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唯主沉浮

第七章 再现神秘的门

唯主沉浮 一粒瓜子 2137 2016-11-30 13:37:58

  好半响,从屋子里传出来,三道长长的呼气声。三道声音很粗重,不仅仅是呼气,仿佛呼出的是郁闷,是无奈,是匪夷所思。

林渊明看着眼前的孙子,已经不能用打击来形容了,而是过去的一百多年,居然白活了。

这种修炼速度,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太多太多,或许,应该是超出修真界的认知范围。他真心想要大骂一句,他妈的,睡一觉,就能凝气,还是凝气境颠峰,简直闻所未闻。

与此同时,他又感到无上的自豪,他妈的,爽,真爽!像他林渊明的孙子。

收回思绪,林渊明站起身,说:“道景,明天带你儿子去趟林宗阁,随便挑。”

“什么?”林道景猛的站起,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双眼瞪的犹如铜铃:“那里,可是禁地啊!”

林泽也知道林宗阁,禁中之禁的地方,只是对族内有大贡献的人开放,是最高奖励,重在嘉勉。族人视为最大荣耀,是神圣不能侵犯的地方。

林渊明摆摆手,笑道:“只禁庸才,不禁天才。我走了。”

都说,有其子必有其母。说这句话的人,太有才了,天骄啊,简直就是特意给她母子二人,量身打造。送走林渊明回来,林安蓉明眸大放异彩,咯咯笑的不停:“好儿子,快让娘亲一个。”

“不要吧”刚刚还在自我陶醉中的林泽,立马汗毛竖起,反应极快,转身就往自己房间逃。

林道景眼看母子二人,早已习以为常,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哀叹:“哎,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对于儿子,他有心无力,有力他也不会上去帮,最多报以同情。

但儿子今天的表现,让他感到很风光,无比自豪,骄傲,像他林道景的儿子,嘿嘿。

“要的儿子,今夜娘不亲一下,会睡不好觉的。”

“不。。。要,哎,娘,你怎么还是这一招?”自从凝气境颠峰,林泽的速度快了何止千倍万倍,但还是逃不脱亲娘的手掌心,这让他感到失落,同时也很好奇,亲娘到底修到了什么境界?

林安蓉笑眯眯的看着,儿子蹿进房间的身影,咂吧咂吧嘴,娇笑:“还是儿子的味道香。”

林道景很后悔杵在这里,他应该去睡觉,哪怕去古崖山狩猎,什么都好啊,就是不能杵在这里,特别是,还杵在了老婆的前面,他感觉浑身开始哆嗦了。

林安蓉添净最后一丝味道,眨眨眼睛,看向丈夫,笑的摄魂夺魄,声音无尽温柔:“老公,你看今晚,月黑风高,正是温柔夜。”

“女魔头,妖精啊!”林道景怎么看怎么像妖女,声音落在耳里,更是天雷滚滚,轰鸣八方。

“儿子大了,有了媳妇,忘了娘,蓉儿怕寂寞。”

“我到河岸上,把那些鱼捡回来,白白糟蹋了怪可惜的。”

“我们给儿子造一个妹妹如何?弟弟也凑合。”

“我,还是去狩猎比较好。”林道景原本皮肤就黑,这回更黑了,哆嗦着朝门外跑。

“快放手,痛痛,哎呀,老婆,你怎么总是这一招?”

“咯咯,宝刀不老,大小通吃,一招就够。”

“唉-!”

林泽回到房间,使劲揉揉嘴角,盘膝坐床上,一面调息,一面反复回忆在岸边打出去的情景。心中渐渐明白,自己虽然拥有了充沛的精气,却不知道怎么运用,如果没有一套功法加持,这些精气等于是群龙无首,四处乱窜。胡乱运用,搞不好,还会把经脉震碎。

“难怪,老爹和爷爷会那么担心。”这么一想,他不禁为自己的鲁莽行为,后怕不已。还好没事发生,否则想吃后悔药,都来不及,真是万幸。

爷爷可是说过,明天和老爹去林宗阁,随便自己挑,到时必须给自己弄一套最好的功法。

谁叫他是天之娇子?这么优秀,不给自己挑一套最好的,估计会遭雷劈吧?不过,以后行事还是低调一点好,又不善于言辞,太过高调,解释起来麻烦。烦,真烦。

窗外一道月光,拨开云雾,透射下来,照在床上。

林泽也调息结束,走下床,离开房间来到园子里,仰起头,目光扫向正在从厚厚的云层中,一点一点露出的月。

慢慢的,整个园子,被雪白的月光,照亮如同白昼。林泽站在园子喃喃低语:“今晚的月亮真圆,真干净。”

不知道,现在赶去古崖洞,能不能看到,那一道奇特的月光?还有那神秘的门,会不会再次出现?

林泽仔细查看四周,确认没有人注意自己后,偷偷的从园子的后门消失。

如今,他的修为已经是凝气境颠峰,视力倍增,奔跑时,自然轻松自如,速度很快,风驰电挚。一柱香的功夫,他便站在了古崖洞前,光秃秃的平坦上。

呼吸平静,双眼却死死的盯住古崖洞口。转眼间,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山洞前依然如旧,没有仍何变化。

还是没有动静,白跑一趟?看来今晚上,那扇神秘光门不会出现了。林泽目光闪烁,情绪失落,有些恋恋不舍转身,正准备离开。

忽然,似察觉到月光晃动了一下,咦?他赶紧揉揉眼睛,看过去,原本失落的情绪,顿时振奋起来,心脏跳动加速,目光明亮,神情激动。

月光再次晃动,接着形成光纹,犹如水波荡漾,由里往外,一圈圈扩散开来,越来越大,时间不长,形成一道光幕画布,薄薄的有波纹泛动。

和上次不同,这次他没有走上前去触碰,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眼前这奇异的变化景象,光幕画布里有晶莹闪烁,美仑美换。林泽喃喃低语:“要出现了?”

事实确如他所料,光幕画布只停顿几个呼吸时间,就迅速吞噬掉周围的月光,开始不断的蠕动扭曲起来。

这熟悉的一幕,令林泽双小手握成拳头,身体也颤抖起来 ,紧张和期待。

不多时,光幕画布的中间,一扇神秘的光门,浮现出来,由模糊变的越来越清晰,直到如同真实,还是那么轻盈,仿若轻轻的不用使力,就能推开。

门内那一道召唤再次传来。声音仿佛更急切,但依然很微弱,很细小,却不是上次那样若有若无,清晰了很多。

林泽,没有犹豫,一步跨去,竟直接到了那扇神秘的光门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