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盗行天下:夫君别太坏

第一百二十章 花苑偶遇

盗行天下:夫君别太坏 思路兄 2150 2017-06-14 22:58:59

  果不其然,趁着穆望舒不在陶陶偷偷换了男装打算出门寻找手绢的主人——梅儿!可刚一迈出自己的房门就见到一个身影靠在门前,一身绯色男装衬得小麦色的皮肤格外精致,腰间的一把长鞭暴露了她的身份。

  “既然主意是我出的,我当然得跟着去!”没藏蕙兰歪着脑袋一副等你很久了的模样。

  “你倒是很了解我,怕了你了大小姐!”陶陶无奈的摇摇头并没有拒绝没藏蕙兰的要求,顺便还带着戏谑的语调夸她衣服挑的不错!

  陶陶一身青色长衫扎着一个街头小混混的发髻,没藏蕙兰一身绯色书生装,却在腰间别着一把长鞭,单单让人看着就觉得此人性格颇为乖张!

  两人先是随便进了一家店碰碰运气,谁知一进门差点被胭脂水粉味给呛死!各路莺莺燕燕围了上来,柔若无骨恨不能让人架着走!

  没藏蕙兰一脸嫌弃的拍开身边的女子低声冲陶陶说:“我就不明白为何有男子喜欢这种地方!”

  陶陶到不以为然,大摇大摆的往里走,还宽慰没藏蕙兰说:“这你就不懂了,你现在所看到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烟花之地附庸风雅的女子可多了去了!不要说男子,陶爷我就很喜欢这种地方!”说着勾起身边一女子的下巴,颇为老练的调戏一番。

  没藏蕙兰在一旁看得有些恶寒,双目之中透着一股寒气,恨不能立刻洗洗眼。有一两个不怕死朝她贴来,愣是让她当场喝住:“走开!”

  陶陶忙着给她打圆场:“诶哟哟,瞧他个不懂怜香惜玉的!姐姐们别与他一般见识,近日为情所伤看谁都是不顺眼呢!来来来,都上我这来!”

  陶陶从怀中掏出一些碎银子摊在手上,见有女子伸手要拿,当即攥了起来:“呐,给你也不是不可以,只需告诉我你们可知道有位叫梅儿的姑娘丢了条画着瓷器的手绢?”

  “我知道!我知道!”

  人群中有一女子应声说道,陶陶当即面露喜色递上一枚碎银:“这位姐姐请讲!”

  “公子,你别说梅儿,咱们这里什么桃儿杏儿竹儿菊儿多了去了,只要你想找,保准你满意。”

  陶陶一听知道是上了当,佯装生气道:“我当诸位姐姐是真心待我,却不想是拿我说笑,哎……”

  “哎呦小冤家,你这眉头一皱可把我心疼坏了,让姐姐好好补偿你!”女子说完扑身而来,吧唧一声吻在陶陶脸上,惊的陶陶慌忙往后躲闪!

  众女子笑作一团,其中一个嬉笑道:“我看你长得颇为秀气,不如就留下来陪咱们姐妹儿吧!”

  此话一出,惹得旁边看好戏的没藏蕙兰噗嗤一声笑开了花!陶陶自知在这件事上栽了跟头,赔笑到:“各位姐姐若不知梅儿是何人,就恕在下先告辞了!告辞!”

  陶陶拱了下手跐溜一声跑了出去,原本还在笑她的没藏蕙兰见那人如此没义气竟丢下自己一个人逃了,面对围上来的莺莺燕燕,没藏蕙兰一气之家将长鞭一横,粗着嗓音喊道:“再靠近!我,我就不客气了!”

  边说边往出口退去,惹得那群女子甩着手绢满脸幽怨的嗔道:“真是个不识风趣的臭男人!”

  跑出烟花之地,没藏蕙兰本打算数落陶陶一番,谁知见她脸上的胭脂印记,不免又笑了起来,“哈哈哈!没想到你陶陶还有今天!”

  陶陶擦了擦脸,一个白眼埋怨道:“我哪知道她们如此空虚寂寞!还不都是你的提议!害我白白牺牲了色相!”

  “那现在怎么办呢?陶——爷!哈哈哈!”

  “还能怎么办,下一家!”

  陶陶暗自发誓,这一次她一定要拿出穆望舒的冷气场镇住那群女子!话虽如此还不是因为最近手头太紧,翻遍整间屋子才找出这么几个破碎银子,想上楼去见高雅女子简直比登天还难!

  “陶陶你快看!穆哥哥怎么在楼上!”

  刚一进门,没藏蕙兰就指着二楼的一个拐角。陶陶眯着眼睛瞟了一眼,惊得下巴差点掉了!可一瞧见送他出房门的女子清丽温婉,心中多有不快!

  “那有什么,他一大男人来这种地方岂不是很正常!”陶陶死鸭子嘴硬的坐到一边,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精气神儿!

  “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没藏蕙兰察觉到陶陶的不悦,但心中却是向着自己的穆哥哥,她可不相信穆哥哥会和普通男子一样来此处寻花问柳!

  “要去你去,反正我是不会去!”

  没藏蕙兰见陶陶如此,倒也不知如何是好,索性坐在她旁边转移话题:“我觉得眼下之际还是先找到梅儿再说。”

  见陶陶不搭理自己,没藏蕙兰环顾一周,发现此处的女子竟和别处不同,多了几分端庄和大气。

  她用胳膊肘碰了碰陶陶:“喂!这个地方好像不太一样啊!”

   陶陶当然知道这里不一样,此处乃汴梁城中最奢华的识香苑,苑中艺【妓】个个能歌善舞,通晓音律,是达官贵人和风流志士往来之地,更有传言说此处提供一对一,只要你有足够的银两,这苑中女子便可只属于你一人。瞧着穆望舒与那女子相谈甚欢,以他的实力自然能够做到这些!

  陶陶越想越气,既然与自己有过约定,如今却出现在这种地方,穆望舒这个人还真是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一拍桌子,陶陶起身就往外走!光顾着生气,却不曾想迎头撞上一人!只听到没藏蕙兰无比心虚的声音:“穆——穆哥哥,我们,我们是来调查——!”

  陶陶抬头一看此人正是穆望舒,当即打断没藏蕙兰的话,没好气的说道:“没错!我们是来调查你穆大少爷在此处藏了几位女子!”

  穆望舒一把抓起陶陶的手腕,望向她的眼神之中透着一丝怒气。陶陶不知为何竟有些胆怯,想要挣开那人的束缚,却始终无能为力,只好假装强硬的问道:“穆望舒!你,你要干嘛?”

  没藏蕙兰见他二人剑拔弩张,当即向前解释:“穆哥哥,我们当然相信你,我和陶陶是来找,找梅儿姑娘的!遇到你,纯属巧合!巧合!”

  穆望舒的双眸变得深沉而冷峻,盯得陶陶不敢出声,或许是听了没藏蕙兰的话,又或许是明白陶陶她们与自己一样是来找人而已,当即松了陶陶的手,只说了两个字:“回家!”

思路兄

穆望舒内心戏:好你个陶陶,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居然逛起花楼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