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自由无槛

天黑请闭眼

自由无槛 凤斋雅 2716 2016-12-27 10:07:38

  豪华的包间,尧尧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她自认此次的惊喜是送到了,看到刘斌脸上的表情就说明他是相当的意外的。

而蒋洁作为刘芳的得力助手当然也在受邀之列。

“今天爸爸妈妈不在,我们就随意点,不要拘束。尧尧来探班,我们小斌心里美了吧?所以这一席是为欢迎尧尧,当然,也为一个人:小洁,从小洁回来就马不停蹄的帮我打理公司,一直没空接风,那么今天,我们两件大事一并办了。欢迎尧尧和蒋洁!我们喝一个!!”

“姐,你就不要喝了,我们干了吧!”刘斌关心姐姐的身体,体贴的说。

“嗯,小斌,还有你,第二杯,姐姐要敬你,你和小洁这次配合的很好,我觉得你对打理公司已经很熟悉了,再加以时日你可以独立操作了。姐姐替你感到高兴!”刘芳说着已经将一杯酒全部喝掉,并且又示意服务员给自己倒上。

她接着说道:“我呢,鬼门关走了一圈,说不怕,真不怕,我刘芳到现在该享受的都享受了,我是拼,可这世界上拼的人不少,有几个人像我这样得到了相应的甚至是数倍的回报?我知足了,即便此刻让我离去我也不觉悲哀。更何况,我好了,只是没有胸的女人可能不太算作是女人了吧?不过大家都不要为我担心,我的老公疼爱我,家人照顾我,我没有觉得损失惨重。人生嘛,不经历一些事情哪叫人生?好了,怎么搞的这么悲情?我可不想说教啊,但你们听好,不要浪费时间,趁自己年轻,趁着青春年少,做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一切,勇敢一点,不要留下遗憾!”

尧尧看着刘斌,刘斌却低着头,若有所思。

蒋洁看刘芳情绪不对,接过话说:“姐,你是我们的榜样,我们会更努力!我这次回来看到您,感觉还是一如既往的亲切,您待我像亲妹妹一样,我蒋洁这辈子都愿意跟在姐的身边!”

“小洁,你值得最好的,你的为人做事都值得他们学习,在我刘芳带出来的年轻人里,你是最出色的,我没有看错你,你和小斌绝对会是我很好的接班人。”

“姐,我只想跟着你,有你指导我,我心里才踏实!”蒋洁突然眼里溢满泪水,这让刘芳也不禁感动了起来。

“小洁,你是个好女孩,我怎么着也得把你交给一个最好的男孩,你也青春,却因为不停的工作从没像样 的谈个恋爱,别人浪漫的时候你在工作,别人结婚的时候你在工作,别人生孩子了你还在工作,甚至你生病了还在工作,姐欠你的太多,只顾在工作和能力上历练你,却忽略了你的感情生活,连一个谈恋爱的时间也没给你。对了,柴老家的公子还在追求你吗?”

“他……挺好的,可我真没时间和他谈恋爱。”

“哎呀,你看,我就知道这孩子也是个好孩子,很专一,我从没听过任何他的绯闻,和你一样洁身自好。这一段忙过去,姐给你放个假,你和他好好相处一下,去浪漫浪漫,培养培养感情,你们两个很般配!”

“咳咳咳……”刘斌突然咳嗽起来。

“怎么了小斌?没事吧?呛到了?”

“没事,没事。”

“看我们,光顾聊天了,差点把你俩忘了,快,好好吃点儿。”刘芳招呼着刘斌和尧尧。

尧尧是一个比较敏感的人,她察觉到刘斌的不对劲,从今天刚见到刘斌,她不明所以,一直以为是因为自己的惊喜震的他吃惊缓不过来,直到刚刚她才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尧尧一直都没有说话,她是话少的人,可今天她本来是要和刘芳好好聊一聊来着,没想到刘芳重视这个蒋洁的程度远远超过了自己,她觉得很失落,原本有的亲切感一下子消失不见了,自己的安全感一下子也随之消失了。

”尧尧,你这次来要多待几天啊!“刘芳终于对尧尧说,可是已经太晚了,对于尧尧而言,一切的感情都应该是对等的,一旦自己热脸贴了稍微有点冷的屁股,自己就绝对立刻会停下来。

“哦,不了,我今天晚上的飞机,我就是突然想小斌了,就飞过来,事实上马上就得回去。”尧尧勉强的笑了笑。

“怎么这么着急啊?”刘斌问尧尧,可是尧尧连看也没看他。

“嗯,公司挺忙的,年底了,事情比较多。”

“那我一会儿送你去机场吧?”

