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至少我曾爱过你

第五章

至少我曾爱过你 默雨熏 2305 2016-11-27 22:55:57

  转眼间,已是除夕。沈嘉川身边的邵罡一早打电话来,说肯定能在晚饭前回去。温瑾像之前一样从超市买来食材,和一大帮佣人围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包饺子。

沈嘉川和温瑾都是北方人,吃不惯汤圆,所以这除夕夜吃饺子已经是沈家的一大规矩。

下午包饺子的时候,佣人们和温瑾越聊越上劲,全然没了平日里的拘谨。而茹月本身跟他们待的时间就长,话题也顿时放开了说。

“两位姑娘,今年过年你们打算送什么给少爷啊?我记得去年茹月姑娘送得那个玉印章真真是好看哟……”

每逢过年,沈嘉川给沈宅的每一个人都会发红包,佣人们的回礼就是在新的一年里,更加努力忠诚地为他工作,而温瑾则随着茹月的规矩给沈嘉川送礼物。

第一年她因为家里的事没什么心情也就没送,茹月则拜托一位颇有名望却隐居山中的书法大师,给沈嘉川题了一幅字,现在就高高地挂在他的书桌前。去年,温瑾不好意思再白收人家的红包,干脆连头一年的礼物也算上,花大价钱送了沈嘉川一个宋代的瓷器,被他放在床头柜前。茹月送的是她亲自制作的一枚玉制的印章,为了跟老师傅学做这个,她足足在偏远小镇待了三个多月。

温瑾每次想到都会感慨万分。茹月身为一个从小生长在德国,基本不接受传统东方教育,十九岁才跟随沈嘉川回到中国的女人,能在五年的时间里还算熟练地掌握好汉语,了解中国文化,还为了送沈嘉川礼物而大费周章,实属不易。

说来也怪,沈嘉川这样一个看上去只会打打杀杀、满身臭铜钱味的商人,居然对书画文墨这方面的东西特别感兴趣。

茹月正在擀饺子皮,听后仍专心地低头做事,声音轻快而闲适:“嗨,这次我还真没打算送什么实体物……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我可是很有信心的哦。”话罢,她抬起头俏皮地眨了眨眼,幽蓝色的瞳仁里映着温瑾螓首微垂的模样。

听到这话,众人乐呵呵地打趣了她一下,然后默契地看向旁边默声擀皮的温瑾。

“那温小姐呢?”

温瑾手上的动作不停,抬头笑着回道:“我就不比茹月姑娘细心了,也不知道该送些什么好,挑的礼物恐怕不得沈大哥待见。”

总有人爱当两头不落好的起哄者:“我看哪,温小姐把自己当礼物送给少爷就行,保准五星好评!”

大家笑作一团,眼神一会儿飘向笑容不明的茹月,一会儿又暧『昧』地看看温瑾。

温瑾心中一咯噔,耳朵后面腾起了一股灼热感:“小凤就爱开我玩笑。”说话间,她的眼神不自觉地飘向了对面的茹月,她也在看她。

四目相对,茹月最先反应过来,礼貌地冲她微笑示意,一双蓝眸像是隔着雾的太阳,和煦却又飘渺,但也看不出异样。这表面功夫,倒是颇得沈嘉川真传。

温瑾也扯了扯嘴角,继续低头做事,思绪却有些恍惚。接下来的对话,她一点也没听进去。

……

晚上七点,当沈嘉川进门时,温瑾刚从厨房撤离,正在二楼换衣服。房间的隔音很好,可她还是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外面的动静。人很多,嘈杂声断断续续,还有笑声。

她正梳着头发,这时心中狂喜,不断泛滥的思念在作祟,什么也顾不上了,直接往手里套了个皮圈,散着头发跑下了楼。

果然,是他回来了。

他一抬眼,就望见了二楼凭栏而立的她——紫红色的高领毛衣,黑白波点短裤,深灰色的打底『裤』,长发凌乱地散在身后,却衬得整个人更加娇俏妩媚。

楼下客厅的他,一袭深色大衣,身长玉立,面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甚至带着点疏离淡漠,可望向她的目光又分明是温和的,冷硬的唇角不易察觉地松动,扬起一抹微小的弧度。

“沈大哥,你回来了……”她走下楼梯,见他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看,有些不好意思地拢了拢头发,用皮圈简单地扎起来。

邵罡正在跟茹月低声交谈着什么,见温瑾下来,也笑嘻嘻地打招呼:“温小姐,三个月不见,还是这么漂亮啊……对了对了,今年的饺子里包的是硬币还是糖啊?”

“秘密。”茹月率先作答,用胳膊捅了捅他,“我可是很期待你再度上演去年的精彩画面哦……”

“茹月啊茹月,你还是这么不可爱,我看哪,你根本不是什么女汉子,你是真汉子——”

他们二人的关系历来最好,你一言我一语地打趣着,逗得大家笑声不断。

这时,他突然朝她走过去,目光扫过她刚刚打理好的长发,以及面颊处淡淡的粉红,促狭一笑,薄唇靠近她的耳后,轻轻吐气。

“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见到我?”

熟悉的古龙水味逐渐将她包围,带着撩人的温柔,一点一点地吞噬掉她最后的理智。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皆若有所思地对视一眼,然后眼观鼻鼻观口,往餐厅走去,邵罡边走还边轻声感叹:“老板的春天来了,不得了了……”

茹月噗嗤一声笑出来,目光却渐渐黯淡。

见大家都离开了,温瑾脸皮薄,连忙退后一步,与他拉开点距离:“沈大哥,饺子已经好了,我们也过去吃饭吧。”

沈嘉川心情似乎不错,不再逗她,轻笑着拍了拍她的头顶:“走吧。”

席间,邵罡一边留心着饺子里的不明物,防止再次发生咯牙悲剧,一边调节着气氛,跟大家说说笑笑,俨然一个开心果,尤其是负责盘馅的王妈,被他夸得笑成了一朵花。

温瑾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认真听着大家的谈话,需要的时候就用笑容来附和。

“温小姐。”邵罡突然出声叫她。

“叫我予之吧。”每次听见大家一口一个“温小姐”的叫她,温瑾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邵罡点点头:“予之,我帮你打听过了,你年后要去的那家珠宝公司,现在是位帅哥老板掌权,人好气质佳,可以考虑拿下哦。”

温瑾一愣,也想试着开开玩笑,便学着他的样子回应道:“放心放心,有邵军师在,帅哥老板准保被我收入囊中。”

邵罡装模作样地捋了捋莫须有的胡须:“甚好,甚好。”

众人笑作一团。

沈嘉川例外。他一直默声吃着饺子,还是万年不变的扑克脸,偶尔对上温瑾好奇飘来的目光,才难得地扯扯嘴角。这会儿听见温邵二人的对话,他也若有所思。

那家珠宝公司的现任总裁,是他的好友秦挚。本人的确符合邵罡的描述,皮相好,气质佳,人品也不赖,在一众纨绔子弟里,是难得的专情户,从不在花丛里流连忘返。

沈嘉川摸了摸下巴,目光微眯。

嗯,这或许会是个小威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