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无知少女遇上奇葩婆婆

在H市那些年

无知少女遇上奇葩婆婆 生机勃勃 7593 2016-11-29 08:43:14

  H市是一个让我特别向往的地方,记得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因为我叔叔在这里,家人都说他有出息,混的好,所以初出茅庐的我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在这里发展。但事实却没有我想的那么美好,在这里我全是亲人,但却没有人关心;在这里我满身报复,却无处施展;在这里我全是知识,却无用武之地。我带着家人的期望,带着满身的报复,带着对未来的憧憬,从队伍的最末端拼命的往前挤,我想尽了办法,用尽了浑身的力气,直到我满头大汗,我浑身无力,四肢冰冷,头昏目眩,恶心想吐,到最后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后面的队伍还在往上涌,要强的我不能输给别人,是意志支持着我一点一点往前挪,每走一步我都得使出全身的力气,实在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我就蹲下身来缓缓。我还记得在我实在支撑不下去要倒下去的时候,从我身边路过一美女,她给了我一粒糖果,我永远也忘不了是那一粒糖果拯救了我,我再次站起来了,我在队伍的最末端存活了下来。

我带着那粒糖果给我的力量,我努力拼搏,积极进取。还记得那时老公的一个朋友,他家人在这里发展。后来我们一直想着自己创业,我和老公便辞去了那个满是人渣的公司,来投奔他的那个朋友。

我和老公待得那个公司是一个房产中介,就是出租房子以及二手房买卖之类的,当时刚毕业的我一直想找个专业对口的工作,最后阴错阳差的来到了房产中介公司。提起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还是想提一下我那个有钱的叔叔,虽然和他没有直接关系吧,但我觉得还是有一定的关系。话说2010年我怀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拉着邻居在我考上大学时集资为我买的小皮箱(所谓集资就是我考上大学我家亲戚一家给了我50元钱,我用那钱买的皮箱),现在那个小皮箱依然健在,话不多说,我直接来到了北京,记得是姐姐在车站接的我,他还带我吃的麦当劳,记得我第一次吃快餐就是姐姐带我去的,当时我就是一个小乡巴佬,什么都不知道,一说话就够别人笑半个月的,但是姐姐从不嫌弃我,默默的帮助我,支持我,她总是以我为傲,因为我是我家的第一个大学生。姐姐把我放在了叔叔家,叔叔家很好,当时我就在想我什么时候能有个这样的家呢。姐姐回去上班了,婶婶对我还算友善,我在叔叔家一直等啊等,等着叔叔给我找工作,因为他是我心中最强大的,他是搞建筑的,给我这个学建筑的学生找个工作应该不难。但是他一直没给我找到,婶婶也一直用话激我,让我找个二手房买卖的,她说人家一直在招聘,你叔叔也不认识什么人,你还没有经验,工作不好找。后来婶婶的外甥女去他家了,我们两个是一起考上的大学,她现在也毕业了,我想他的来意和我应该是一样的。我们两个就这样在他家住着,吃饭、睡觉、看电视也没什么新奇的事情。突然有天,婶婶说了一句话,那句话深深的刺激了我,使我至今难忘。记得她是这样说的,“你一个人找工作,你叔叔说值不得请别人吃饭,你们两个找到可以请请”,我不知道她是有意说的还是无意说的。反正从哪以后,叔叔说有一个在药厂上班的活,他到时候找找人,让我们去。就这样两个月过去了,我和叔叔一起回老家过年了,他们回北京的时候没有带着我。我就这样傻傻的在家等消息,后来叔叔说人家要本科,便再无后话。我当时哭了,我鼓起勇气,自己一个人来到了北京,我到处投简历,最后找到了这里。

好了说到这个房产中介公司,我想再多说几句。在这个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公司,对于刚出校门的我,在其他人眼中我就是一个傻子,大家取笑的对象。后来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公,他对我特别好,无微不至的关怀,使我这个从小就缺少爱的女孩深深的陷了进去,就这样我们恋爱、结婚,当然他现在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我好。老公虽然是主要的,在这里,我还想说说我们公司的其他人,让大家了解一下我是怎么成熟起来的。

