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盗行天下:夫君别太坏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冥冥之中

盗行天下:夫君别太坏 思路兄 2166 2017-06-16 22:10:35

  次日清晨一起吃早饭,陶陶只顾低头吃饭,穆望舒一如往常淡定的给她夹菜,没藏蕙兰只觉得这两人之间的氛围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具体哪里奇怪!

  “陶陶!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格外安静啊?”

  “有,有吗?没有吧!”

  陶陶有些心虚的说道,但眼神却不经意的望向穆望舒。然而后者一脸淡定,似乎她们二人的对话与他无关。

  “有!肯定有!”没藏蕙兰皱着眉头眨了眨眼睛,碰了一下旁边的黎青,让他看看对面那两位。

  黎青干咳了一声,夹起一块鸡肉塞到没藏蕙兰的碗里,“食不言寝不语,吃肉吃肉!”

  “谁要你夹!”没藏蕙兰非常迅速的将碗中的鸡肉丢到黎青碗里,看似满脸嫌弃,其实在强装淡定!

  陶陶见状立刻开涮,算是对刚才没藏蕙兰给予礼尚往来:“倒是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让有爱了!”

  “谁跟他(她)有爱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没藏蕙兰和黎青同时提高嗓音喊道。

  “好好好!不谦让,心有灵犀!心有灵犀可以了吧!”陶陶双手摊开以示投降,被说中心事的黎青脸红的挠了挠头,没藏蕙兰则是气鼓鼓的扒着碗里的米饭。

  正说话间,管家传话说门外来了一个少年,说是要找少夫人。

  “少年?叫什么名字?”

  “回少夫人的话,那人自称刘安。”

  “是小安子呀!我现在就去迎他!”

  陶陶刚站起身就被穆望舒拉住,那人一言不语,却示意陶陶先将碗中的饭菜吃完。陶陶悻悻的坐回到位子上,嘱咐管家:“你让小安子先在大厅等我,我马上就好!”说着便低头扒饭!

  较之陶陶的狼吞虎咽,穆望舒却一脸悠哉的吃着自己的饭菜,时而不动声色的往陶陶快要见底的碗里填菜。陶陶越是心急,碗里的饭菜总是吃不完,然而见那人慢条斯理一脸从容,陶陶只好忍着不发作!

  大概吃了第三碗,陶陶终于忍不住了,拿起自己的碗将剩下的饭菜全部倒给穆望舒:“赏你的,慢慢吃!”说完一溜烟跑了出去!

  留下努力憋笑的没藏蕙兰和黎青,以及强壮淡定,一脸隐忍的穆望舒。

  陶陶一路小跑,人还没到大厅便大喊起来“小安子,你怎么来了?你赵家哥哥呢?”

  “陶爷姐姐!赵家哥哥最近忙着处理朝政,都没有时间带我来找你,所以我就自己来了,呐!这是送给你的!”刘安满脸喜悦的从背上取下一卷画轴递给陶陶。

  画中的女子身着青色长衫,眉眼之中透着灵气,在她的身后的一张原木色台子上放着一盏瓷器,笔风极简,气度非凡,细细看来竟然和那手帕上的瓷器一般无二!

  “小安子说过为了报答陶爷姐姐的救命之恩会送你一件礼物,这幅画,我画了七天之久……”

  陶陶赶紧从衣袖中掏出那件手绢,将它与画作一同平摊在桌子上,简直一模一样!

  “小安子!这真的是最好的礼物!”陶陶激动的抓着小安子的肩膀,欢呼雀跃!

  “陶爷姐姐喜欢就好!”

  “喜欢!我很喜欢!你快告诉我!这画中的瓷器你是在什么地方见到的?”陶陶的食指快速的激动的指着画上的瓷器,喜悦之情无法言表。

  “这个啊?我小的时候没人愿意和我做朋友,父亲就让我在他的收藏室里练习画画。我觉得这个瓷器上的纹络特别有意思,所以就经常临摹,前几日帮陶爷姐姐画肖像时总觉得旁边缺少些什么东西,突然就想起以前画的瓷器了,添上之后觉得分外好看!”刘安不知道陶陶为何如此兴奋,还有她手里的那个手绢,明明是之前自己帮一位姐姐画的,怎么会在她手里。

  “陶爷姐姐,这个——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是小安子很久之前给一位漂亮姐姐画的,怎么会在你这里哦?”

  “哈!哈哈哈!我如果说是天意你信不信?”陶陶激动的拉着小安子的手,错不了!手绢的主人说上面的瓷器是一位少年所画,看来是小安子没错!

  “嘿嘿!我信!不过,陶爷姐姐这幅画千万不要让我父亲知道,自从几年前我帮那位姐姐画过之后,父亲再也不让我画瓷器了,还下令禁止我去他的收藏室!这副画是我夜里偷偷画的!”

  提到不能画瓷器,刘安稚嫩的脸上浮起一阵失落,陶陶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她大概是能够理解小安子的心情。先天性智力低下,孤独的童年只有画笔为伴,仿佛在暗无天日的小黑屋里寻找光明,直到发现那盏瓷器,就如同一束阳光照亮了屋子。

  娘亲,哪怕您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但是您所制作的瓷器却依然能够带给他人温暖。陶陶郑重的点了点,有些红了眼眶:“姐姐答应你!绝对不会让你父亲知道!”

  陶陶心下了然,当年章家灭门,国舅爷如此贪财必定会从中捞到好处,只是老天有眼,又或者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竟然让小安子将这个秘密带给自己!

  城外废旧草庐内,国舅爷刘美站在一块稍微干净的地方,他面前跪着一人,身着上等绸缎衣衫,却满脸惊慌,唯唯诺诺的磕头祈求:“国舅爷!您答应过我的,我儿子考取功名的事情,你不是说过会帮忙的吗?”

  “王员外!你搞搞清楚!用牛家庄换你儿子功名,可现在呢!我白白赔了那么多银子!屁大点地都没捞着!现在不止皇上,就连太后都开始怀疑我!到底是谁走漏的风声,想必你我心里清楚,别在这给我装可怜!”

  “国舅爷,您不能这样啊!我王某鞍前马后为您做了那么多事,您不能这么对我!”

  “我怎么对你?你办事不利,我没拿你是问已经是大发慈悲了,你居然还有脸来见我!还有你那不争气的儿子,这辈子注定没有当官的命!死了这条心吧!”

  国舅爷刘美嫌弃的一脚踢开跪在地上人,转身就想走。王员外见状扑上来纠缠:“刘美!你言而无信定遭天打雷劈!我就算身败名裂也要与你拼个鱼死网破!”

  刘美听罢怒不可遏,一把将对方推开!谁知那人重心不稳踉跄着向后倒去,脑门硬生生砸在墙角凸起的石头上,当场没了声息!

  刘美吓得脸色煞白,颤颤巍巍的蹲下试探那人的鼻息,惊的差点坐在地上:“死——死了!”

思路兄

哎呦呦,国舅爷杀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