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浮生一

浮生一 公子墨衣 2322 2016-11-27 22:40:16

  轩辕丘

战争已经到了最后了关口,可也正因如此,灾民四处流离。

轩辕丘不是战场,却是公孙氏聚居之地。和九黎族常年的战争令这个民族饱受苦痛。四处都是伛偻行走着的老人,面黄肌瘦的妇女和孩子。轩辕丘自有沃土,可开垦出来的良田清水都供给了在战场上的男人。

就连轩辕氏一族的公主也是满面焦土色。

人族本就是四海八荒最弱小的种族,不能同神魔相争,就只能和人争,争繁茂的土地、产奶的牛羊。

自从盘古氏开辟天地,混沌之气化出之后人族就陷入了永无止境的争夺之中。就如同百川归海,人族领土战火不息,生灵皆碎。在海外南荒尤其如此。南荒本就土地贫瘠,这一场战争更是持续了数十年,如此一来便是饿殍遍地。

历经两任轩辕之主,这场与九黎一族的战争终于接近了尾声。

轩辕丘的百姓即便不参与战争,面上也多了些期盼之色。

期盼着久违的安宁。

族中青壮年男子尽皆去往东荒的战场,如今还待在轩辕丘的族人只剩下老人妇女和孩子。

轩辕丘虽名为丘,其实是片一望无际的平原,房子几乎都是木头和石头搭建的,百姓所穿的衣裳皆是麻衣。四处行走的大都是青年妇女,手持木舀取水。

轩辕丘的水源只有三处,溧水,青水和漯河。其中漯河因为战争已经临近枯涸。而溧水又被族中奉为圣水,非危急之时不可取用,故而三处水源,真正能用的竟然只剩下一处青水。

青水不像弱水最终注入海洋,而是一条内流河,所流之地都是轩辕丘的范围,如此族人平时取水倒也方便。

青水涓涓流淌,滋润着这片土地。仿佛是怜惜常年征战的民族,水源清润明朗,汩汩细流绕着轩辕丘,倒是一处极好的景象。也是唯一还能让人忘记现实的景象。

战火纷争,百姓流离的现实。

此时正值秋日清晨,青水边取水的人只有一个女孩子,人族寿不过千,这个女孩子大约是一二百岁的样子。即使是人族也当不得大人,眉目清秀,粗麻布衣穿在身上也有那么些灵气。

女孩显然是在取水,年纪尚幼,一桶水提的费力,却是咬牙坚持。

大约就是这样的坚持,才使得人族在神魔等强势力量中存活下来,世代绵延,生生不息。

可人族终究太过弱小,尤其是这么个小姑娘,明明是个小姑娘,却偏偏咬牙提了一整桶的水,果然,提着水桶走了不过几步就受不住水桶的重量。生生摔倒在地。

女孩不哭不叫,在地上顿了顿,沉默的爬起来,上前看着已经空了的木桶,又去青水畔打水。这次她打的水比上一次少了些许,提起来时女孩子显然轻松了一些,可她却又将水桶里的水倒出了一些,刚想转身就听见身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感慨和赞叹:“真是个聪明的女孩子,我公孙一族有后了。”

女孩放下木桶,回过身去,按照族中的礼节向说话之人行了一礼:“炎婆婆。”

族中礼节分明,由一族之主公孙轩辕的正妻嫘祖所创,用以区分异族。这套礼节上下等级不甚明晰,可对于长幼的划分却是极其明确的。女孩的礼行的标准,起身时已是有了笑容:“这样早,婆婆怎么出来了?”

那是一个老妇,时间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抹不去的痕迹。深重的皱纹,红棕色的皮肤苍老得像是胡杨的树皮。

她是族中最老的人,明炎。

炎婆婆笑得和蔼:“老婆子已经是黄土埋到眼睛的人了,再不多出来走走,怕是那一天就咽气了。”

女孩没有应声,回身提起水桶,向老妪点了点头,缓缓回去。

老妪微微叹气,看着女孩子远去的背影,微不可查的显出忧虑的神色。

那个人若还活着,大约已经四百多岁了吧。依稀记着那也是个女孩子,只是可惜了。。

可惜了她的灵识不全,无法自控,又偏偏是那样的体质。

明明是一族公主,却在几岁时就被丢弃。即便是不忍,当时的她也未曾说过什么。当时不会说,现在就更加不会。她曾亲眼看见族人对那个婴儿百般折磨,虽然生下婴儿的母亲护着,却也不能时时在她身旁。

那个婴儿明显是知道在自己身上发生着什么,黑琛琛的眸子直慑人的心底,却难以抵挡无处不在的恶意。

年老的妇人怔怔出神,那时候自己在做什么呢?

眼见着婴儿一日日的瘦弱,连哭声都不再有,轩辕黄帝被源源不断的告诫声急白了头发。

那些告诫声只有一个意思:灵识不全,身带煞气,所至之处必有旱情,那时甚至连被奉为族中圣水的溧水都干涸了。这样的孩子决不能留。

轩辕黄帝左右为难,婴儿的母亲彤鱼氏听说此事,披头散发跪在他的身前,哀声恳求他留下这个孩子。

他拒绝了。

他告诉她,为了一族百姓,自身性命亦顾惜不得,何况一个孩子。

彤鱼氏泣不成声。

他有四个妻子,彤鱼氏最不出众,可就在做出决定的一刹那,他明白,他最亏欠的人就是她。

炎婆婆清楚地记得,那时自己抱着孩子,藏在门后,听见轩辕黄帝微微带着颤抖,却还是坚持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说:“魃,不能留了。”

她亦清楚地记得,听见这句话时,怀中的婴儿那双黑琛琛的眸子,怔怔的流下泪来,她本来一直捂着婴儿的嘴以防止婴儿出声,见此情形不由松开了手,谁知婴儿没有哭出声来,只是在不停的流泪。

不知过了多久,婴儿闭上了眼睛。

明明没有多少自我意识,可她不由得相信,那个婴儿懂得所有事情。

懂得自己会为族人带来旱情,懂得族人为何一直折磨自己,亦懂得轩辕黄帝的艰难取舍。所以她不再哭,只是闭上了眼睛。

那分明还是个孩子,可却让已经五百岁的妇人心如刀绞。

其实她早就知道,这个孩子绝对留不得。即便轩辕黄帝不选择放弃她,这个婴儿也活不得。

算不上什么料事于先,只是见惯了乱世人心。

看着女孩子离去的身影,已然垂暮的妇人眼神中有着哀悯的神色。

彤鱼氏后来又生了一个孩子,然后撒手人寰。其实彤鱼氏实在是个聪明的女子,她明白自己容色平常,不像嫘祖,嫫母对黄帝有所助益,也不像女节一样,是方雷氏的女儿。于是平时默默无闻,无功无过。

可就是这样,自己的女儿还是被丢弃了。

怎会没有愤恨。

于是以死来让轩辕黄帝记住,他终究是欠了她的。自然也就会善待这个女儿。

看着女孩子离去的身影,老妪微微摇头。

即便再有所善待,战争之下,又能如何呢?

浑浊的目光望向东方,那一片土地,该是要被血染红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