第一个就是我的师傅刘博,他长的还可以,风度翩翩,是所有女生喜欢的类型,唯一一点就是太小气。我不喜欢那样的男生,没有一点幽默细胞。但他在这个公司是除了老公以及佩佩以外对我最好的人,算是一个好人吧。第二个就是晓伟,他们都说她很骚,当时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我明白了,她和很多人睡过,就是为了钱,为了利,我痛恨那样的人。她当时总想他我推下水,让我拉个双眼皮,让我买好衣服,让我学学化妆啊!当老公和我说晓伟接近我的企图时,我却全然不知。现在想想真是后怕啊,后来我和老公越走越近了,她觉得她没什么希望了,就开始用各种难听的话形容我的老公,当然我是随心走的一个人,她的挑拨并没有得逞,从此便各种看我不顺眼,使我在公司快没有立足之地。第三个人就是刘姐,我对她最初的印象就是豪爽,大方,够哥们,但是通过慢慢的接触,我对她越来越反感,她也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总是到处挑拨离间,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记得在那个公司,所有人无论关系多好,都会为了一个房子吵的面红耳赤,第二天依然面带笑容,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我适应不了这样的生活,我装不出来。当然除了他们三个我们还有一群玩伴,我们是一批进去的,当时玩的特别好,但也是为了房源的问题,现在只能说是同事。多么悲惨的事情啊!记得有次老公去接他的朋友了,我一个人在办公室,看着四周围的人,仿佛进入了幻境,好像我们从不曾认识一样。从那个公司出来以后,再也没有那个爱说爱笑,整天无忧无虑的小姑娘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心机很重,整天愁眉苦脸的怨妇。

正是因为这样,我和老公去创业的期间,我们成天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吵,老公处处忍让,但我却得寸进尺,当时的我是那么势力,不想和老公过苦日子。是老公的包容成就了现在的我。在那里生活的那段日子,过得真的很苦,我们租住的是一个10来平方大的地下室,而且还要处处看房东的脸色,记得当时房东要赶我们走,我们当时还给她送了礼,当时送的礼,我们是平时吃不上的东西。老公创业期间,他的弟弟也来北京了,我们三个有的时候是四个甚至五个人,当然就是我一个女孩,就这样挤在那个地下室里,中间只有一层布隔着,特别的不方便。创业期间我们没有一分钱,当时又是我的大姐伸出了援助之手,给了我们2000元作为创业基金,所以到现在我都特别的感谢我大姐。我和老公用那2000元摆起了小摊,老公卖鸡蛋饼,当时是在我们租的房子附近卖,生意很不好,一天只能卖几十块钱,我们三的饭费都快负担不起了,老公天天给我蒸个鸡蛋糕吃,而他和他弟弟喝的却是糊涂,吃的是馒头。记得当时老公骑着三轮车把别人的车划了一下,车主让赔200元,老公把钱包打开了里面却不总50元,而且还都是一元的零钱,车主却不依不饶,让老公去借钱,最后是他的好哥们佩佩借给了他200元,所以现在老公和佩佩的关系不好了,他总是暗自伤感,他总说他们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是永远的兄弟,但是现在佩佩以为人夫,一切都不是他们所能改变的。后来我实在待不下去了,我便去网吧发了个帖子,我要上班,后来真有人给我打电话,面试了一下便去了。我们的好运就是从我上班的那天开始的,那天我转地铁的时候,无意之间看到地铁口好多摆小摊的,而且生意看上去都不错。回到家我便和老公说了一下,当时的老公正在为生意不好发愁呢,我一说,谁知道他当天晚上就想去试试,就这样我们三个准备好原材料,骑着三轮唱着歌去了,到了地铁口,小摊刚摆上,谁知生意出奇的好,没到一个小时就卖完了,这是自从摆摊以来没有出现过的奇迹。我们三个都很高兴,以后老公便改成了晚上出摊,再不用凌晨4点就起床了。我在的是一个消防公司,当时同事们对我都很好,我们相处很融洽,老板也是个大好人,老请我们吃饭,时不时的给点小钱让我们买好吃的。我在这个公司待的逍遥自在,也帮不上什么忙,当时老板招我是让我管预算的,但是做预算的那个结完婚又回去上班了,我的后果估计大家也能猜到。

