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梦里桃花几度开,我愿采下做糕糕

第四章 北肆哥哥咬宝宝

  现在这球球的心里可不好受了,提心吊胆的。心里可劲的都嘚,小姐好好的这么看着自个儿干嘛?莫不是要将自个儿交给老爷处置?咬了下嘴唇,得给自己寻思条生路了,这陆家怕是呆不长了。

谁料那陆盏儿回来二话不说,献宝似得把那仙鹤楼的桃花糕凑到他跟前,声音娇滴滴的:“球球~”这声音听的球球浑身一颤,怯生生的回了一句:“小姐你怎么了?”很温和的笑,但却有点底气不足。陆盏儿眼珠一转儿脆生生的一句:“今儿,那北肆哥哥咬盏儿!”球球愣了半天,豆大的汗珠子就顺着额头淌下来。陆盏儿踮踮脚,伸着洁白如出水脆藕一般的玉臂就想帮球球擦擦。陆浪大老远就听见盏儿说有人咬她,粗着嗓子吼一句:“娘的,顾北肆这小王八羔子的兔崽子。还敢欺负老子闺女?”倏的回头眯着眼睛笑着问盏儿:“咬哪啊,爹爹的小祖宗哟。”言语之间无不体现怜惜,生怕刚刚发怒吓到自家闺女了。

陆盏儿见了爹爹,顿时眼泪就来了,跌跌撞撞的过去扯陆浪的裤腿,含着泪花,嘟着小嘴儿,肉嘟嘟的小手往那软绵绵的嘴唇上一戳一戳的:“爹。。。呜呜哇。。。。北肆哥哥咬盏儿这。。。。呜呜呜呜呜呜。。。”陆盏儿他爹陆浪往盏儿着一瞅,就知道顾北肆那小王八羔子干了什么臭不要face的事儿了,老子当初也没这么对陆盏儿她娘下这么快的手啊。咱家姑娘才12岁啊,正值豆蔻。顾北肆这狗娘养的王八羔子就这么把我家小姑娘采撷了。(顾府。顾拙啊秋,阿秋,阿秋。一个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的小姑娘扑腾一下跪下:“奴才啊秋在。”顾拙大掌一挥:滚(ノ`Д)ノ没看见。老子在打喷嚏吗?)狗娘养的?不就是骂顾拙吗?陆浪捋了捋自个那没几根的小胡子暗自点点头,怪我太聪明。

陆盏儿他爹虽跟顾北肆他爹顾拙见面半柱香不到就要吵一场,但到底是当年并肩作战的战友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再说陆浪也没必要因为自己开的小玩笑就白白断送的陆盏儿跟顾北肆一段良好的的姻缘。

拍了拍陆盏儿的脑袋特没脸没皮的来了一句:“以后得哪,哪被啃。啃啃嘴没事啊。”很软的一声呀,受惊了一般不自在的捏着裙边,飞快的觑了一眼陆浪,糯着声:“盏儿去问娘亲哼!”陆盏儿蹦哒蹦哒到她娘亲屋里去了,不出半柱香的工夫,一声惊天霹雳的大吼:“陆浪你给老娘滚过来!”陆浪嘚嘚嗦嗦的措窜到他娘子面前,一张老脸挤成一朵菊花了:“娘子,咋??”“今晚别上我的床,看你把你闺女儿教的?”陆盏儿她娘放狠话道。“啊!娘子那可不成啊”陆浪哀嚎道,头顶上翩然飞过三只美丽乌黑的乌鸦。

到了晚上,陆盏儿把自个蒙在被子里头,脑子里想的全是今天和北肆哥哥吃糕糕的画面,只是怎么越想越羞怯,现在想来会这么心慌呢?陆盏儿把自个裹成一个球,床上扭来扭去,就是睡不着。

很爽朗的笑声。陆盏儿把脑袋从被窝钻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一张放大号的脸-----顾北肆。吓的陆盏儿一哆嗦,哇的一声就从床上跌了下去。顾北肆弯腰伸手一捞,把陆盏儿从那地上捞了回来,把陆盏儿紧紧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回想去方才,陆盏儿在那床上扭来扭去的画面。寻思着定是有什么烦心是。顾北肆把声线放的柔柔的:“盏儿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同为夫说说如何?”陆盏儿脸憋的通红做鸵鸟状,一声不吭的,面上一副小绵羊温顺的模样,内心却在咆哮:“哔了狗哼╭(╯^╰)╮本盏盏还不是因为今天莫名其妙的被你啃了吗?哼(ˉ(∞)ˉ)”顾北肆看陆盏儿那副模样更是喜上心头,手一用力把陆盏儿那肉乎乎的小脑袋瓜子拌了了过来,看着她因无措而微张的殷红小嘴,喜上眉梢,却又不敢过久停留。生怕给陆浪这个老头子给发现了。

蜻蜓点水的一吻,留下一句好梦,翻窗离开。独留陆盏儿一个人像木桩一样愣坐在床上嘿嘿傻笑,红霞蔓布,一脸幸福。

夜阑人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