这一刻,尧尧确信了自己的推断,要是平时他怎么会任自己回去?还要亲自送自己走?肯定是直接带自己去酒店,肯定是百般想着怎么让自己留下来,或者干脆霸气的和自己说不许回去之类的,可是,今天,今天的小斌太反常了。

“不用了,我打车走吧,你照顾姐姐和蒋小姐吧。”

“胡说,你好不容易来一次,我们有什么好照顾的,傻孩子,看看公司能不能请假,能的话多呆几天吧!”刘芳的话让尧尧稍稍觉得一丝温暖,她至少明白刘芳不是故意冷落自己,是真的需要感谢蒋洁,而自己真的在她心里是有认真被对待的。

尧尧感谢的说:“姐姐,谢谢你,可我是真的得回去了,这次来的有点唐突,也吓到了小斌,下次来我会提前和你们打招呼。”

“哪有吓到我?我惊喜!”刘斌笑着对她说,可尧尧分明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惊喜。

“你确定不是惊吓?”尧尧说完喝了一口红酒。

刘斌伸手过来拉尧尧的手,尧尧没有拒绝,可她分明感受不到刘斌曾经的温暖。

“尧尧,小斌,你们两个的事情也该考虑一下了,两地终究不是个办法。小斌,你能独立打理公司,以后就让尧尧帮你,你们两个多在一起,也是好的。”刘芳语重心长的说。

“嗯,知道了,姐!”刘斌应着。

要是搁在以前,他会趁热打铁的说:那就让尧尧来吧,立刻马上行吗?可是这次他没有,只是应着,没有要落实的感觉。尧尧知道这段感情的结局了。她以为这会是自己感情的归宿,没想到自己还是得继续奔波在寻找真爱的路上了。

她突然觉得很累,很想睡。

一顿饭,刘斌和蒋洁互相没有说一个字,这就充分的说明了不正常。

尧尧的执意下,刘斌没能送成尧尧。

她一个人到了机场,心灰意冷,刘斌打来电话,她冷笑了一下,挂断。

电话那端的刘斌回头看了看刘芳和蒋洁尴尬的说:“她没接,可能是要过安检了吧”

“小斌,你为什么这样对尧尧?你是不是心意有变”刘芳突然问道。

“没,没有啊,我怎么对尧尧啦?刚刚我要送她,是她死活不让啊。”

“行了,小斌,你不对劲,你今天表现的很不对劲,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姐姐能看出来,尧尧更能。”刘芳一语中的。

刘斌突然怔住了。

他这是干了什么?他是疯了吗?他在后视镜上看了看坐在后座的蒋洁,心里开始打仗。自己要做一个抉择了。蒋洁始终没有看刘斌,她一直扭头看向窗外,仿佛是在让刘斌自己做决定。

刘斌茫然的开着车,他把刘芳送回家,在送蒋洁回酒店的路上,两人沉默不语。

到了酒店,门童把钥匙拿走帮刘斌停车。两人径直走进酒店,依然没说一句话,但两人的心意好像对方都知晓。

蒋洁开了门,刘斌跟着进去。

刘斌把门关上,转身发现蒋洁正站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

“你确定吗?”

“我确定!我从没这么确定过。”

“为什么?”蒋洁冷静的问刘斌。

“因为感觉。”

“你自己信么?”

“你不信么?”

“我不知道。”

“还有你不知道的?蒋总?”

“这样对她很残忍!”

“我对不起她!”

“你是对不起她。”

“所以我不能再对不起你了。”

天黑,请闭眼。

难过,请闭眼。

爱若是不在,勉强又是何为?人与人,就是这么简单。

爱你时,你是一切,不爱你时,你什么都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