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盗行天下:夫君别太坏

第一百零一章 又是路过

盗行天下:夫君别太坏 思路兄 2036 2017-02-23 15:40:52

  扑面而来的雨伴随着陶陶的奔跑砸落在陶陶的脸上,冷得有些刺痛,仿佛一不小心就无法忍住眼中的泪水,然而倔强的她终究是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因为她明白,早在十几年前的时候她就已经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永远无法拥有阳光!

  雨水顺着脸颊滑落到嘴角,迎着风浸入口中,苦涩的味道便在扩散开来就像未曾流出的眼泪一样。

  那个初次见面帮自己解围的人,那个给自己买了风筝的人,那个为自己擦手的人……往后再见,就是敌人了吧?

  陶陶忍住想要回头的冲动,在雨中朝着城门的方向跑去,雨水从头顶淋下模糊了视线,朦胧中仿佛对面走来一个人影正一步一步的朝她靠近。

  终于,一把伞遮在陶陶的头顶为她阻隔了这场大雨。她望着对方冷漠的脸,心中更加冰冷,“穆望舒,你来这干嘛?”

  “路过。”

  陶陶一把推开穆望舒,哪怕自己暴露在雨中她也不想听到他虚情假意的声音,“呵!又是路过。穆望舒,你到底想要什么?”

  穆望舒并没有着急回答陶陶的问题,而是安静的跟在她身后一把伞不离陶陶头顶,然而他越是这样,陶陶烦闷就越发无处发泄。她咬紧下唇掩饰自己的狼狈,神情之中却涌现出极大的不甘和倔强。

  “真相没有谎言动听却能让人更加清醒,我想要的是你对瓷器的鉴赏能力。”穆望舒一如既然的平静,然而这句话却说的异常真诚。

  “有朝一日你知道隐藏在我身后的真相,恐怕不会比我现在好多少。”陶陶的语气透着冷嘲热讽,她讨厌眼前这个人的一脸轻松,更讨厌他能把内心的欲望说的如此直白。

  “我既然把你娶进穆府,就已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如果哪天陶爷想说说自己身后的故事,我会安排时间来听。”穆望舒把伞又往陶陶的头顶移了移,他当然知道安排莫娘去暗示陶陶会给她带来情绪上的波动,然而事实也证明自己并没有看错人。

  继上次玉(青)楼中对章家瓷器的准确解读,以及如今对其他瓷器的观察入微和敏感,陶陶身上的鉴赏力是与生俱来的,如果能将她的这种能力为自己所用势必会让未来的道路走得更加顺畅,所以他才会让她尽早看清真相,也好为下一步计划做准备。

  可当他看见陶陶拿着伞走出穆府时,心中仿佛有一根弦被莫名拨动,他想要知道对方知道真相后的样子,悲伤也好,愤恨也好,他都想陪在她的身边。然而对陶陶的这种感情,穆望舒却以为是一种惜才的表现。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当他看着那个鲤鱼风筝飘在空中的时候,当他看到陶陶知道宋益的身份却不愿承认的时候,当他看见陶陶因为宋益的事情茶饭不思的时候,为什么会心情烦乱的让她自己去问个清楚,说到底,有些事连他自己也弄不清楚了。

  有时候悲伤会被另一种情绪代替,就像陶陶现在,原本因为宋益的事情心烦意乱,如今却因为穆望舒的居高临下显得反感。然而尽管如此,有些话他说的不无道理,如果自己连一个小小的身份欺瞒都无法承受,又该如何面对他日的真相大白。

  “穆望舒,交易是相互的,想知道我的事就该先告诉我你的。”脸上的阴霾一扫而过,陶陶从刚才低落的心情中得以平复,面对眼前这样一位浑身都是秘密的人,她变得更加感兴趣。

  一双丹凤眼锁定在对方的目光上,就像是在打量一件上等的瓷器,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却又难以抑制心中亢奋的情绪。是了,她没有过多的时间去纠缠情感,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沉浸在得知真相的落差之中,她要做的是查明真相,章家灭门的真相!

  无论是宋益也好,皇帝也罢,甚至是眼前的这个人也好,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她前进的步伐,也没有什么情感能束缚她。

  面对陶陶的挑衅穆望舒反倒笑了,这才是自己认识的陶爷,一个执着而又坚毅的女子,“不急,我的事总有一天你会知道。”

  这是陶陶意料之中的回答,如果穆望舒轻易告诉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反倒没有什么意思,她笑着用胳膊肘碰了一下穆望舒拿伞的手,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既然如此还啰嗦什么,回家!”

  望着陶陶脸上残留的雨滴,穆望舒将右手中的伞交换到左手中,正迟疑要不要帮她擦掉,却在余光之中看到站在不远处拿着鲤鱼风筝的人望向这里,嘴角完美的弧度诠释了他的内心,拿着伞的手扶住陶陶的肩膀,右手轻柔的落在她的脸颊上,雨滴便顺着拇指轻轻离开。

  “别动,还没擦干净。”

  穆望舒的举动让陶陶深感奇怪,她下意识的往后闪躲奈何肩膀却被对方按住,加上对方从未有过的温柔语气,让陶陶的心跳突然加速,就连脑海中也不由想起那天在马车上发生的事,脸莫名的又红了起来。

  “好了,走吧。”结束了这一系列的暧昧动作,穆望舒自然而然的朝着陶陶伸出手,“下雨路滑,你可以把手给我。”

  正在回忆马车之旅的陶陶很顺从的把手交到了对方手里,尽管她还是不喜欢对方一层不变的表情,但有一点她不可否认,那就是穆望舒偶尔笑起来的时候,好像没有那么令人讨厌了。

  伞下的两人牵着手朝城门中走去,而拿着风筝的那个人即便打着伞依旧被淋的通透,原来陶陶把伞留给自己是因为穆望舒在等着她,想必知道自己皇帝的身份也只是她的一种说辞,真正的原因也是因为穆望舒吧?

  手中的鲤鱼风筝已经湿透,宋益终于明白,原来雨天也可以这么冷。

  思路兄插播:

  以后的文章改成两千字一章,希望不要给大家带来困扰。兄兄的读者群:528597891,敲门砖《盗行》任意人名,坐等你萌的到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