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冥垩

第十章 紫灵山 紫叕鸟

冥垩 蜀冥 3567 2016-12-20 15:31:27

  记忆里,容兮是一个风度翩翩,英俊帅气的少年,也是一只大鸟,蓝色的大鸟。

自打他用他的翅膀救了我,我便爱上了那柔软的羽毛。

那个时候最舒服的事情,就是窝在他软软的羽毛里,懒懒的睡着。

我从来没问过他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到天清殿,但是冥冥之中都已经注定了,他要陪我度过千年的时光……

冥冥之中也注定了,他会厉害我……

10。紫灵山 紫叕鸟

蓝音把玩着手里的乐乐,问道:“你说裂天虎怎么还不回来……它会很喜欢乐乐的,若是它在这里,还能和乐乐一起玩……”

孤竹橙乐手里的茶杯险些掉在地上,让裂天虎和乐乐一起玩……裂天虎随便打一个喷嚏都能把乐乐淹死……

“可是这都已经是第二天了,裂天虎怎么还不回来……”蓝音自言自语道。

“裂天虎在西区发生了一些事情。”白泽从外面进来道。

蓝音抬头,一脸惊愕:“发生了什么事情?裂天虎现在怎么样?”

白泽道:“我也不清楚,但是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否则怎么会这时候还没回来……”

白子辰不知什么时候也赶了过来,他推门而入,道:“哥,栾枝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白泽皱下眉头:“她应该是和裂天虎在一起。”

“不管了,我现在就要去找她。”白子辰转头便向外走。

白泽起身道:“你怎么找?你知道他们在哪个区吗?”

“荀荀说她能感知到裂天虎的方向,应该是在西区……”白子辰道。

“西区?”白泽道,语气有些不对。

“西区怎么了?”孤竹橙乐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惊愕,忍不住问道。

白泽深深叹了口气,道:“西区,已经消失了……”

西区消失了,不存在了,这种事情在冥垩城倒是也发生过,一个地方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了,里面生活的人也突然不知去向,这种事情在冥垩城不足为奇,毕竟这城里住着的都是神力通天的上神,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掉一个地方还是很容易的。

白子辰一下子不知所措,难怪荀澈这几天都无法到达栾枝和裂天虎他们那里,原来他们那个地方已经不存在了……

他第一次感知到了恐惧,无论是栾枝被掠走,还是得知栾枝在白泽手里的时候,他都没有过恐惧,因为他总觉得自己能把栾枝救出来,无论对手有多么强大,拼了命他也会把栾枝救出来,可是现在,他突然慌了,他不知道栾枝在哪里,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他第一次感知到了那实实在在的恐惧。

“一个地方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荀澈道:“我总觉得会有事情发生。”

白子辰懒散的坐在一旁:“我也这样认为,现在我们也没有栾枝的消息,不能贸然行动。”

荀澈点点头,一脸忧愁的看着肩头的小蛇,赤环吱了一声,又爬了下去。

那天夜里,荀澈好像听见有人叫她。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却见赤环不知何时竟盘在她的胸前。

“荀澈,你可听说过紫叕?”赤环道。

荀澈认真的盯着它,摇摇头道:“赤环,你终于愿意跟我说话了……”

赤环被她盯的有些不舒服,嗖的一下把头转了过去,道:“这紫叕是一种紫色的大鸟,头似龙,可喷火,性情凶狠,神力高强。”

“这紫叕鸟同我有什么关系?”荀澈问道。

“紫叕鸟本是万万年难遇的神鸟,千年以前冥垩城里不知为何来了一只,我们接下来的任务便是和它有关。”赤环道。

荀澈笑道:“千年以前,千年以前你还没有出生吧!”

赤环沉默了一阵,却并没有回答荀澈的话,接着道:“紫叕鸟就住在紫灵山上,紫灵山上有二十颗稳固神力用的紫玄石,能拿到紫玄石的人,方能继续参加比赛。”

二十个……也就是说只有二十个人能够胜出,能够继续走下去,而其他的人,要么留在这里等上两百年,要么便要在紫灵山丧命。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便出发前往紫灵山了,荀澈惊喜的发现,这方向就是去西区的方向。

“这紫灵山离西区很近的。”凤锦在头顶道。

紫灵山脚下,众人抬头,尽是一片紫色,满地的紫露草,满山尽是蓝花楹,一阵阵的芳香。

蓝音看的傻了,不由道:“怎么还会有这么漂亮的地方……”

荀澈也颇为震惊,自己千岁前都住在冥垩城,却从未听说还有这样美丽的地方。

“我们这样人太多,目标太大,”白泽道:“而且也不方便我们找紫玄石,不如分开吧。”

众人都表示同意,于是白泽,蓝音和孤竹橙乐一队,白子辰和荀澈一队。

“若是遇到紫叕或者什么危险,记得互相联系,”白泽道,末了看了眼白子辰,轻声道:“你自己小心点……”

众人朝着两个方向上山,一会便不见了对方的身影。

“真是没有想到,阿泽你还这么关心弟弟,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蓝音手里抱着乐乐,一脸花痴像的盯着白泽。

白泽对于蓝音这种突如其来的表白显然已经习惯了,倒是一旁的孤竹橙乐红了脸:“怎么觉得我在这有点多余呢……”

蓝音哼了一声道:“若不是乐乐离不开你,你以为我愿你跟着我们?”

