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至少我曾爱过你

第二章

至少我曾爱过你 默雨熏 2888 2016-11-27 22:55:56

  因为在电视上意外看见了楚晟,温瑾的心情一下子低落许多,就连这段时间一直很感兴趣的纪录片也觉得没了意思。最后,她和茹月打了声招呼,上楼去了。

最近几天她都没出别墅半步,昨天也是刚洗了澡驱寒。可现在她却觉得背后一阵阵冷汗不停地往外冒,像是要把她全身的血液冻僵似的。无奈之下,她拿上睡衣一头扎进了浴室。

她把整个身子都浸泡在热水中,看到自己的皮肤微微泛红,才觉得好受一些。实际上她也很清楚,真正难受的不是身体,是心。这么做,治标不治本,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平静的理由罢了。

就像伤口还在,伤疤也很清晰,可她却告诉自己那只是个别致的刺青。

她疲惫地合上眼,想起了很多往事。

遇见沈嘉川前的二十多年里,她虽然是顺应父母的意思选择了不喜欢的专业,但倒也过得一帆风顺。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因为家人的宠爱,她晚了别人一年七岁才上小学,但不到十二岁就跳级上了初中,后来又再度连跳两级,十六岁就参加了高考,并且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清华,一年后,她考了托福,前往了美国斯坦福大学,度过了四年的大学时光。再后来毕了业,她还是去了心心念着的英国,在伦敦大学攻读了博士学位。

在外人看来,她的这些经历很风光,很精彩,可她过得并不快乐。她是个逆来顺受的人,习惯了父母的安排,习惯了每天从早到晚满满的课程:茶艺、插花、礼仪、跳舞、钢琴……她累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可笑的是,她从来都不会拒绝。

“予之,这个房间是妈妈特意抽时间给你装扮的,你看看喜欢吗?”粉色墙壁,粉色的公主床,满屋子的 玩偶 ……

“……喜欢。”可明明她厌恶极了这种幼稚的装潢。

“予之,这所高中名望很高,每年往清华北大输送了不少优秀学生,爸妈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一切,你就去这里上好不好?”

“好。”可明明她想和好友一起直升高中部。

……

那么多年一直如此,她学会了去习惯,学会用微笑掩饰自己的真情实感。

“温予之啊温予之,你活得可真累。”曾经有朋友用一种调笑的口吻打趣她,殊不知,这正戳中了她的伤口。

想到这,温瑾自嘲地笑了笑。氤氲的雾气让她觉得有些头晕,泡的时间够长了,她从水里缓缓站起身来,拿起一旁的浴袍……

走出浴室,她看见放在床上的手机在不停地闪光,走过去一看,有三个未接来电和两则短信——两通电话和一则短信来自沈嘉川,另外的来自温瑾的闺中密友,谭滟洁。

沈嘉川发短信说让她看到后立刻回电话,中间只用简单的空格表示停顿,最后也没有句号结尾,口气也像是在发号施令,不怒自威。这一向是他的风格。

温瑾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是先给他打电话吧,不然一会儿他肯定要发火。

一手拿电话,一手拿着浴巾擦头发。很快那头就接通了,是熟悉的大提琴男声:“洗完澡了?”

料事如神。

她微微一笑,“唔”了一声:“还真是什么也瞒不过你啊。”说着,她抬头看了一眼时钟:20:15。现在纽约应该是早上吧。

他低笑:“我二十八九应该就可以回去了。”

“事情很棘手么?”

“还好,但是这帮美国佬很苛刻,不答应把这批军火运走,怕让俄罗斯那边沾了光,却还想着多要点利益。”

他从来不对她刻意隐瞒这些事情,她想知道的,他总会告诉她。此刻的他,语气一直是淡淡的,但很温和,略带沙哑,显然是有些疲惫。

恐怕也只有在她面前,让外人闻风丧胆的“黑面阎王”沈嘉川,才会露出最真实也最脆弱的一面。

她对这些事情也不是很清楚,只能是胡乱发表了几句观点,然后嘱咐他:“沈大哥,你在外注意安全,多休息。”

她一般都叫他沈大哥,从来不连名带姓地叫他,就因为他比她大了四岁,从小受惯了礼仪教育的她觉得那样叫不太礼貌,也不合分寸。而且这样叫,也挺亲切的。

他却始终不太高兴,这回听见,也不例外——他默声片刻,再一开口,语气又淡了几分:“别忘了,初六那天老规矩,跟我去A市见见朋友。”

