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夜瞳

废物一个,逐出宗族

夜瞳 都天夜王 2160 2016-12-02 21:52:48

  青坤昏迷着的同时,抱着她的少女眼神死死盯着青坤,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他的呼吸慢慢趋于平稳,少女紧张的心情才放松下来。正在少女松了口气的时候,从远处天空几道身影快速掠来,来到近前那几人四处张望好像在找人的样子,其中一女子开口道:我见师傅正是往这边飞来怎么就不见了?旁边另一男子目光一扫地上青坤和少女说道:师傅要找的杀死小师弟的人不就是她吗?那师傅呢? 地上的少女看向这几人,正是应生门的之前的三男二女,少女不禁冷哼,那三男二女为首的一男对着地上的少女说。喂,我师父呢?在哪?

  少女听到为首男子的话,冷冷的说道:我不叫喂,我有名字我叫杨瑶,你们的师傅已经死了。那三男俩女听到杨清言的话一脸震惊,然后为首的那男子满脸嘲弄之色的说道;我师傅老人家可是应生门的五大长老之一,

  别说这座小小的银铃城,就是我们应生门掌管的5座城池中最大的天松城城主都要对我师傅他老人家毕恭毕敬的,你们这座排名最末的有谁敢对我师傅他老人家动手的,何况是能杀死他老人家的真是笑话: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杨瑶闻言嘲弄的笑道;应生门不过是归始五大派中元影门管辖的众多小派中的一个有什么好自豪的,说完还不屑的撇了撇嘴:那男子听闻此言怒道;找死,随即举掌便欲动手,这时远处一个人影低空掠来嘴中大喝到:到底是谁在我们青氏族中地界捣乱。场中众人看向远处出声处,出声男子身影消瘦面容阴翳,紧皱着眉头,不一会便来到近前,男子向场中扫了一眼便锁定了躺在地上的青坤,男子快步来到近前,蹲下身探了探鼻息,又扫了一眼场中的人,出声问道:怎么回事,声音中明显带着怒气。刚刚应生门说话的男子站了出来,望向阴翳男子说道:你算什么东西,叫你们青氏族长出来,没看到我们是应生门的吗?应生门阴翳男子

  听到这个名字脸上表情变了一下,随即又冷声道:就算是应生门的人如果打伤我家族的人也要给个说法。什么?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应生门男子对着剩余的俩男俩女说道:听到没有,一个小家族都敢向我们讨说法,你当我们应生门是什么?告诉你我是应生门柳氏的二儿子我叫柳城,在不叫你们族长出来,改天老子我把你们青氏移平。你!阴翳男子皱眉正要说话,便又有声音从空中传来;应生门贵客来了,场中人都转头看向发声处远处空中又掠来几道身影,其中发出声音的便是为首的一个矮胖的中年人,几道身影来到近前,为首的矮胖的中年人露出谄媚的笑向柳城那帮人说道;不知应生门的贵客怎么就来我们这呢,矮胖中年人声音像是见到亲人一样,就连听到的柳城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过柳城随即露出轻蔑的笑拍了拍矮胖中年人的肩膀说道;你是谁?矮胖中年人笑的称道我就是青氏家族的族长我叫青悬,请问您是应生门哪位的高徒?柳城笑了笑说道:我是应生门的柳氏柳城。其实青悬之前已经听到下面的人说看到有人来家族境内,青悬问了下发现是青威住的小院子本来不想管的,便叫阴翳男子青缘去看一下,没想到又有人看到回报说看到是应生门的服饰,青悬这才急急忙忙的赶过来,要知道应生门是谁那可是掌管这座城的门派,别看青氏家族在银玲城是最有势力的,但是在应生门面前屁都不是。柳城看到青悬谄媚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手指着地上杨瑶三人说道:你问问他们,青悬听到这话冷汗就滴了下来,心里想到我可惹不起这主啊,便赶紧问道:青缘怎么回事?青缘闻言看了看青坤,正在这时青坤醒了过来,摇了摇头迷茫的看向场中的众人,怎么多了这么多人青坤心里想到,这是怎么回事?青坤随即想到刚刚自己不是快死了嘛?但看了看自己身体好像完全没事的样子。旁边的杨瑶看到青坤醒了过来开心的笑了起来,杨瑶伸出青葱的小手拍了拍青坤的肩膀说:喂,傻小子你已经没事了,前辈救了你。噢,青坤应了一声笑了笑便站了起来。杨瑶奇怪的看着青坤说:你怎么一点也不高兴,你可是在生死路上走了一趟啊。旁边的众人看他们俩人自说自话早就沉不住气了,青悬率先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青坤你说,这句话蕴含着震慑之意。青坤听到青悬的问话不知怎么竟不怕,好像身体产生了什么变化一样,青坤弯下腰抱拳说道:有人来我们这捣乱,然后我被打了一掌就昏过去了。噢,是吗,青悬说道,随即便望向柳城说:柳公子你看,身上完全没有大家族族长的气势,柳城听到冷哼一声,我师傅是在这里不见的,,我刚刚又在这里被这俩个羞辱了你自己看着办。柳城这话其实只是报刚刚瞧不起的仇,而青坤因为跟杨瑶在一起也被牵连了而已,青悬闻听此言便转头向着青坤青缘说道:青缘你给我回去自己去刑堂领责罚,并且辞去家族代理职务,至于青坤从今天起逐出家族,你这种不能修炼隐气的废物,留在家族也没用,你收拾东西走吧,不过你父亲母亲都还能留在这,这样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旁边的青缘一脸不可置信说道:你怎么能把青坤赶出家族,就因为得罪了应生门,而且就因为外人的一句话,他可是您的亲外甥啊!旁边的杨瑶或许也知道青坤是被自己连累的,她跳脚指着青悬说道;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冲着我来啊,你连累傻小子干嘛。青坤其实之前还是向着家族的,就算是被同龄人嘲笑,就算不能修炼隐气,他还是觉得这里是自己的家,他才拼命的修炼隐气,想融入进去,想跟同龄人玩,这之前不会有人愿意跟一个银色瞳孔,不会修炼隐气的废物玩,十五年来一直如此,他还只是个孩子,可是此刻他真的伤心了,只有十五岁的瘦弱身躯被这个消息给打击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家不承认自己了。那自己应该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