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唯主沉浮

第五章 炼精化气

唯主沉浮 一粒瓜子 2160 2016-11-29 13:07:44

  第五章 炼精化气

看着满堂的大笑和坐在堂上正一脸尴尬的爷爷,暗暗嘀咕:“很好笑?这就是天才的优秀之处,何谓天才?这就是天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林泽不免有些洋洋得意起来。

林渊明重重咳了一声,使屋子里的笑声慢慢停下。正声说道:“道景,你们夫妇选个好日子,就去国度家商量着操办。”

林道景夫妇赶紧起身回应,林道景问道:“左叔那边,要不要说一声?”

“不用,这件事,左老头与我原本就定下的。”

“那好,择日我便和安蓉过去一趟,与国度夫妇商量着把日子定下。”

“等等”听到父亲和爷爷的对话,林则有点犯蒙,看向爷爷:“不是说好不议了?”

“本就定下的事,有什么好议的?”

“那。。。那。。。刚才还,你。。。你。。。你们”林泽语无伦次,满脸悲苦:“你们坑我!”

说来说去,还是维持原定,这不是欺负人?

看起来,大人们一个个都是老奸巨滑,老谋深算,阴损奸诈,挖坑骗人。小孩子多好,单纯可爱。林泽越想越委屈,越想越苦涩,凄怆江潭,欲哭无泪。

事情定下,即成事实,又推翻不了。林泽心想,我命真苦,才十二岁,就有未婚妻了,以后要我怎么出门?林三和林白他们知道后,还不知会怎么嘲笑死他呢。心中忍不住感叹一声:“无地自容啊!”

到家后,他一刻不停,直接跑进房间,摔门便睡,谁都不理。这一关,就把自己关了整整三天。其间,亲娘来过,老爹来过,五叔来过,三歌林祁四姐林娇来过。妹妹林笑来的次数最多,几乎每天要过来两三趟。到了第三天,林三和林白也来了,他们是林泽最好的朋友。但不管哪个人来,林泽一个也不见,一个都不理睬,只管一个人躲在房里。

五叔离开的时候,丢了一本薄册子的书,捡起来一看,是一本炼气法门《凝气诀》。

林泽眼前一亮,赶紧翻到第一页,开篇只有四个字,摄心入静。

再往下翻看,只是一幅幅图像和一段段注解,大致的意思:人有一百零八穴窍,是气机运行的众道,交通心肾,调节阴阳。

所谓凝气,只是漫漫修行路的第一步,面对日月,盘膝而坐,静心凝神。引天地日月之精华,钻**窍,顺从经脉的运行,汇聚到丹田成为精气。吸收的精华越多,打开的经脉就越多,汇聚丹田的精气也越多。

薄册子,很快就被林泽全部看完,他原本就聪颖过人,记性又好。但合上书后,还是先把凝气诀回顾一遍,确认没有遗漏,或颠倒,才闭上眼睛,开始静静的思索。没过多少时间,就把凝气诀完全吃透,融会贯通,深深的刻在脑海里。

睁开眼睛,嘴角不自觉的勾起笑意。仿佛向着他的未来,迈进了一大步。当想到未来,立刻精神振奋起来,不在委屈了,更是忘记了沮丧。

薄帷鉴明月,秋风吹我襟。走出去被人嘲笑,又算得了什么?

这时的林泽,眼中只有凝气,修炼,心里想的只有未来,豪情万丈,其它的都是浮云。

事儿想通了,包袱就放下了,顿时如同春风拂面,全身舒爽。

第四天清晨,林泽推门出来,站在园子中央,微风习习,阳光温暖,展开双臂,仰天大喊:“真爽!”

林安蓉在儿子推开门时就注意到了,目光爱怜的落在儿子身上,发现儿子全然没有了萎靡,反倒是意气风发,精神十足。心中的那份不安,也跟之烟消云散。

走过去,立在林泽身前,眉开眼笑:“让娘亲一个。”

“又来了”林泽缩了缩脖子,笑着躲开。

“亲一个嘛”

“不要吧,哎呀,娘总是这一招。”林泽使劲一抹,嘴角的唇印。

林安蓉添了添香唇,得意的笑道:“臭小子,对付你,一招就够。”

林泽目光在园子四周扫了一遍,又朝屋子里看了看,问:“老爹呢,没在家?”

“和你五叔一早就去了教武场”林安蓉说的教武场,就是北边,林宗祠前面的空旷广场,也是整个宗族里最大的教武场所。

“一定很热闹”林泽自然知道教武场在那里。

“你四歌四姐,妹妹林笑都过去了”林安蓉看着儿子,犹豫一下,小心说道:“林慧丫头也在。”

林泽伸了个懒腰,无所谓:“儿子去看看”

“你真去,看看?”

“娘不信?”林泽抬脚走向院门,还不忘挥挥手:“走了”

林安蓉看着儿子的背影,嘀咕一句:“哼,臭小子,信你才怪。”

林泽离开大宅,的确如他亲娘所料,没有去教武场,而是直奔白河岸边,来到了老柳树下。

他不喜欢太热闹,喜欢一个人静静的思考。

老柳树下,仅贴白河河岸,有一块光秃秃的大石头,还算平坦。林泽掸去石头上面的草屑,便盘膝坐下。

要想摄心入静,首先要做到静心凝神。林泽按照凝气诀要领,闭上了眼睛,进入遐想状态。

慢慢的,心神内敛,呼吸也平缓下来。不知过去多久,他竟看到了自己身体里一百零八个穴窍,也看到了密密麻麻的血管,和正在血管里飞快流动的红色的血液,同时还看到自己的经脉,布满身体各个角落,犹如老树盘根,又如开支散叶。

突然,他发现,在心口处,竟然安静的攀附着一团雪白色,泛着晶亮的雾气。这是什么东西?自己的心口位置,怎么会有一团白色的雾气存在?什么时候进来的,自己怎么没有发觉?又细细观察,约莫十息时间,确认这白色雾气很安静,对身体也没有异样,稍稍放心一些。

他浑然不知,这一刻,虚空里,波纹忽然狠狠扭曲了一下,一道粗壮的,同时泛着金色光芒的火线,速度快似迅雷,直接冲破云层,仿佛带起音爆。转瞬间,就来到了林泽的眉心,不做任何停留,直接就顺着眉心钻了进去。

这道火线霸道无比,带着灼热,沿着经脉,直奔口而来。原本安静的白色雾团,似受到影响,这一刻竟快速的旋转起来,并且越转越快。

火线很快临近,依旧不闻不顾,似带着执箸,哄的一声,狠狠撞在白色雾团上。

“啊,好痛!”林泽顿时惨叫出声,一口鲜血喷出,人也就此昏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