每年的一大惯例,她记得很清楚。

“知道了。”

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她听见电话那边有人叫他,适时地说:“那你忙吧沈大哥,我先挂了。”

“嗯,晚安。”

他每晚打电话到最后都会说这么一句话。有时,也会在早上给她打电话,他那边却是晚上。这时,她也会礼节性的回以一句“晚安”,每次听后,他的心情似乎都很好。

……

挂掉电话,温瑾又拨通了谭滟洁的手机号。这位向来爱玩爱热闹的大小姐,不知道又跟哪个帅哥在舞厅跳舞,话筒里嘈杂声不断,音乐震得温瑾耳朵都疼。

“等会儿啊……”谭滟洁似乎是到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噪声小了许多。只听她笑嘻嘻地问,“亲爱的,这么久才回电话,是不是又跟你家沈大哥你侬我侬呢?”

不同的人,果然看待问题的角度都不一样。对于这位奇葩好友,温瑾也无力地望了望天:“我说谭大小姐,你什么时候能剖开你的脑部结构让我欣赏一下,简直太奇迹了。”

“哈哈,说正经的。后天我就回S市了,你来接机,咱俩去吃顿好的,我知道有一家新开的日本料理挺不错的。”

“好,我静候圣驾。”

俩人又聊了几句,最后要挂断电话的时候,谭滟洁突然正儿八经地跟她说:“不过予之,对于沈嘉川,我觉得你还是把他当哥哥就好。那样的男人,不适合相守一生。”因为,他甚至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控。

温瑾却觉得心尖莫名地一痛,像被人用无形的手掐了一下,她轻声回应:“嗯,我知道分寸。”

可她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谭滟洁也沉了声:“予之,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沈嘉川十六岁的时候就站到了沈家掌门人的位置,他为了给他父亲报仇,大开杀戒,硬是把沈家的势力版图扩大了两倍。现在,每天都有几百甚至几千个人想要杀掉他,你跟在他身边,连自保都困难……”

她知道,她都知道。

“……滟洁,你放心。”她攥紧了手机,“我不会让自己失控的。”

这个男人,放在心里就足够了。

——

美国纽约,早上八点半。

沈嘉川站在摩天大楼顶层的办公室内,俯视这座繁华都市,思绪万千。

那是他救她回来的半年后——有一次,他带着她来纽约散心,顺便把公事也处理一下。那天是他的生日,她瞒着他,为他布置好了一个生日惊喜。可不知情的合作方却觉得这单生意亏了,便拉着他在酒席上猛灌,硬是磨着不让他走。结果那晚,他应酬到凌晨一点才到酒店。

他一进门,就看见她靠在沙发上,明明眼皮都要抬不起来,却还硬撑着对他微笑:“你回来了?正好,我也能回我房间了。”

他的目光扫了她好几圈,还没说话,就听见她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说:“生日快乐,我给你准备了清淡点的饭菜,但凉掉了。不过还有蛋糕,你要是吃不下我就拿走了,明天还可以当甜点……”

他看见了餐桌上她为他准备的醒酒汤和长寿面,旁边还有几个盛有可口小菜的碟子,最中央摆放着六寸大的小蛋糕,是他喜欢的慕斯口味。

他难得地觉得有些内疚:“很抱歉。”

“没关系。”她笑着摆摆手,没有丝毫异样,“怪我没有问清,下次吧,再给你过个像样点的生日。”说完,就起身去收拾餐桌上的东西。

纵然她掩饰得再好,沈嘉川还是发现了她眼底的一抹失落。他缓步上前,轻轻按住她的肩,一把把她转过身来面对自己。昏暗的壁灯下,他抬起她微垂的脸,看见了她眼中泛起的星光,微微颤抖着,一下就刺伤了他的眼。可她却还强忍着,不肯让眼泪流下来。

明明很难过,很失落,却还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为的就是不让别人担心,可她却不为自己考虑。

真是个傻丫头……

他暗叹一声,将她搂进怀里。她的眼泪,很快就浸湿了他的衬衫,凉凉的,透到他心里。

或许也是从那时起,她便成了他心里的常客,他送了她一张永久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