乐乐懒懒的在蓝音怀里拱了一下,孤竹橙乐却是一脸的不高兴。

“可是我们也不知道紫玄石在哪里,怎么找啊?”蓝音没有理会他,又笑盈盈的看着白泽。

白泽走在前面,道:“这紫玄石既然是稳固神力的,自然是神力雄厚……”

“哪里神力强,我们就去哪里吧!”另一边,白子辰拽着荀澈大步的跑着:“这次我一定要在我哥之前找到紫玄石。”

凤锦在上面飞的很是自在:“你们兄弟之间还比这个……”

白子辰哈哈一下:“他以为刚才关心我一下我就会放松警惕……哈哈,这次我一定会赢!”

荀澈心里觉得好笑,这白子辰还是孩子心性,白泽恐怕根本没想这么多吧。

“荀澈……”赤环突然抬起头,四下张望了一圈,道:“荀澈,你有没有发现,这里我们之前来过……”

不说没有发现,荀澈和白子辰停下脚步,果然发现这里有些熟悉。

“不记得我们走过回头路啊……难道我们迷路了?”白子辰颇为惊奇。

赤环从地上窜了上来,道:“是这些紫露草,这些紫露草都有迷惑人的毒性,我们不知不觉就走错路了……”

白子辰赶紧捂住了鼻子,道:“可是这草也太香了……”

荀澈暗自皱眉,这点小毒本来对她没有影响,只怪自己实在太放松警惕,竟然中了这种小毒,想想真是可笑……她用指甲划破指尖,鲜血一出,便是一阵芳香,瞬间盖过了那紫露草的毒气。

“若说神力重的话……”蓝音提起鼻尖,东闻闻,西问问,眯着眼睛张望了一圈,道:“这个方向的神力最重……”

白泽朝着蓝音指的方向望去,不远处的地方,走出了四个人影。

蓝音嗖的一下缩在白泽的身后,道:“这几个人神力好重,应该是特别厉害……”

白泽眯着眼睛:“那可不一定……”

那几个人很快便走近了,为首的那人个子不高,相貌平平,身后的两人也是一脸痞气,只是跟在最后的却不是个人,而是个能站立起来的黑色巨虫。

“白泽?”为首那人看到他们后,竟是一脸热情的迎了上来。

白泽道:“你认识我?”

“这冥垩城里怎么会有人不认识你呢……”那人恭维道:“在下严博。”

“严博……”白泽笑道:“看来你们运气很好啊,已经找到紫玄石了?”

严博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人,笑道:“这紫玄石本就是身外之物,白兄若是想要尽可以拿去,只是……”

蓝音急道:“只是什么?”

“只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严博对白泽道。

蓝音问道:“什么条件?”还未等严博回答,白泽就反手一掌打在了严博的身上。

“把紫玄石给我。”白泽冷冷道。

严博捂着胸口后退了两步,心中暗道,果然不能和白泽谈条件,他脸一阴,转身便掐住了身后两人的脖子,咔嚓一声,两人的脖子都一瞬间被扭断了。

“连自己人都下得去手……”孤竹橙乐惊得不行。

严博一手一个紫玄石递到白泽面前:“我知道你很厉害,这两个紫玄石就当是见面礼,大家交个朋友……”

白泽接过那两颗紫玄石丢给蓝音和孤竹橙乐,又道:“你的那颗呢?”

白泽的眼里尽是杀意,严博吓得连连后退:“我……”

突然间,山里传来了一声厚重的凤鸣声。

白泽皱了下眉头,转身便往那凤鸣声传来的地方走去,蓝音和孤竹橙乐也赶紧跟了上去,只留下严博一个人不知所云。

他看着慢慢走远的白泽的身影,才慢慢吐出了一口长气,靠着树干坐了下来,这白泽果然是不好招惹的,本来只是想拉他加入自己的队伍,没想到不仅失去了两个同伴,自己还险些没命了……

白泽匆忙赶到了凤鸣的地方,果然看见一只巨大的紫色的鸟正盘旋在上空,不时的发出一声声厚重的叫声。

“紫叕鸟果然出现了!”蓝音感叹道。

孤竹橙乐眼尖,道:“快看,下面是白子辰和荀澈!”

果然,被紫叕鸟盯上的,果然是白子辰和荀澈二人。

适时,那紫叕鸟口中喷出一个紫色的火球,朝荀澈打去。

白泽眉头一皱,闪身挡在荀澈面前,替她挡下了紫叕鸟的这一击,他一把将荀澈拽走,却没有说话。

倒是白子辰吓了一大跳,道:“荀荀你到一旁等着……”

荀澈后退了几步,便见白泽一身白光,一掌照着紫叕鸟的面门打去。

荀澈呲呲嘴,不知道刚才那一下有没有伤到白泽……

只是那紫叕鸟实在太大,头一偏,左边的翅膀一扇,便躲过了白泽的攻击。

荀澈也不知怎么就突然遇到了这只紫叕鸟,好像它就是跟着他们过来的样子,紫叕鸟和凤锦都属鸟类,紫叕鸟却自有一股王者气息,在气势上完全压制凤锦,硬是连攻击都不会了,而至于赤环,赤环那小小的身躯实在不适合迎战这种巨大的会飞的生物,所以,只能是白子辰和荀澈苦苦的支撑着……

这一下不要紧,荀澈却长大了嘴巴,刚才她没有注意到,这紫叕鸟的左边翅膀上,竟然有一道黑色的,骇人的伤疤……

记忆一瞬间回到了很多年的那个午后,她和容兮并肩坐在天清殿的小亭里,看着容兮左臂上的伤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