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盗行天下:夫君别太坏

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中之事

盗行天下:夫君别太坏 思路兄 2073 2017-06-06 22:27:23

  “少夫人,饭菜都——准备好了,您——请吧!”

  黎青在饭桌前杵着左右不是,可少爷的命令谁敢违背,只好硬着头皮劝陶陶。

  陶陶一手托腮一手拿着筷子戳戳那个戳戳这个,满桌的饭菜虽都是自己喜欢吃的,可就算再给她个肚子也吃不了几口。

  “黎青啊!陶爷我平日里对你怎么样?”

  “少夫人对黎青,那自然是没话说!”黎青扶了扶额头难掩无奈之情,“您对我再好——可这饭还是——得吃!”

  “好啊你!卸磨杀驴是不是!你还想不想跟没藏蕙兰好啦!”陶陶故作生气,一把将筷子拍在桌子上!

  “少夫人息怒啊!我当然想与她好了!可少爷说了,这饭您要是不吃,我又要被派出去两三年!想我黎青也不小了,终身大事也该考虑,您就当可怜可怜我吧!”黎青双手合十就差给陶陶下跪了!

  “少给我来这套!给你两个选择,一!你把这些饭菜吃了!二!我现在就去告诉你家少爷,月白客栈你半夜到我房间的事,到时候只怕不是两三年那么简单了!”

  陶陶面露笑容说的异常清楚,黎青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少夫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想我黎青一生清清白白做人,坦坦荡荡做事,你不能陷我于不仁不义之地!”

  “啊呸——!请清白白?还坦坦荡荡!是谁穿着夜行衣大晚上跑到窗户外偷看的!”

  “少夫人您这么说的话就不对了!别忘了你——你会轻功的事情我还没跟少爷说呢!”

   “那你去说啊,你现在就去说好了。”陶陶一副地痞无赖的模样,往椅子上一靠,眨着一双媚眼望向黎青,“不过……你猜偷看和轻功——你家少爷更在意哪个?”

  黎青一脸绝望的跌坐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拿起一双筷子,“得!您什么也别说了,我吃还不行吗!”

   “这就对了嘛!真乖!”伸手捏了捏黎青的脸,满脸的微笑却是看好戏的模样!可怜黎青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只能在心里叫苦连天,这翻起脸来的少爷和少夫人还真是天生绝配!

   伺候了黎青吃晚饭,陶陶拍了拍手一弹衣袖打算走为上策!谁知黎青伸手扯住她的衣袖说道:“少夫人,呃——!其实少爷也是一番好心——呃!”

  陶陶转头望着黎青,见他半句话一个饱嗝,“此话怎讲?”

  “你没来吃饭,少爷也没吃几口!呃——怕你回来没饭吃,特地吩咐厨房重新给你准备的!”

  “少夫人你别怪黎青多嘴啊!我还真没见过少爷对谁如此上心过呢!”

  黎青的话还在耳边回响,可陶陶的脑海中却出现了那人的模样,穆望舒,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正出神,房门被敲响了。陶陶起身开门,发现正是自己方才所想之人。

  “干嘛,你手里拿的什么?”

  穆望舒不去理她,而是径直走到屋里伸出右手把一串冰糖葫芦塞到陶陶手中,“吃多了容易积食,山楂有助于消化。”

  陶陶一听立马来劲,拿着糖葫芦倒在一旁的藤椅上捂着肚子沉吟:“诶哟,真的好难受啊!”

  “你怎么样?没事吧?”

  “吃那么多饭能没事吗!要不你试试!啊哟——!”

  陶陶眯着眼边演戏边打量穆望舒,见他往自己靠近还弯下腰来,当即惊喊道:“你——你干嘛?”

  “看大夫啊!”

  “看,看什么大夫!吃撑了而已!”陶陶怕穆望舒真的把自己抱起来,索性腾的一下从藤椅上起来,咬了口山楂唔唔说道:“逗你的!谁让你一进门就冲墨之大喊大叫,明知道墨之是陶爷我的贴身丫鬟,你这不是让我难堪吗!”

   “我就知道以陶爷的聪明才智,断然不会委屈了自己。”

  陶陶见他上一刻还紧张自己,现在又冷言冷语,可以想起黎青说的话却又生气不起来,“这次是我不对!往后有事必定派人支会你一声……”

  话说到最后,陶陶连自己都觉得快听不清楚了,想到那人明明还在生气却还买了糖葫芦给自己,有那么一瞬间陶陶很想告诉他今天自己遇到宋益的事情,可转念一想她与宋益并无什么,多说无益,反倒此地无银了。

  “穆望舒,我问你一件事?”陶陶一改往日的混混风气,正儿八经的问道,“你对当朝国舅爷刘美知道多少?”

  “怎么?什么时候开始关心朝政了?”

  “没有啊,坊间流传这个国舅爷强抢农田,欺压百姓,我一时好奇而已。”陶陶有些心虚的低头嗑下一块糖葫芦上的糖衣,眼神不敢望向穆望舒。

  “我确实知道一些,国舅爷刘美是当今太后的同胞兄长,先帝在世时此人也算低调,政绩上略有成就。自从太后垂帘听政,便越发猖狂,至于欺压百姓这件事,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光凭坊间流言不足以对他构成威胁。”

   “哦……这样啊!”陶陶若有所思的答了句,蓦然想起街角的几位农夫,或许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想告倒皇亲国戚简直比登天还难,看来明天自己要去牛家庄一趟!

  “陶陶……”

  两个字入耳,陶陶惊的险些掉了手里的冰糖葫芦!只见穆望舒沉思了片刻,双眸之中似乎透露出些许的担忧和困扰,悠悠的说了一句:“朝廷中人你还是不要去招惹的好。”

   陶陶听得莫名其妙,却见他一改往常的冷峻脸色,眉宇之中带着几分沉重,当下只好嬉笑而过:“穆大少爷放心!我一小女子没事招惹他们做什么!”

  话虽如此,可在穆望舒走后,陶陶不由沉下双眸思量再三!穆望舒方才的忠告似乎别有用意,他既然如此劝自己却又和宋益有所牵扯,这其中内幕断然不可能只是简单的官商勾结。

  加上穆望舒此人深藏不露,他的势力范围肯定不止涧磁村和和风山庄而已。陶陶盯着手中的冰糖葫芦,看着糖衣慢慢融化露出山楂的本来味道,不由联想到自己。

  裹在自己身外的糖衣终有一天也会融化掉露出原本的面貌,到那时就算自己不去招惹朝廷中人,只怕他们也不会放过自己,与其如此被动等待,倒不如主动出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