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妻味无穷:女帝万万岁

第二章 恶鬼

妻味无穷:女帝万万岁 怅欢 1934 2016-11-27 22:59:20

  “张爱卿,多说无益。”凤倾华打断了张贤良滔滔不绝的话。

“孤听玉丞相说,下批的粮草,好像有所欠缺啊。”

“呃。。。。。。”张贤良的心紧绷起来,背上不由自主的冒出细密的冷汗,透出衣服,凉嗖嗖的。

“陛下,这粮草一事,微臣如期把粮草运到北方,可是因为那百姓受旱灾影响巨大。。。。。。”

“行了!”凤倾华一改刚才的温和,眼中冷光直直射向张贤良。

“那批粮草足够北方人民用上半年之久,就算旱灾也不过几月,何来的影响巨大?”

“粮草一事孤派遣你打理,你说,这关系不到你?”

“粮草运输途中经过两城四镇五村,每地都有孤的眼线官员,况且粮草派送人员更是有武力高强的护卫把守,一般山贼入不了他们的眼,你还敢说是山贼抢了这批粮草不成?”

“张爱卿啊张爱卿,居然敢在孤的眼皮子底下动手脚,真当孤是昏庸眼拙不成!”

这句句话,如同一把把锋利闪着寒光的利剑刺入张贤良的心口,把那乌黑发臭的心绞得血肉模糊。

张贤良瘫软在地,一张老脸失去的颜色,他怎么也想不到,向来昏庸暴戾的凤倾华会有这么细腻的心思。

本以为她不理朝政,一心只为后宫男色,他还可以好好借这次北方大旱贪一笔,却没想到,凤倾华有那么多眼线在他身边,他的一举一动,如明镜般呈现在她面前,让他无处遁形。

凤倾华啊凤倾华,你可真是有谋之人啊!让世人皆知你的昏庸无道,让他们那些藏得极深的贪官放松警惕。

等鱼饵一放,自是抓一个杀一个啊!

此时的张贤良恨不得杀了凤倾华,但又有气无力,只怕是,为不了她报仇了。

凤倾华冷冷看着绝望透顶的张贤良,冷笑一声,拍拍手,马上,面容威武严肃的护卫整齐小跑的跑进来。

齐齐跪下,恭维道:“陛下有何事吩咐?”

“陈护卫,吩咐下去,张贤良因北方粮草不向孤如实禀告,犯欺君之罪,又贪污受贿批下去的粮草,即关入大牢,三日后抄斩,以慰百姓!”

随即,转身拿过明黄的圣旨给李公公,“由于张贤良贪污,张府全人流放漠北,永生永世不得踏入大夏国一步!”

瘫软绝望的张贤良此时一惊,缓缓抬起头,凤倾华手中的明黄的圣旨刺痛了他的眼睛。

流放漠北?

谁都知道漠北是一个不长杂草鸟不停留的地方,是大夏国专门流放罪孽深重之人的地方,没想到,她凤倾华会这么狠,居然把他张府上下都流放到漠北那个不毛之地!

一想到家中妻子和众多美貌小妾,还有几个乖巧的女儿在漠北受苦受累憔悴的模样,张贤良心中一痛,眼睛通红,怨毒的盯着凤倾华绝美的面容。

“凤倾华!你逼死你妹妹凤姝也就算了,现在还要连我的家人也不放过吗?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

张贤良头发披散,眼里的怨毒之色浓得好像是要滴出了,咬牙切齿恨不得吞了凤倾华的模样活脱脱像是一个疯子。

听张贤良提到凤姝,凤倾华凤眸闪过一丝寒光,但很快隐了下去。

两手撑着下颚,似笑非笑的看着被护卫架着的张贤良。

“哦?你说孤是东西,那你又是什么?”

“你在收刮老百姓辛辛苦苦种地而来的钱和你那些妻子小妾一起大鱼大肉的时候可曾想过百姓的家人?”

“你为女儿买昂贵的首饰的时候可曾想过这是百姓的血汗钱?”

“你在肆意浪费粮食的时候可曾想过多少百姓因吃不起饭而活活饿死?”

“你可曾想过因为你,多少美好的家庭支离破碎?”

凤倾华冷冷的看着面前呆愣的张贤良,从软榻上站起身来,一字一顿的道:

“因为你不曾想过这些,所以,你没有资格与孤在这说三道四!”

转身,凤倾华不再看张贤良一眼,因为看这种人,污了她的眼。

张贤良呆呆的看着凤倾华离去的背影,风姿绰越,动人心弦,却又不敢让人生出一丝猥亵之心。

这般倾城完美的人,却是他恨不得抽筋喝血食肉之人!

麻木的眼里闪过一丝怨毒,张贤良不知哪来的力气,挣脱护卫的手,顺手拿拔出旁边一个护卫腰旁的剑。

待护卫反应过来,那张贤良已拿着剑朝凤倾华的心口刺去。

“凤倾华,我死了,你也不得好死!”

“噗呲”是入肉的声音。

凤倾华一个踉跄,嘴角溢出血丝,缓缓转身,抽出心口的剑,剑身离体,带出一串血花,洒在殷红的衣袍上,依旧是一片红色。

“你。。。你。。。。。。”张贤良害怕的看着凤倾华阴沉的眼色,一步一步踉跄的往后退去。

“刺得好玩么?”剑身闪着寒芒,带着嗜血的寒意。

张贤良这会已没了刚才时和凤倾华同归于尽的勇气,摸爬打滚的往殿外跑去。

但没什么用,被一群护卫拦了下来。

“你们在干什么,快放我走!快啊!”张贤良撕扯着护卫拦住的手臂,一时还不停回头慌张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凤倾华。

好像凤倾华是个从地狱爬出来索命的恶鬼。

“撕拉”寒光一闪,带起飞溅的血花,砸在面无表情的护卫的脸上。

张贤良感觉脖子一凉,视线中看到自己的身体正往后倒去,而凤倾华,一身血的,正看着他冷笑。

恶鬼,死之前,张贤良脑子冒出这两个词。

“噗”喉咙里涌来腥甜,凤倾华脑子一片浑浊,眼前越来越模糊,她看到护卫来扶着她,还有许多人的尖叫。

终究还是死了。眼角湿润,她总算可以见到她的弟弟了。

眼前一片黑暗,凤倾华彻底没了意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