噬造成的伤势,已经很不稳定,快压制不住了。

“该是最后一战了?”两人心里想着同一个问题。

林泽抽出腰间的短剑,双手握剑,一瘸一拐,慢慢向麻脸尚道走去,他走到距离十丈的范围停顿一下,怕把握不够大,又向前走了三丈才真正停下。

林泽知道,体内的灵力差不多消耗殆尽,麻脸尚道肯定有所隐藏,不过他必须分一部分灵力压制体内的伤势,而自己虽然灵力所剩无几,却还有剑意未用,这也是他能否击杀麻脸尚道的最后一个手段。

正如林泽所料,麻脸尚道确实保留不少灵力,但他分出一部分灵力去压制反噬造成的伤势后,所剩的勉强够他最后一击。

之前,林泽不惜一切的要和麻脸尚道拼死缠斗,为的就是这个结果。更重要的是林泽麻痹了麻脸尚道,以麻脸尚道的境界自然很容易看出,林泽的灵力已经消耗殆尽,却不知道林泽还有隐藏着剑意。

“装腔作势!”麻脸尚道看出林泽已经灵力不济,犹如强弩之末,冷冷道:“你确实很难缠,不过终究难逃一死。”

“是么?”

麻脸尚道不在废话,在腰间一拍,顿时手中多了一个青色的香炉,香炉很小,表面却有符文呈现,在香炉出现的刹那,林泽便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威压袭来。

“宝贝?”林泽两眼精光闪动,他觉的麻脸尚道太好了,杀人就杀人呗,带把刀就行啦,干嘛还带个宝贝来?真是好人那,知道他最缺宝贝了。

麻脸尚道可不知道林泽此刻的想法,否则,都不用打,直接就能把他活活气死。

“去死!”麻脸尚道一声怒吼,香炉瞬间离手飞向天空,迎风暴涨,香炉上符文闪烁,同时一道沧桑的气息散出,竟使虚空扭曲形成漩涡,威压之强似可毁天灭地。

“杀!”林泽看到那巨大的香炉,仅仅散出的威压就足可让自己断筋裂骨,无暇多想,一步横跨,便是一剑斜划。顿时一道剑意弘弧,带着森然杀意,速如雷鸣闪电朝着麻脸尚道,呼啸而去。

“这,怎么可能?”麻脸尚道看着那道气势滔天,杀意森然的剑弧,神色悍然,惊恐万分。心里大惑不解,林泽明显灵力不济,怎么还能使出如此惊恐气势? 不过,他这时已无暇多想,那道带着毁灭之意,急速来临的剑弧,一股浓浓的死亡威胁,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麻脸尚道面如死灰,急忙召唤香炉,他希望在剑弧来临之前,香炉能够挡在自己身前。

可林泽的那道剑意弘弧,速度实在是太快,快的仿佛是切肤而生,眨眼之间透过麻脸尚道的身躯,竟还留有威势,又一连劈爆三四棵大树才算结束。

香炉如断线的风筝,直接从天上掉落,砸在雪地里,雪花弥漫。

“怎么会这样?”麻脸尚道神情茫然,目不转睛的盯着林泽,他有太多的不解。

“为什么不能?”林泽一屁股坐在雪地,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你的灵力,不是。”麻脸尚道没有问完,身体分成两片,神魂俱灭,他至死都不明白。

“灵力不济是吧,谁告诉你使剑一定要用灵力?”林泽看着分成两片的麻脸尚道,喃喃自语。

“是你要杀我在先,可别怪我啊”林泽休息了一会,柱着剑站起来走近麻脸尚道,在他的尸体上东摸西翻,嘴里不断嘀咕:“那香炉,他是怎么藏的?一拍腰就凭空出现。”

“吔!这是什么?打不开?”林泽最后在麻脸尚道的灰袍里,找到一个奇怪的黑色布袋子。

林泽也没有过多纠结,把布袋子往怀里一塞,又去拣那和青色的香炉。

“哈哈哈,这场越级战,我打的这么辛苦,拿点宝贝,应该不会遭雷劈吧!”林泽抓着已经缩回原样的小香炉,兴奋不已。他全然未察觉,那麻脸尚道的尸体,突然扭曲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