快过年了,老公没有挣到钱,他想把我带回去让他妈看看,兴许他妈妈会高兴。我如他愿去了他家,记得我们当时做了八个小时的车,从早上一直坐到了晚上9点多。当时她的朋友小红接的我们,还请我们吃的火锅。回到他家已经是11点多了,先回的他家的门市,第一个是看到的他嫂子,当时觉得他嫂子好漂亮啊!我估计我当时的打扮,她嫂子看我和我看她的想法正好相反。在门市上他的哥哥嫂子没有和我说什么话,我第一次知道多余原来就是这种感觉,心里酸酸的说不出来。后来他爸爸过来了,也没和我说什么话,开车带我们回老家的路上,车上一直没有人和我说话,失落感再次涌了上来,我突然觉得我来这就是多余。到他家的时候他妈妈给我倒了一杯温水,问了问我家的情况,便再无话。我们两个回到了他妈妈给我们准备的屋子,屋子超大,顶我们在北京租的地下室的三倍还多,里面没有炉子,没有暖气,没有空调,没有热水,没有吃的,没有喝的,甚至连个电褥子都没有。我哭了,不知道是因为条件的艰苦还是因为他家人的冷漠或是因为一路的奔波,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老公抱着我,泪水打湿了他的胸口。第二天老公早早就被叫走录像去了,我自己呆在这个冰冷的屋子,想起了远在千里万里的父母,我是他们的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而他们却……我睁大眼睛看着这个陌生的环境,在这个家我唯一熟悉的老公出去了,只有我和他妈妈。我从小就是个任性的孩子,当然我的所作所为引起了他妈妈的严重不满。他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不知道是因为我家远还是因为我不懂事。老公在家那几天天天去给他嫂子家帮忙,而我却只能和她妈妈嫂子在一块,我的不满也慢慢的涌了出来,我当时就像是个囚犯。我实在呆不下去了,便和老公吵吵着要回家。老公说还没带你在我们这玩呢,看当时的情景我们是没有办法去了,但老公为了安抚我,把他姥姥叫了过来,就这样我们两个溜了出来。我们坐着公交车还没到市里呢,他嫂子打电话说他妈妈哭了,孝顺的老公便要往回赶。这回我真的怒了,我歇斯底里的喊,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不顾形象的放生大口,破口大骂,我当时犹如一个泼妇,我恨死他妈妈了。就这样我们还是回到了家,让我气愤的是她妈妈就在屋子里坐着呢!我压了压怒火,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他妈妈一说话我还是没有克制住,我顶撞了她,他很知趣的走开了,但是他嫂子唯恐天下不乱,添油加醋的把我顶撞他妈妈的经过过给了老公,老公生气了,和我吵了起来。我当时脑子都短路了,我拼了命的往外跑,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逢人便问车站在那里,最后我终于找到了。我回头一天老公一直在默默的跟着我。我打他,骂他“你滚,你去给你哥哥他们帮忙去吧,你不用管我”。我走上了车,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我也不知道在哪下车,老公也上了车,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一句话。到了车站当天的车没有了,我坐在车站的长椅上,老公去买了好多吃的,还给我往包里塞了200元钱。我从他家跑的时候给佩佩打了电话,在我痛哭的时候他正好赶到了。我一边哭一边诉说着他家人的所作所为,哭的天昏地暗,老公一直为我擦拭着泪水,但眼泪竟如决定的洪水一般,止不住的往下流,和我坐在一起的是一个小姑娘,他递给了老公一片纸巾,两片,最后干脆把一包都给了老公。她实在看不下去了,红着眼圈离开了。佩佩想说话,却欲言又止,最后终于说了出来“还没吃饭吧,走我去请你吃饭”。

当时闹得那么僵,我对我们之间已经完全失去信心了。以至于我和佩佩坐车返北京的路上,老公打了一路的电话,我一个也没有接。我当时想是该结束的时候了,我又回到了那个地下室,里面全是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全是老公的影子,里面有我们的喜怒哀乐。我冲了出去,强忍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他家的时候我在消防公司的地位已经不保了,借此机会我被老板无情的辞退了。记得那时在2012年过年的时候,他们的经理给我打的电话,说公司改革,不需要那么多人了,我当时说话立刻就哽咽了,我强忍泪水把话说完。挂了电话,我躲在厕所里大哭了起来,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我想到了我的老公,即使在他家闹的那么不愉快,他依然是我的依靠。我拨通了他的电话,在电话接通的时候我傻了,我以为我们已经结束了,我以为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了,我以为我们再也不可能有交集了。但就是这个电话化解了一切。老公在家一直和他妈妈对抗,一直为我争取地位,总说他家人对我不好。尽管发生了那么多事,但是使我们的感情更加牢固了,我们都心向对方。老公又一次来了这里,这次是为了我,我知道!当然她妈妈彻底傻了,她没想到她儿子会对一个女孩那么认真,可能是懊恼,也可能是后悔,亦或全有之。懊恼他那不争气的儿子,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对我。他妈妈看到此情景,也哭了,而且是大半夜的跑到地里去哭。

来到H市我们再次住在了地下室里,这次他的两个弟弟没来,也是啊我们在北京已经混成这样了,那个做母亲的会让自己的小孩来这受苦呢。而且我们也不能给他们什么,要钱没钱,要东西没东西,甚至连饭都快吃不起了。

我四处奔波找工作,老公一直陪在我的左右。对于没有工作经验的我处处碰壁,面试了7个公司都没有成功。就在我心灰意冷之际,有一个装修公司给我打了电话,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面试我的老板对预算一窍不通,所以我被录取了。公司离我们住的地很近,离老公摆摊的那个地铁口更近。

我每天下班了就去给老公帮忙,前一个星期卖的还可以,我们存了2千元钱。后来城管不知道抽的什么疯,整天查摆摊的,根本就没办法摆,就这样老公又失业了。我也是刚出茅庐,对于预算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公司没待几天,项目经理给了我一个小项目让我做预算,我哪会做呢,就胡乱的弄了一遭,谁知那个项目经理懂预算,后来他弄我在旁边看着,一站就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上午,最后终于弄完了。那个项目经理告诉了老板,说我不懂预算,后来老板生气了,便让我去学习,考个预算本,为了在这个公司混下去,我只能从命了,报名费花了1300元,当时老公没有说什么,只是让我好好学习。就这样我一边上班一边学习,还得老操心着老公的事业。那段时间真的很苦,很累。工资挣的也不多,一个月2500元,由于要去上课,我一个月拿到手的只有1000多,我们两个就靠这1000千多维持生计,房租是800一个月。记得有一次发工资的时候,会计给我算错了,我当时又急需要钱,我便直接找的老板,当时脑袋一晕自己说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反正结果是老板很生气,后来大吵了一顿那个会计,谁知老板叫李二东,他是会计的弟弟,从此我的好日子便开始了。小心眼的会计便各种针对我,如工资老不按时发,工作上一点小错误就吵我,没事总是损我,有一段时间公司活特别多,再加上会计那个孙子,我都快支持不下去了,但是为了在H市生存下来,我忍了。

我的工资少的可怜,但是活特别多。后来老板又招了一个预算员,让我干资料,当然我又考了一个资料员,记得我们当时一分钱也没有了,考资料员的钱我还是和大姐要的。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城管不让摆摊,老公没办法挣钱,而我的工资根本养不起我们两个,我整天愁眉苦脸,回到家就和老公吵架。那段时间我都快忘了怎么笑了,老公也说那段时间特别害怕我回家,一回家就吵架,他整天提心吊胆,各种小心,不去触碰我那敏感的神经,但……

后来我有个朋友在郊区租房子,他说那的房子不错,还便宜。我后来去看了看,便和老公商量着搬过去,在这城管总是查,我们也租不起门市,在那最起码门市便宜,说不定……老公拗不过我,后来我们便搬了过去。谁知霉运一直跟随着我们,在那以后,老公的生意更是雪上加霜,不仅没挣钱更是一个劲的赔钱,干脆后来房租都交不起了。我被迫无奈想和会计借点钱先把房租交了,我酝酿了半天,终于鼓起了勇气,当时和他说借钱这事的时候是早上9点多钟。谁知我刚一说借钱两字他便火了,他说早上借钱晦气等等,各种数落我,最后弄得我不知所措,连愤怒带窝火。就这样我还怀揣着希望,他会借钱给我的。谁知一直到晚上下班他都没回来,更别说借钱的事了。我失落的收拾文件,准备下班,坐在我对面的那个预算员看我实在可怜,她说不行你先从我这那点钱吧!我没有拿,他那知道我和会计要的是我的工资,他已经一个半月没给我发工资了。从朋友那拿了点钱把房租交上了,这件事刺激了老公,他非要回家发展。我看他决心已下就同意了,当天晚上他用烟头烫了一个烟花,说没有发展绝不回来。看他那么决绝我也没有挽留他,就这样他回家了。

老公刚走没几天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园来北京了,后来我、我那个朋友华,还有园我们三个便合租了,生活过的还可以,我的死鱼脸慢慢焕发着青春。虽然是一个月2500元,但是我每个月也有了剩余,虽然不多,但是我很欣慰,工作上慢慢的干着顺手了,错出的也少了。同事间的关系很融洽,那个预算员蒋姐对我很好。但是她的气质,她的穿着,他的工资,他的家境,他的一切,总是让我那么胆怯却又那么的向往。我不知道对他是尊重还是羡慕亦或是什么,反正我们每次去吃饭,我总不敢和她一起走,总是在后面默默的跟随着她。生活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着,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有一次蒋姐和项目经理闹矛盾了,便不欢而走了。他的走深深的触动了我,我当时就在想我为什么不能说走就走呢,我在害怕什么呢。

老公回家什么也没干成,就给他嫂子家帮忙了。我们只要一打电话便吵架,当时我就在想这样的男人要他有什么用吧!什么都干不成,他家人对我也不好,但是我却又不是那么狠心的人,我做不出来,除非他主动说和我分手。当然他再次来到了H市,他的到来再次打破了我平静的生活。我那小小的存款花完了不说,还总是和华借钱,而且他的到来我们三个的关系也没那么融洽了,充斥着各种矛盾。园走了,离开了北京,他说北京太苦了不适合她。我以为是老公的到来影响到了他们,因为华也总是不高兴,因为我们租的是两间房子就是套间,我和老公在里面住,他们两个小姑娘在外面住,当然是各种不方便,他们生气我能理解,但是以我现在的条件我怎能再单独租一套呢!后来我连逼再闹再赶,老公终于决定去找工作,给一个网吧做饭,或不怎么样,一个月2000元,但总算能存活下来了。

日子刚刚稳定下来,老公他妈妈来北京了。她的到来让我感到很意外,我当时真不知道我该以怎么的心情去迎接这个婆婆。以他对我的方式,不我做不出来。最后我还是选择了友善的对待她老人家,我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虽然当时口不饶人,但是我很善良,也不记仇。她妈妈很感动,逢人便夸我,还给我买的衣服,给我化妆,简直当成亲姑娘。看着她老人家的笑脸,还有什么能比的上呢,看样子她妈妈是认我了。但是她妈妈这次来并不是为了看看我,给我买衣服,他是为了他儿子的终身大事来的,当然我不能怪他,他也是为了他的儿子。他以死相逼让他儿子回家相亲要么要我带她去见我爸妈,我最后别无选择,为了不让老公离开我,我选择了带他们回家。

我就是因为婆婆我再次离开了H市,再次被公司开除了,后来在婆婆的张罗下我们接了婚。婚后各种不顺心使我再次回到了H市,刚来的时候我没有去叔叔家,而是去投奔的华,我很努力的找,两天就找到了,管吃住工资6000元,在一个市政公司干预算,当时这工资对我来说就是天价,我毫不犹豫的去了。后来过完年老公也来了H市,我在我们公司附近给他租了一个小平房,他就在街道上摆起了地摊,后来是卖的铁板豆腐。我们就这样过着,一直呆了两年,直到我们公司裁员,我怀孕才离开H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